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與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28日】 我是在今年五月一日得法的。記得在五月中旬,煉功點上來了一位新面孔,據其他學員告訴我,他是我們煉功點上的老學員,最近到台灣南部的一個小島澎湖去當兵,休假回來到煉功點上煉功,見人微笑,話不多,可以看出來是一個堅修大法的人,沒幾天,他便走了。

今年六月底,煉功點來了一位老婦人,她是虔誠的佛教徒,因為她兒子一直催促她來修大法,所以才來的。後來她知道我是一位軍官,便問我,她的兒子在部隊當兵,最近對軍中的生活訓練非常反感,尤其是練「刺槍術」時,每個動作口中必須高喊「殺!殺!」,認為有違大法精神,困擾不已,造成很大壓力。我告訴她,當兵只是一個工作,大法要求提高心性,一定要把工作做好,擺正工作與修煉的關係就可以了。

七月初某個晚上,這位當兵的老學員又休假回來,出現在集體念書學法的場合,大家圍著圓圈念「轉法輪」,這位老婦人坐在他的斜對面。念完心得交流後,我想正好趁此機會,請老婦人問問他在軍隊中如何修煉的經驗。沒想到一開口話沒講完,老婦人急忙告訴我他就是她的兒子,並使眼色要我不要提這件事。於是我才注意到他的神情確實有異,看起來面色凝重,眼神不定,似有心事,已不見笑容。後來在交流中我請他談談澎湖的狀況,因為他是老學員,我想他的心得體會應可以使我們提高,未料,他講了一些很玄很抽象的話,有些語焉不詳,主題跳來跳去,大家都不明白他想表達甚麼。老婦人則在旁焦急的對她兒子說:「沒關係!你慢慢講,把心裏的話講出來,讓大家聽懂。」

起初我以為是我剛得法層次太低,所以聽不懂他講的又高又玄的東西,可是冷靜想一想,總覺得不太對勁。交流結束後,我突然覺得我有必要留下來與他聊聊他在軍中修煉的情況,言談中我發現他一提到軍中同事,就說他們只是「常人的軀殼」,提到與同事之間的矛盾都認為是魔來破壞,所以他認為最重要的是正法除惡,但卻絕口不提他如何在人與人間,利用矛盾來提高自己心性的事,老是圍繞在「邪魔」、「正法、除惡」中,我覺得他已經忘記了修煉,遇到矛盾時,卻用正法除惡當藉口來逃避。於是我告訴他大法要求我們要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修煉,他卻說:是要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會」,而不是要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可卻忘記了關鍵的「修煉」二字。我想他似乎已經把大法當成常人的學問在研究,一個字一個字地去摳;後來我一直勸他,師父在「轉法輪」中只提到不要從事算命、治病的氣功師等等,沒有說不能當軍人,而且在各行各業中都能修煉,並且教我們要成為好人中的好人,如果修了大法,不能把工作做好,又讓父母擔心,不但沒有圓融大法,對大法的弘傳不能起正面作用,反而破壞大法的聲譽。如此,談了將近一個小時,似乎稍解他的心結,他開始有了笑容。幾天後,聽與他較親近的一些學員說,他這次休假回來本來想不回部隊而逃亡,然後打算被判刑三年,依法就可不用當兵,脫離那個環境。幸好經過幾位學員勸導,繼續回部隊去當兵了。

這件事讓我聯想到,台灣是實施徵兵制的,所有大法男弟子到二十歲就要入營服役,在軍隊中他們沒有很好的煉功和學法交流的環境,我們不知道到底還有多少大法弟子,遇到同樣的問題,而無法對他伸出援手,如果所有服役中的大法弟子都認為,在軍隊中學習戰鬥技能目的是要戰爭殺人,而反抗兵役制度,甚至要違反國家政策而犯法,恐怕對大法要起很不好的破壞作用。為此,我對現在或將來當兵學員的修煉問題感到憂心,因此雖然我剛得法,在大法的學習上有很大的不足,仍盡我所能,提出一點體會,希望能幫助他們,也請師父及同修指點。

對當兵與修煉,我的體會是,軍隊中任何軍事訓練,雖然是為了戰爭目的而訓練,但是訓練本身不等同於戰爭,也不等同於殺人,就像吃肉不是殺生是一樣的道理,而且師父曾說戰爭是天象的變化,不屬於你的問題(轉法輪,298頁),再者,軍事訓練本質上就是訓練體能、技能、耐力,只要用修煉人的心性標準去要求自己,心不生邪念,這樣苦的訓練你能吃下來,反而有助於修煉,另外,師父也提到「其實大法的內涵很深,放下常人之心不是指放下常人的工作;放下名、利,不是脫離常人社會。我一再提出:在常人社會中修煉要符合常人社會的狀態」(修煉與工作);軍隊是一個很特殊的環境,在軍隊裏有嚴密的組織與管理,講求命令服從,軍隊的成員來自社會每一階層,良莠不齊,他們天天與你生活在一起,是一個與一般社會不同,非常艱難的環境,這符合師父所說「只有最複雜的人群,最複雜的環境才能修出高功來」(轉法輪,402頁),所以何不趁此把握機會實修,提高心性,如果能在軍隊中作好自己的工作,成為好人中的好人,不也是弘揚大法嗎?雖然,當兵是法律規定的,不是出於自願,但「宇宙大法(佛法)從最高到最低一層是貫通的、完整的,要知道常人社會也是一層法的構成啊!人人學大法,人人都不幹社會工作了,那常人社會將無存,這一層法將無存。常人社會也是佛法在最低一層的體現,也是佛法在這一層中生命與物質的存在形式。」(修煉與工作),所以,當兵也是在維護大法,不應該去逃避,如果修煉人工作上遇到矛盾,不向內找自己的不足,就自認為那個工作不適合修煉,那到甚麼時候才能找到適合修煉的工作呢?

最後,我想應該正確看待正法與修煉,正法應不忘修煉,因為不是所有提高心性的矛盾都是破壞大法的邪惡。師父在「正法與修煉」經文中說「在問題出現時,一定要先檢查自己對錯與否。如果發現是干擾與破壞,在處理具體問題時對表面的人要儘量平和與慈善,因為邪惡利用人時往往人本身是不清楚的(雖然被利用的人往往是思想不好的人或出現不好思想的人)。對於另外空間的邪惡的干擾,一定要嚴肅的用正念鏟除。」檢查自己對錯與否,就是向內找自己的不足,是修煉提高心性,然後發現是邪惡再予鏟除,當然在面對問題時,也不全然有如此明顯先後順序,但重要的是正法千萬不要忘記修煉,提高自己,而我們也可以再往前回顧師父在「再認識」經文中,強調修煉的重要:「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如果老是將提高心性的矛盾一律視為破壞大法的邪惡,或者一味正法忘記修煉,無異是以正法除惡來作為規避矛盾和放棄提高自己機會的藉口,那麼過份執著於正法卻成為修煉之障礙。

我想這整個事件都不是偶然的,是師父設關來提高他的心性,並借我們學員的口來指點他修煉,同時也讓我們在修煉上得到提高,感謝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