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報導:孔慶黃被迫害致死經過

——發生在雲南省建水縣的一幕迫害法輪功修煉人罪惡事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25日】法輪大法修煉弟子孔慶黃。男,33歲,雲南建水人,雲南大學經濟系大學本科生,經濟師,國家公務員,黨員,任建水縣臨安鎮副鎮長五年多。他於1997年8月得法,從此走上修煉道路。他學法認真,嚴於律己,平易近人,按師父教誨嚴格要求自己,他認為「沒有法輪大法的救度就沒有自己,是大法開創了宇宙及眾生,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師父給予的,一個健康的體魄,一顆純淨向善的心,明白自己不能再做自我毀滅的事,按師父的法嚴守心性,時時把自己當作煉功人。」自7.20之後,他一直堅修大法,隨時準備用鮮血和生命去衛護大法。

2000年4月7日,在四十多名全鎮人民代表大會結束時,孔慶黃主持完全鎮計生工作會議後,向不明真相的人們弘法,談自己煉功的心得體會,煉功後身體不再有病,一身輕,自己的道德觀、人生觀、世界觀有大轉變,明白自己不能再如常人般隨波逐流。從學法中,提高心性,抵制社會腐敗的不正之風--走後門,收紅包,謀回扣,吃喝玩樂等。告訴大家,法輪功帶給人們的不僅是健康的體魄,更重要的是煉法輪功使人民道德回升,每個人都嚴守心性,自覺地做一個好人,凡事都要考慮別人,做事要向內心去找……等。這些都是李洪志師父在大法中所講的,他教人向善,返本歸真。孔慶黃告訴人們法輪功是佛法,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孔還談了目前新聞媒體對大法和師父的一切報導是無中生有,在造謠,告訴人們師父是慈悲的,是普渡眾生。希望善良的人們能正確看待這一切。

在會上他完全是用善的一面來告訴人們。但隨之而來就是對他的軟禁,做思想轉化工作,並抄了家,抄走師父的書、相片、錄像帶、錄音帶。4月9日正式被關押在看守所,說他企圖煽動人民群眾,影響惡劣,並被開除出黨,撤銷副鎮長職位。

4月中旬,孔慶黃的父親聽說兒子被關,當天就氣絕身亡。不明真相的人們大罵孔慶黃,說他六親不認,說他麻木不仁,並開始罵大法、罵師父、罵煉功人。當孔慶黃在看守所聽到妻子說這一切時,他因在法上的一時迷惑,於5月初寫了保證「不練功」並於5月9日回單位上班,送報紙,打雜活。面對單位的工作變動他坦然面對,微笑處之。

6月9日,孔慶黃去北京上訪。其妻原來不煉功,在孔慶黃再次上訪前夕,在他的影響下,妻子王伽月開始明白自己應該修煉法輪大法,再不修就永遠錯過了,並支持丈夫上訪。孔慶黃走後,王伽月被嚴控在家,強迫接受洗腦,6月23日王伽月在上訪途中被抓,關押在看守所,就在這幾天,也有十位建水縣功友因上訪或修大法被關。

6月28日,孔慶黃回家後被抓,關押在看守所,政府嚴格控制隔離煉功人,不准我們講話、見面。孔慶黃被抓後,一直絕食,希望政府能明白,法輪功不是邪教,他願用生命來護法。絕食十多天,看守所強行灌食,以後隔四、五天灌一次食。到8月初,看守所不再灌食,而是帶他強行打針輸液,五、六天打一次。大概8月25日,強迫他入院治療,醫院不知何故每天都要抽孔慶黃的血一至兩筒化驗,孔慶黃身體迅速垮下來,相當虛弱,到9月1日,孔慶黃同意吃東西,9月2日處於昏迷狀態,9月3日晚9時去世。次日(9月2日),昆明派專家會診,發現他皮膚發黃,不知何故,還誤以為是中甚麼毒。其實是近一個月不斷地被大量抽血所致。

在孔慶黃生命危險期間,地方政府口口聲聲說甚麼「仁至義盡」,打著「人道主義」的幌子。可實際上家屬向縣委領導請求把孔慶黃釋放回家,他就會吃飯,就能挽留他的生命時,他們卻滿口拒絕:「不行」。在他生命的盡頭,因其妻王伽月也煉功,被扣押在強制洗腦班,不准見面,直到彌留之際才給看了兩分鐘。這就是他們所謂的「人道主義」。孔慶黃絕食60多天,身體缺乏能量,應補充能量,而醫院卻每天都在大量抽他維持生命的鮮血,(每天一至兩筒,每筒大約5CC或10CC)不知是他們不懂醫療常識,還是受甚麼人指使,把孔慶黃當作實驗品來實驗。他們不把人當人看,採用法西斯的手段將其迫害致死,還說甚麼為他治病花了多少錢。

