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仙桃市官辦洗腦班的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27日】我是一個修煉法輪大法已經五年多的學員。去年,為了說幾句真話「還法輪功清白」,「還大法修煉者清白」,我到北京上訪,在途中被抓,被非法關押達80天,並且被非法罰款數千元,取保回家。可不到40天,又被非法帶到政法部門辦的所謂「法教班」 遭受強制洗腦。政法部門的暴徒執法犯法,非法關押我們,隨意干涉我們的人身權利和信仰自由,對我們的身心進行慘無人道的迫害。

抓我那天,突然來了幾個人,氣勢洶洶,沒有說出任何理由就強行把我拉上車,把我押到洗腦班。從此就有幾個人來監視我,其他人也一樣,失去了自由,無論吃飯、睡覺、上廁所都讓人盯著。如果我們講真話,他們就侮罵。每天讓我們看他們編造的錄像和資料,如果我們不看或不寫,就對我們進行體罰,晚上不准睡覺,長時間跑步,連60歲的老人也不放過。暴徒還強迫我們說法輪功的壞話,要我們罵老師。有一天,一個學員半夜起來煉功,被暴徒們體罰到早上八點多鐘,其他學員全被叫起看著。這就是他們所謂的教育與轉化。

只要被送到洗腦班,不達到暴徒們的要求,他們除體罰外,還用各種花言巧語來欺騙我們,強行要我們說自己如何上當受騙,否則,就對我們的親人恐嚇。在這種毫無人性的壓迫下,我昧著良心說了、寫了一些對大法不利的東西,給大法抹了黑。當我清醒時,我心裏慚愧,覺得愧對大法與師父,心在受傷,流血一般難受。我是大法修煉者,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要放下一切怕心和執著的。要證實大法,揭露邪惡,講清真象,怎麼會怕邪惡呢?被邪惡所矇蔽呢?

從現在起,我要向所有有良知的人們講清真象,澄清事實,特此嚴正聲明:從99年以來,我所說所寫的對大法不利的東西、保證等等,包括親人所說所寫的,一律作廢。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父,重新匯入正法的行列,做一個真正的大法粒子,加緊彌補我的過失。

2001年7月
一個大法粒子

附:簡訊二則

1、仙桃市法輪大法修煉者李圓圓(化名),從96年3月得法以來,身心都得到昇華。由於她堅修大法,曾多次被非法關押,罰款達九千元。2000年12月30日到北京上訪,中途被抓,關押在仙桃第一看守所達四個多月。回家不到兩個月,警察又要她上所謂的「法教班」接受強行洗腦。家裏沒有老人,只有兩個小孩,原本好好的家庭被折騰得生活都很困難。當她知道要她上洗腦班時,她問她的兩個孩子:「怎麼辦?媽媽是在家等著被邪惡帶走,還是出走?」兩個孩子異口同聲說:「媽媽走吧!我們即使肚子挨餓,也不讓公安把媽媽抓走!」小孩子說:「不過,媽媽要把地址告訴我們,我們想您時,就去看您。」大孩子說:「不行,媽媽不能告訴我們,萬一我們承受不住壞人的折磨說了怎麼辦,豈不害了媽媽?」多懂事的孩子呀!李圓圓忍著淚告別兩個小孩,離開了家,溶入正法之中。

2、仙桃市「610」及公安局政保大隊在邪惡的江澤民的指使下,分期分批到處抓捕法輪功學員進洗腦班。害得煉功者有家不能歸,流離失所。我兒子在校聽到警車的警笛聲,無心上課。一回家就對我說:「媽媽,嚇死我了,在學校聽到警笛聲,心裏直跳,坐立不安,害怕你被壞人抓走。爸爸,我們家起房子時設計一個地下室,能放床,能活動,煉功的阿姨叔伯們都能在我們家躲一躲就好了。」多麼好的孩子啊!他的話見證了江澤民是多麼的邪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