給自己最後一次機會 -- 一個曾經誤入歧途的學員的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5月28日】我得法兩年了,回想兩年來自己修煉的路,也曾進京護法,也曾積極投身於正法之中,一直都以為自己還不錯,直到今天,我才真正認識到自己還是法學得太少,以致在最關鍵時刻沒能站在法上,在親情面前我沒能闖過去。

我於2001年1月3日進京護法,後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宣武區看守所,審問我的警察非常邪惡,他開始用拳頭打我嘴巴,把我的頭按到裝滿水的桶裏,水弄得滿身都是,他又叫我去外面凍著(當時北京氣溫零下20多攝氏度)。第二次審問我時,他用電棍電我的身上和頭部,據功友說:此警察曾用兩(一大一小)電棍同時電擊功友的雙頰,把功友擊出一尺多遠撞在身後的牆上,該功友幾乎被擊昏。在宣武區看守所中,警察不給我們被蓋,我們買也不賣,還是看我們的兩個犯人給我們一套被褥,我們八個人蓋一床被。我於1月10日被押回當地看守所被非法關押。

在看守所裏,親人們把我圍在中間做我的工作,看著姑姑們為我又哭又鬧我沒動心;看著哥哥為我暴跳如雷,淚如雨下,我沒動心;看著母親拖著病體痛不欲生,我也沒動心;可是當嫂子跪在我面前,我明知是魔我的,竟還是於心不忍。當時只想:不願這麼多人為我痛苦。只以為自己不煉了,最多面臨毀滅,完全沒有站在法上認識法,沒想到自己的所做所為會給正法帶來多大的影響,完全忘了師父為我們所做的一切。

從看守所出來後,我更加頹廢,離開了大法和師父,我就像失去了思想和靈魂,只剩下一個軀殼。我很痛苦,也很難過,可我知道這是我自己選擇的路。26年來,我似乎一直都在為別人活著,從不在乎自己是生是死,我也知道自己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可我卻只能這樣活著,那時我真的以為我就此完了。然而,在功友的幫助下,我又看到了師父的經文,當我再次捧起《轉法輪》,想起看守所中的情景,雖然還有所顧慮,可我已深深知道這大法就是我的生命,沒有他我雖活著卻已無意義,我不能再欺騙自己,更不可能再錯過這最後的機會。我開始重新學法、煉功。通過這次教訓,我對學法有了更深的認識,我加倍學法,同時也積極地跟上正法的進程,雖然我還沒能完全走出親情的陰影,但我對自己充滿信心。現在我把自己當作新學員踏踏實實,一步一個腳印地走。我已無所求,只希望自己還可以彌補一點我所做下的無法彌補的罪過。

在此我嚴正聲明,在看守所期間我在親人強迫下所寫的所說的並非出自我的本意,我聲明全部作廢,同時我想勸告那些誤入歧途的人,你們都曾是大法的弟子,在你們心中很清楚誰善誰惡,誰對誰錯,我也能理解你們被迫離開大法時的心情,不要再痛苦的徘徊和迷惘地等待,不要再自己騙自己,相信我們偉大師父的慈悲是你我無法想像的,相信只有你自己才能救你自己,給自己最後一次機會,畢竟我們都是有緣人。

黑龍江省牡丹江大法弟子:林海鷹
2001年5月26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