事後,作為妻子的王伽月曾向有關領導提出,要求解釋為何每天要大量抽孔慶黃的血化驗,他們避而不答,也有人向醫院一位副書記問及此事,他說「不知道」。

孔慶黃被迫害致死後,他們卻陷害說孔是「癡迷法輪功,觸犯法律法規,愚迷不悟、頑固不化,自絕於人民」。這不由讓人想起文革時的「紅色恐怖」。在21世紀的今天,江澤民口口聲稱要依法治國,可是法律何在!?是誰在踐踏憲法。作為被迫害致死孔慶黃的妻子,王伽月呼籲全世界善良的人們關注發生在中國大陸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幕幕暴行,共同制止邪惡的迫害。(2000年11月8日)

註﹕孔慶黃的妻子王伽月於2001年被勞教,並承受嚴重迫害。



附件:幼兒教師王伽月致領導同事的信

尊敬的各位領導、可親可敬的同事們:
您們好!

通過冷靜的思考、慎重的分析,我莊嚴地作出抉擇。

當你們看到這封信時,我已遠離家鄉,去做我應該做的事,我心中澎湃著一種聲音,如洪流般激發,再也無法靜坐家中,等待此事的結束,我無法踏著前人的鮮血走過,我願用自己的生命和行動告知世間每一個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不是邪教。」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以來,法輪功事件不斷,新聞媒體大量捏造事實,用所有的宣傳工具鋪天蓋地在欺騙著廣大人民群眾,他們不敢公開此事的真相,所有的報導都是經過精確剪輯,在斷章取義、或隨意捏造,在全國掀起了一場「文化大革命式」的所謂與邪教爭奪人民群眾的鬥爭,致使「法輪功」事件不斷升級惡化,而這一切不是因為「法輪功」做了甚麼而帶來的,而是我們的領導人江總書記及一群為了心中私慾,想從此事中撈取政治資本的跳梁小丑合導的一台戲,他們在用所謂的事實在愚弄著善良的人,致使人們罵大法、罵師父,甚至恨煉功人,從而使我們的國家又走入動亂年代,自己給自己製造了矛盾。

善良的人們啊!你們可否靜下心來好好想想「法輪功」、「煉功人」到底在生活中實質上傷害過誰,你們心中為何如此憤憤不平,而這一切均是你們被蒙在鼓裏,不明真相所致,要知道事有前因後果。

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靜坐在中南海,是因法輪功煉功人在天津受到連續不斷的嚴厲不公後,人們向各部門反映不理後,才善意地向中央反映情況;當時人們安靜地自覺遵守社會公德,走時一片紙都沒留下。朱鎔基總理以理性寬大的胸懷,充滿誠意地解決好了這件事,接納了人民的心聲「我們只想煉功,做一個更好的好人。」事後,妒火中生,毫無政績的江總書記卻大叫「滅掉,滅掉,把他們消滅掉」如此的暴政專橫、無理,才導致了七月的取締。煉功人正因為信任政府,才去反映,用的完全是善的一面,但卻在江總書記和跳梁小丑的惱羞成怒中越演越烈,基至剝奪我們講話的權利,煉功人上訪無門,才會去天安門向世人訴說。

國慶節有1千多名法輪大法弟子護法。老人、婦女、兒童、成年男子在廣場煉功,警察見煉功人就打,一時間一片狼籍,廣場進入戒嚴狀態,而煉功人完全用善的一面真正做到「打不還手」,他們面對不還手的人還瘋狂無情地毆打,圍觀群眾不准照相,被強行摔壞照相機、錄像機,甚至毆打說了一句「不能打人」的群眾,那悲壯的場面他們為何不敢公開,他們不是要揭露法輪功嗎?為何不在新聞上報導,因為他們怕醜惡的嘴臉被曝光,還在喪心病狂地無惡不作。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人不報天報。被矇騙的人們,你們有權利明白真相,請你們冷靜地分析一下,是甚麼原因造成了現在的局面,不要再喋喋不休、憤憤不平地罵大法、罵師父、罵煉功人,不要再被矇騙,從而助紂為虐,為自己造下太多的「業」。

孔慶黃堅修大法,絕食六十天沒死,還行動自如、談笑風生,只是身體有點虛弱,但強行被拉進醫院治療後,每天大量抽他的血搞實驗,身體迅速垮下來,不能說他絕食而死,抽血加速並導致他死亡。人都不把人當人對待!

