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烈要求石家莊勞教所和邯鄲勞教所立即釋放我們的親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30日】大法弟子安振海,男,34歲,河北省邢台市隆堯縣氣象局職工。他的妻子齊香粉,隆堯縣中等師範學校一名優秀教師。他們住在師範學校教職工宿舍樓1-1-402。夫妻二人於98年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受益,在單位鄰里之間都是口碑極好的人。作為他們的親人,我們公開呼籲石家莊勞教所和邯鄲勞教所立即無條件釋放他們!

自從99年7.20大法被江澤民犯罪團伙非法取締後,他倆依法進京上訪,被抓回隆堯看守所非法關押20多天,勒索4000元才放回家。其後警察經常找他倆談話或電話騷擾。2000年7月21日安振海、齊香粉夫婦放暑假期間回家看望自己的父母,被隆堯縣公安局和隆堯師範學校追到老家,硬把安振海、齊香粉夫妻二人非法帶回學校並派幾個老師在樓下輪流看管直到月底。

安振海因不肯放棄修煉「真善忍」,於2000年11月15日被隆堯公安局政保股長靳平子以「傳喚」為名強行從單位無故帶走,誣陷他「涉嫌散發傳單」,並要非法拘留(實質為無限期關押)。當天傍晚他巧妙脫身走出了公安局,被迫流離失所。在安振海從單位被帶到公安局的同時,刑警隊一夥到他家去非法抄家,連搜查證都沒有,在沒搜到所需要的任何東西時,便威脅齊香粉說:「安振海甚麼時候回來,(我們就)甚麼時候抓他。」

安振海為了向世人講清真相,於2000年12月9日依法進京上訪,在北京遭到毆打、酷刑折磨,最後被強行拍照後,被邢台市公安局認出,通知我們拿4000元給隆堯縣公安局作為去北京接人的費用。齊香粉的父母拒絕出錢,隆堯縣公安局就從安振海單位所在的銀行強行支出4000元。短短三、四百公里路程何需用得了4000元?這不是敲詐又是甚麼?!

安振海被抓後下落不明,齊香粉為證實大法,替丈夫申冤,於2000年12月16日依法進京上訪。沒想到剛到天安門廣場就被便衣連拉帶拽推到警車上,又被從天安門分局分流到北京大興縣派出所。她在那裏被迫說出了姓名、住址,隆堯縣公安局得知後向她父母強行索要2600元作為接人的路費,被我們拒絕。齊香粉在被河北駐京辦事處非法關押期間,認為不能被邪惡之徒關在這裏,應該出去,正念一出,手就從銬子裏脫出,堂堂正正走出了辦事處大門,踏上了回家的列車。

回到隆堯,師範學校校長劉秋來以她做不到「三不」(不煉功、不進京、不串聯)為由,夥同公安局把齊香粉無故關進隆堯縣看守所。我們多次要求見人,都被縣公安局政保股長靳平子拒絕。後聽說齊香粉絕食8、9天了,生死未卜,她父母很著急,我們強烈要求見一面,靳平子矢口否認,還威脅說:「誰說她絕食了,你把他叫來!」把我們推出門外。後來我們一再要求見一面,靳平子不准,說:「你們放心吧,不會讓人死的。」家人說:「從鎮壓到現在大法弟子被虐待致死已200多人了,這怎麼解釋?」他說:「我沒看見,我不相信!」多邪惡呀,用這樣一句不負責任的話就想否定已存在的殘酷事實嗎?!又過了幾天我們再去要求見人時,被告知已勞教,齊香粉被送到了石家莊勞教所,安振海被送到了河北省邯鄲勞教所。我們問他為甚麼勞教我們的親人,甚麼時候把人送走的,為何不通知家人。靳平子支支吾吾說不清楚。就因為安振海夫妻二人不願說假話、不放棄修煉「真善忍」大法,被非法超期關押了兩個多月,還不算完,又非法勞教了;就這樣沒有任何罪名、不經任何法律程序,隨隨便便把人關來關去地關沒了,生死如何,我們甚麼都不知道,已送去勞教了連基本手續都沒有,更不用說通知家裏人。這就是「人權惡棍」江澤民利用國家機器無法無天地迫害善良的真實表現!奸人當道,何處伸冤?!

