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知返 重新修煉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3月23日】我叫XXX,是一名大法弟子。已經半年多沒有修煉大法了,在師父和「大法」威德的感召下,我又回到了大法當中,猶如迷途的孩子又找到了家,我幸福極了。現在我又來到北京護法了。我想把這一段自己的經歷和體會談出來,希望能夠給同修們一點啟示。

1999年7月22日,我同愛人和孩子一起進京護法(我一家三口都學大法)。8月1日被抓回到當地公安局後,各種壓力一齊來了。由於人的觀念返出來了,想到自己的名、利將要遭受損失,我的心開始動了。心一動,魔就鑽了空子,電視、報紙等內容就開始往腦子裏鑽。在搖擺不定的時候,公安人員就勸說:「老楊和老牟都轉變了,你還不轉變!」(他們是我縣輔導站副站長,平時我最佩服他倆法學得好,能付出)。我簡直不相信,就要求見她二人。見到他倆後,他倆都哭了。老楊說:「小X,我們信的不是真的……」我的腦子當時就懵了,心也冷了。他們又說:「寫了吧,都寫了,輔導站的都寫了。」我當時甚麼也沒說,回去就寫了,從心裏崩潰了。可見,那時在重大的考驗面前,我一念之差迷失了本性,不能「以法為師」,而是看別人,現在真是後悔莫及啊!

師父說;「可是修煉是不等人的,你這一難不過去,下一難它會上來,總得讓你提高啊。那麼這一難你沒過去,下一難又來了,兩難合在一起你怎麼過呀?他更不悟了,就更不過了。那麼下一難又來了,就造成了這樣一個無法逾越的死關。不發生一個根本的轉變真的很難過去。這個難還能積累,你這個東西要積累多了你怎麼過呀?」真是這樣。在常人的帶動下,我逐級寫了保證書、悔過書和揭發材料,還上了電視。說了、寫了許多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話,掉下去了。我也絕望了,以為從此以後不配再做大法弟子了,心想就當一個常人中的好人吧。

然而,並不像自己想像那樣,降職、降工資,處理後生活會漸漸平靜。從此,我以為師父不管我了。吃藥、喝酒、打撲克,完全變成了一個常人。可我的內心裏還是想要做一個好人。然而好人也難做,半年來我內心極其痛苦,社會上、單位裏的各種事情和「真、善、忍」在我腦子裏不停地對照。現在人都在為自己的私利,無所不用其極。想起以前在一起的功友們,他們是那樣的善良無私,想起自己以前的心是那樣純潔美好,那是大法的力量,大法使人不斷地改變,使人變得越來越好。《轉法輪》中沒有一點讓人做壞事,都是讓人修煉,「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何「邪」之有?怎麼能說成是「邪教」呢?大法是正的,「真、善、忍」是正的,不是「邪」的。「法輪大法」是正確的,說成「邪教」是錯誤的。我的良心在逐漸甦醒,再次找到了本性的一面。就一個人來說,如果是非不分,善惡不明的話,這個人活著還有甚麼意義?我要學大法,我要上北京,我要告訴所有的人「法輪大法」是正確的,是最偉大的宇宙大法,不是「邪教」。我終於醒悟了,是師父的威德,是「法輪大法」的偉大力量喚醒了我,喚起了我的良知。我要放下一切,堅持真理,進京護法!

正念一出,師父就給我安排了修煉環境,同修打電話來了(半年沒人跟我們聯繫了),我和妻子去和他們在一起切磋了一下,又看了一些護法材料,我被功友們的堅定的心深深打動了。我悟到:以前就是沒有放下名利,才沒過關,我要徹底放下名利情。於是寫了一份聲明:以前一切有損師父和大法的言論以及書面材料全部作廢!交到了單位,並要求逐級上報。單位就把我和妻子停職軟禁。我們被關進了一個小冷屋裏,我心裏有個強烈的願望:到北京去護法。天剛亮,我想上廁所,廁所裏面的窗戶沒鐵欄,我就跳出去了。剛到街上,就來一輛出租車,我明白這是師父安排的。我上了車,順利來到北京。

在進京期間,師父一直在給我消業,並展現景象讓我堅信大法。這是偉大的宇宙佛法,我會永遠堅定下去。

名、利、情蒙住了我的「真性」,偉大的師父給我破開了這一切,讓我明白怎樣做人,怎樣修煉,怎樣做神,怎樣跟師父回家!一切的一切都是師父安排的。「大法開創了宇宙不同層次生命的生存環境與標準」沒有大法,就沒有一切,包括你,我,他。作為弟子,應該用自己的體會,用自己的心告訴世人,大法是正確的!

「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