他死了,人們覺得很可怕,認為「邪了」,實質上你們不明白,他正是在用生命告訴人們、告訴蒼天,「法輪大法好」,也許你們會說我麻木不仁,被邪教控制。「死」對於常人來說很可怕,但當你明白這宇宙和生命如此浩瀚博大後,你們就不會再這樣理解了,孔慶黃用「真善忍」承受了這一切痛苦,忍受身體的折磨,堅強地走出來了,用他的慈悲在救渡世人,他希望人們醒悟,心中能再存善念。作為他的妻子失去摯愛的丈夫,心中的痛楚無與比擬,但我明白這一切的理,我應堅強地面對這一切,承受這一切苦難,因為我是法輪大法修煉弟子。

不要再認為「我要煉功」是一種消極的態度,逃避的藉口,我是在為我自己而修煉,因為我明白法輪大法是甚麼,我為何而存在,人活著就應返本歸真。我真實地明白李洪志師父給予了我甚麼,多麼慈悲偉大的師父,他為弟子承受了無數的苦難!這些是常人無法了解的。我有緣修煉大法,是無上的殊勝,猶如一個在迷霧黑暗中生活的人走出迷霧,豁然間看到了清晰的那一面,在大法的力量下,越來越清楚。當歷史走過這一頁後,你們會明白這一切。面對這一切魔難,煉功人正是用大法來衡量自己的心性,我們在承受,在「忍」,不要再認為我們六親不認,麻木不仁。要知道孔慶黃被抓也是因放不下我,來找我才被關的,我們失去了溫馨的家庭,家人無端承受苦難,這一切都如在活生生地撕裂我們煉功人的心,但我們向善的這顆心不動,我們還是用大法來要求自己,默默地承受這一切,包括世人的誤解、恥笑,用善的一面來對待一切,這就是大法修煉弟子。

在全國有50多名煉功人被打死、逼死(寫此文章時),有600多名煉功人被強行關進精神病院,強行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用電棍擊,對煉功人用多種刑具,在雪地裏凍,或罰站曬太陽,脫光衣服羞辱,對於絕食的煉功人強行用濃鹽水灌,活活被濃鹽水嗆死。他們如此瘋狂地對待煉功人,手段非常殘忍,而煉功人卻容納了這一切,承受了這一切,用善的一面對待這一切,真正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們在強制學習班煉功,幫教組認為破壞紀律,動手打煉功人,不准煉功。第二天,我堅持煉功,被他們雙手反捆,連腳一起捆上,關在小屋裏,從早上綁到下午三點開會,當時兩隻手腫有饅頭高,變成黑紫色。我在學習班絕食後,陸應光書記曾威脅說:「你們要吃飯,不吃飯我們是有辦法對付的,外省對付絕食的方法是灌鹽水,大家都是建水人,不忍心這樣對待,但若繼續煉功絕食,就要採取強制手段,學習外省的經驗……。」從我的親身經歷就可以看出,目前在中國大地上所發生的這一切都是真實的,他們對待煉功人就是如此殘忍,他們將為自己所犯下的罪惡償還一切。

上訪,是國家付予人民的權利,信任政府,才會上訪但不是遊行、喊口號,完全是用善的一面。我們無意參與政治,但江澤民、羅幹、何祚庥為首的邪惡勢力,卻逼迫我們不得不上訪,向世人說「法輪大法好」,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並沒有損壞國家形象,他們正是在阻止邪惡,而真正損壞國家形象的是江澤民及外交部一些官員,公然向世界宣稱「他們沒有抓過一個煉功人」等謊言,這種掩耳盜鈴的做法,遭到了世界人民的恥笑,損壞了中華形像,他們所作的罪惡已使自己站在了人民的對立面,邪惡勢力無惡不作的表現令神都為之憤怒。

善良的人們睜開眼睛看一看吧!法輪大法弟子堅定大法的心為何不可動搖?為何不顧一切地衛護大法。因為我們明白,「大法有著無限的內涵,造就了宇宙每一層次的一切,當然也包括人類的一切」,有許多人一輩子吃苦,生生世世吃苦就是為了這天得這一部大法,煉功人把大法看得比生命還珍貴,明白法可正人心。煉功人的無私無畏,放下生死「已為大法在世間確立了堅如磐石的基礎與大法在人間的真實體現。」這一切善的表現,難道還不夠嗎?

在正法過程中,宇宙中的一切眾生都將重新擺放位置,你將置於何種位置,這是自己選擇的。清醒吧!人類,心存善念,是沒有錯的。

幼兒教師:王伽月
2000年11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