現在家裏只剩下一個10歲的孩子孤苦伶仃、無人照管,本來一向品學兼優的孩子也因父母被勞教而耽誤了學業。無奈孩子回到老家跟他八十歲的瞎眼的奶奶相依為命,吃住條件極其艱苦。孩子的姥姥看到孩子的處境,難過得整天以淚洗面,本來就患氣管炎,這一沉重的打擊更使病情加重,晚上總是睡不著覺,不停地咳嗽、吃藥、打針、輸液,半年來沒間斷過。到底是誰破壞了我們家庭的幸福和安寧,難道做「真善忍」的好人就要付出如此慘痛的代價嗎?

後來我們經過多方查找,才得知齊香粉被關在石家莊勞教所五大隊。這裏的管教特別偽善,不讓我們接見。快半年了,一面也不准見,一家人都很著急,人在裏面也不知怎麼樣了。直到2001年5月底,勞教所通知齊香粉的父母,說甚麼她「轉化」了,允許見上一面,但家屬中煉法輪功的不准見,見人時還逼家屬罵大法及大法創始人。半小時的接見我們插不上話,全是中隊長在胡言亂語,用偽善矇騙家人。有一次齊香粉的妹妹去送日用品,管理科的人蠻橫地說:不准送東西,裏面有賣的,可以送錢。硬是把她妹妹推出門外。其實這根本不是甚麼規定,若允許家人送日用品,他們就無法向被關人員賣高價品賺錢了。

在勞教所裏面,邪惡之徒給大法弟子強行洗腦、不准吃、不准睡、搞車輪戰術,四個人對齊香粉24小時不停灌輸他們的邪悟理論,整整20多天。後來齊香粉堅持不住了,由於她自己的執著被邪惡鑽了空子,在主意識不清的情況下寫了保證。既然如此,應該放人了吧,家人也多次要求放人,可管教都說:「那也不行,得『鞏固』一段時間。」還說:「放回去,她還有修大法的親人,她還不再轉化回去呀。」用這樣的理由遲遲不放人。可見他們是多麼心虛,連他們都知道自己的歪理邪說、強制洗腦和欺騙手段都站不住腳,只能矇蔽一時。「明慧網」上每天都有大量大法弟子聲明的出現,聲明被強行洗腦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違背大法、違背自己真實意願的東西統統作廢,從新走到大法中來,繼續正法、護法、堅修大法,令邪惡勢力徹底絕望。大法弟子的正念堅不可摧,雖一時被矇蔽,終有一天會清醒過來的,謊言終有被揭穿的時候,正義終將戰勝邪惡。

按他們的所謂「規定」, 所謂的「轉化」後不超過三個月都得放人。可齊香粉是4月21日被所謂「轉化」的,到現在已三個月了,可勞教所卻關押不放。可見他們說甚麼「寫保證吧,寫了就可以回家了」全是騙人的鬼話。最近我們從明慧網上看到「石家莊勞教所以高強度暴力虐待法輪功學員,導致6月底發生很多人相繼被虐殺的特大慘案。」「勞教所聲稱是『執行上邊的政策』,目的是為了達到『轉化率高』的上級評價。對不願接受洗腦的法輪功學員,由警察在實施酷刑時,曾揚言:不轉(化)也得轉(化),『用高壓鍋蒸著轉,用油鍋炸著轉。』獄警使用的酷刑包括用電刑、用警棍打、上繩(一種殘酷的刑罰,嚴重時繩會勒進肉裏)直到暈倒、長時間吊銬」等等……看到這些我們不寒而慄,感到震驚和憤怒!

我們的親人不就是要做一個修「真善忍」的好人嗎?他們到底錯在哪裏,要承受這樣的非人折磨?!在此我們家屬強烈要求立即釋放我們的親人齊香粉、安振海及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立即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呼籲世界上所有有良知的善良人們,用我們所有的能力制止這場跨世紀、史無前例的邪惡大迫害,制止酷刑、制止虐殺!

齊香粉、安振海的親人們供稿 2001年7月21日

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惡人錄:
河北省隆堯縣公安局總機:0319-6662240 政保股辦:6662240-3056 政保股靳平子宅電0319-6663251 手機:013012132868 負責看守所的局長馮群海:6662240-3004
隆堯縣師範學校 校長劉秋來 辦公室電話:0319-6666186、6663124
隆堯縣政法委書記辦公室:0319-6664017 6666865
石家莊勞教所地址:北焦街22號 郵編 050051 總機:0311-7754007 7752350 7753569所長趙雲龍、吳玉良 所部政委王秉方
大隊管理科:0311-7754007轉255 一中隊:0311-7754007轉319白隊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