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莊勞教所見聞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4月24日】 1。朱紅等大法弟子拒絕強制勞動,被罰站牆根,從早站到很晚,期間只准吃飯,上廁所。一日,朱紅等煉功,被一監控人員發現。此人像瘋了一樣,找了一墩布,掄起來朝朱紅腿部打去。

2。一日,被罰練隊(無休止的跑,走正步,做操,一個個曬的又黑又瘦)的幾十名大法弟子拒絕練隊,站在一起,大聲背《論語》,隊長、犯人聞聲又驚又怕,慌忙從各屋衝出來,拉的、打的、罵的亂作一團,後院的男警也來了,有的用穿皮鞋的腳踢大法弟子的頭、臉。後來見到好幾個大法弟子鼻青臉腫,被打的不成樣子,這還是從面部能看到的。其中有個別的犯人(監控人)長期和大法弟子在一起,看到大法弟子的無私、正義,被感動,怕自己監控的大法弟子挨打,急忙把她們拉走。

3。從北京被送來勞教(事先沒有通知家屬及告訴本人)的一大法弟子,一日,要
求和本班的大法弟子坐在一起吃飯,班長高元芳不同意,冷言冷語,後竟上來拉扯,猛踢,猛打,該弟子和另兩名大法弟子背李老師《洪吟》,一吸毒女犯人氣急敗壞地用毛巾勒住該弟子的嘴,長達幾分鐘,還惡狠狠的罵著,讓你背,讓你背。

4。某日,被罰練隊的大法弟子拒絕練隊,而是煉起了法輪功功法。二中隊三班
的兩名大法弟子被拽回宿舍站著,不一會,獄卒耿軍鐵青著臉沖到其中一大法弟子面前,罵著,掄起胳膊向臉部扇去,惡狠狠問還煉不煉,又沖到近50歲的一大法弟子跟前,衝胸部猛打幾拳,罵著,老不死的。後聽犯人吳玲(監控人)說,當時耿打大法弟子,還誤打她兩個耳光。

5。不參加強制勞動的大法弟子被單個叫到隊長辦公室,問參加不參加勞動?只要不參加,就被上繩(一種酷刑),或被隊長用膠皮棍毒打,好長時間,洗澡的時候,都會看到大法弟子的臀部、腿部、腰部被打的黑青黑青的,慘不忍睹。二中隊三班吳慧清被叫到辦公室十分鐘就回來,臉色蠟黃,差一點暈倒。獄卒用膠皮棍毒打她,強迫她幹活。

6。石家莊勞教所長時間勞動,一般早晨5:30起床,集體報數,有的班就去車站,有時不讓洗臉,有的班晚12點收工,完不成任務,有的兩,三點甚至更晚收工。尤其在炎熱的夏季,在任務催著的情況下,水顧不上喝,大小便都不敢隨便去,中午不准休息,有的學員又緊張,又勞累又困,認著針就睡著了,有的犯人手被機針穿透,有的犯人重病都不敢輸液,怕耽誤時間怕隊長不給減期,有的學員起了滿身痱子,學員在強大壓力下,精神到了崩潰的邊緣,就這樣,隊長還是罵著、打著,有的隊長說:你們整天磨,那麼晚收工,還費電呢。學員幹的不好,賣不出去的,要自己買。有的學員完不成任務,有的被罰站在太陽底下,有的學員不小心把線浪費了,被隊長看見,免不了挨打。上邊來檢查的,提前告訴犯人說8小時工作時間,有時怕大法弟子說真話,就把大法弟子關在一邊。

大法弟子2001年4月23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