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雙城市樂群滿族鄉大法弟子趙雅雲在哈市萬家勞教所被迫害致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3日】 2001年6月21日凌晨趙雅雲身亡的消息被傳知其家屬,家屬聞訊見趙雅雲遺體:頭髮零亂不堪,雙眼窩青紫,眼微睜,人中有小手指甲大小的掐痕,牙關緊閉,臉上尚有被打過的五指印,整個臉浮腫,頸上有一輕一重兩道勒痕,肩胛青,胳臂有傷,後腰大面積淤紫。

 

趙雅雲,女,54歲,係黑龍江省雙城市樂群滿族鄉村民,其人心地善良、端莊、嫻靜,與人和睦,口碑極好。

自1996年春節修煉法輪大法以來,從前的胃病、膽囊炎、頭痛等許多疾病,再無出現,身體愈發健康,人也更顯得年輕了。

為講一句真話先後三次被關押。自1999年7月22日法輪功被非法取締,她不知道淚水在心底流過多少次,這樣一個教人向善的法輪大法,曾經治好了她的病,曾經使她明白人生的真實意義,曾經使她學會怎樣更加善待別人,怎麼可以被取締呢?她一遍一遍地看著這本奉若至寶的《轉法輪》。然而有一天半夜巡警突然闖了進來,將這本《轉法輪》非法搶走。並把趙雅雲關進了雙城看守所,後交了3000元保釋金後放回。

第二次,趙雅雲決定進京上訪去說一句公道話:"法輪大法是被冤枉的。"然而還未等到她到達目的,便又被押回雙城看守所。政府以取人的路費強行扣其丈夫3000元工資,後又在哈市鴨子圈關押了三個月,又繼續押回雙城看守所。

第三次,趙雅雲幾人在自家煉功,又被當地政府送進雙城看守所,繼而便被勞教了,一去不見再回了。

據知在這其間的趙雅雲一直抗議著她被剝奪的信仰自由,一直用她的生命抵制著對法輪大法所鎮壓的一切邪惡!

她的家屬被官方告知,人拉往醫院搶救時,人已經死了,並說在勞教所裏如何善待她們,對她們如何如何的好……。她的女兒望著媽媽那淒慘的面容,在極痛苦中,忍無可忍地質問他們:我的媽媽她被打成那樣,可以說慘不忍睹,你們就是這樣愛護、就是這樣人道的嗎?難道你們就沒有母親嗎……。所有的官員都默不作聲。

下面是我們對不法之徒的幾點疑問:

1、官方說她上吊而死,並說死時舌頭在外。而我們看遺體時,卻是咬緊牙關,緊握雙拳。
2、家屬欲見目擊者(一位21歲名叫馬曉千的監時管教)。官方卻說:我們都見不到她,你還想見。一會兒又說是從警校分來的,其單位卻說不知。
3、當家屬問及趙雅雲身上的傷從哪裏來時,官方卻說:「你這個尖銳問題我回答不了。」
4、既然有十多個人集體自殺,那麼參加自殺的都有誰,我們要問一問她們是怎麼自殺的。
5、除了管教5分鐘巡視一回,每個班內都有被安排值夜的,她們不管嗎?

一切聰明善良的人都會聯想到:法輪大法不讓人自殺,堅強的趙雅雲根本不可能自殺!

當時她的家屬一邊流著眼淚一邊回憶說:……她生前一直都很儉樸,從不捨得買件衣服穿!她總是讓別人穿新的,自己穿舊的……而現在看到她穿的內衣褲,鞋子都是新的。尚有的一件舊短袖衣服,袖邊、衣角、胸前尚遺存血漬,這一切說明甚麼?!

望著她那緊咬著的牙關和緊握著的雙拳,我凝視了良久,我讀懂了她正在訴說著:

我不懼怕邪惡對我的襲擊
生與死對我已失去了意義
若萬般的承受能夠喚醒
眾生的那點良知

我不懼怕鮮血洒滿地
若能牽動迷茫的同修
都曾發過誓約的記憶

我不懼怕萬箭穿心、骨碎如泥
牢記師尊的話語
法輪大法──乃宇宙真理
是我的唯一
我的承受化做無數倍的金鋼鐵壁
令所有的邪惡 退怯 無蹤無跡
……
我的一切也只為眾生之益
……
人們難免會問:殺人兇手在哪裏?是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江澤民,還是哈市萬家勞教所大大小小的執法者,是所長、隊長,還是管教、犯人,不論是誰,天理難容啊!奉勸執法者擦亮自己的眼睛,不要追隨江澤民走向深淵的足跡,不要說為了工作無奈、無奈也只是糊塗的慰藉,害了自己,竟然不知。人啊,在神的慈悲救度面前,千萬不要執迷不悟!

據悉哈市萬家勞教所,現嚴密封鎖致死真相消息。緊急呼籲人權組織及國際相關組織調查此一事件

SOS! 緊急呼籲人權及相關組織伸出援助的正義之手,營救中國大陸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制止中國對法輪大法的鎮壓!

最新消息:黑龍江雙城公安害怕迫害痕跡留下證據,對法輪功迫害者又出新毒計:欲用塑料袋將大法弟子鼻子和嘴捂住,令其窒息而死,真是慘無人道而又完全喪失了人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