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參考:一個北京記者眼裏的奧運之夜傻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20日】大參考2001年7月18刊登文章:一個北京記者眼裏的奧運之夜傻事。全文如下:

……天安門的熱鬧是古怪的很。天安門廣場被劃成了幾個區,每個區進行甚麼活動,已經是準備好的,包括突擊採訪的人員,也是定好的而遠景攝像機,就是架在人民大會堂的樓頂。這種場面,我們已經在春節前領教過了。這一切意在向眾人表明:群眾的快樂是自發的……

奧運的那天晚上我值班,我的任務是寫勝利版的評論,報紙12點半就要送到印刷廠,所以必須事先做兩個版面。不過大家都沒把失敗版當回事情,閉著眼睛也知道會成功。

10點20的時候,出結果了。外電很快就翻譯好了,美聯社的大篇是回顧89和人權記錄,路透倒是說的比較少,但是也提到了人權記錄。不過所有的媒體都以「為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獲得舉辦權」為引題。如果不是因為89事件,93年的那次一定也是我們的,畢竟在13億人口國家舉辦奧運會,是一種「奧運政治」的需要。

可是要讓93年的奧委會的成員投票中國,是絕對不可能的,89的血跡未乾,如果接受中國,就是對西方固有的理念的最大挑戰,也是縱容其繼續為所欲為下去。但是8年過去了,北京還是繼續申奧,就是向西方說,拜託,上次我承認失敗了,給個機會吧,大哥。到今天,西方已經有心理承受能力接受中國,至少能自圓其說:已經過去那麼多年了,而且北京這8年也一直在承認錯誤(起碼是口頭上)。後來我們去喝酒,慶祝申奧成功讓民族主義者閉嘴(他們開始說這次成功又是西方鉗制中國的又一陰謀)。畢竟93年之後,中國的民族主義泛濫到病態的地步,也是和那次失敗有關的。

長安街全部被警察控制,所有的狂歡必須限定在一定範圍、一定人員、一定形式。一輛輛的車子把各個學校的中學生、大學生接到天安門或者世紀壇,按照政府指定的方式跳舞。這些都是作為任務下達的。我們單位前面一所中學的門口,有很多家長在耐心等待自己的孩子回來。甚至電視直播的鏡頭,也全部採用平鏡頭和瞬間遠景表達,就是不讓觀眾發痕跡,天安門的熱鬧是古怪的很。天安門廣場被劃成了幾個區,每個區進行甚麼活動,已經是準備好的,包括突擊採訪的人員,也是定好的。而遠景攝像機,就是架在人民大會堂的樓頂。這種場面,我們已經在春節前領教過了。這一切,都是向眾人說明,群眾的快樂是自發的。

但是,我們從平安大街上,卻看到了不同的鏡頭。平安大街的警力很少,所以真正出現自發的狂歡,一輛輛摩托和汽車駛過,紅旗飄展,青年們喊著口號。但是你們知道嗎,這一幕,和12年前那些日子的平安大街一樣,甚至那些青年喊的「奧運、成功」和當年的「自由、民主、勝利」真的也沒有任何表情上的不同。這不能算是喜悅,而是多年以來鬱悶情緒的徹底爆發。我們看到這些鏡頭,開始想,幸虧這次我們贏了,否則我們這個民族受到的打擊會更大:我們確實太需要這針興奮劑了。江澤民當晚的興奮也是有理由的,這是他長期以來奉行融入西方規則政策的成功,也是他任期最後一個歷史政績。今年對江來說,也的確是利好消息年,WTO和奧運會雙喜臨門。所以他這次去俄羅斯的時候比較興奮,給自己定下了很多任務,但是可惜普京還是厲害,甚麼都沒付出地就又把中國和他捆在了一個戰壕中。中國又辦了傻事。但是這次成功,並不能增強共產黨的合法性。在晚上的新聞發布會轉播上,我們就三次中斷,最後甚至停止轉播,就是因為其他國家的記者提人權的問題。奧運會我們得到了,但是如何能成功走到那天,還是問題,如果16大處理不好,中國政局不穩,或者台海戰役爆發,可能本次奧運會是第一個臨時更換地點的奧運會。上帝保祐中國的人民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