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眼看不見的不等於就不是科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16日】我在修煉法輪大法前從未接觸過氣功,但我從小就相信這些事情。我從小就對宇宙、生命的起源感興趣。師父在講法時曾提到過「那麼電子圍繞著原子核運轉的時候和地球圍繞著太陽轉有甚麼差異呀?是一樣形式的。如果你能把電子放大到地球這麼大來看的時候,你看那上面有沒有生命?甚麼樣的物質在上面存在著?」我上中學的時候,我曾經想過這個問題,我覺得奇怪的是為甚麼科學家想不到是那樣呢?直到聽師父講出來時我一點兒也不感到吃驚,我覺得就是那麼回事。而且也明白了人類的實證科學──即看見的事物才相信其存在、看不見的就不相信的這種所謂的科學邏輯簡直把人類都封閉在一個死胡筒裏了。

在我得法的前一年,我曾做過一個夢,夢見自己坐在一個禮堂裏,聽一個姓李的老師講課。那個老師叫甚麼醒來後不記得了,只記得姓李,講的內容和氣功有關。直到我參加了師父辦的班時,中間課間休息,師父坐在講台旁邊,我突然想起了那個夢,夢中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師父坐在講台邊的景象,我參加班時的情景和夢中的一模一樣。這用常理根本解釋不了。

記得我剛得到《法輪功》這本書時,越看越喜歡看,而且在看書的過程中,我真真實實地感到自己身體裏的每一個細胞都被清理過了,有一種非常純淨的感覺。《法輪功》頭幾頁是關於師父傳法時的彩照,有一張是師父穿著黃色煉功服打坐的照片,當時最吸引我的是在師父這張照片下面有五個坐在金色蓮花上的金色佛像,分別做著第五套靜功的幾個動作,我覺得好奇的是那幾個金色佛像是怎麼印上去的,而且印得質量非常好。直到在學習班上我聽到幾個功友在討論如何能把第五套靜功的幾個動作學得準確一些,我便告訴她們在《法輪功》的第幾頁上有五個金色的佛像,做的正好是第五套功法的動作,照著學就行了。其中一個阿姨把《法輪功》翻到那一頁說:上面沒有。我說不可能,她把書遞給我,我一看是沒有,我當時認為可能是正好她的這本書印漏了,便告訴她不要著急,我的那本書上有,到時候我會帶來讓她跟著學。晚上回到家裏,我拿起《法輪功》翻到那一頁,發現那五個金色佛像沒有了,我覺得奇怪,明明連著幾個星期都看見印在那裏的,怎麼一下子都消失了呢?我突然間明白了,那五個金色佛像之所以讓我看到是在告訴我大法的真實與超常,法理上明白了自然就不需要再顯現出來了。

剛得法不久的一天晚上,我正在一所大學裏上英語課,課文的內容是講述英國倫敦的霧。文章說倫敦是世界著名的霧城,下霧時情況很嚴重,有時一米之內的能見度都很低。我當時正專心地看著課文,班上的同學大都生長在南方,幾乎不可能想像到課文中描述的情況,笑著談論著說文章的作者太誇張,認為描述並不真實。我當時沒在意同學們的議論,只管學著課文,突然間我的元神一下子去了大霧下的倫敦,看到的情況的確和文章中所描述的一樣,作者並沒有誇張。又突然間我回來了,仍坐在教室拿著課本,而時間好像只過了一秒鐘。這時,我連想都沒想就對坐在我旁邊的同學說:「文章的描述是真的,確實是這麼回事。」當我還想進一步說明時,我忽然發現這個同學像做夢一樣地正呆呆地看著我,好像我說的話她沒聽見似的,我一下子明白了因為我是大法修煉者,所以大法的神奇才會對我展現出來,而我的同學是常人,無論我怎麼講,她也不會明白,所以她連我說的話都沒能聽見,那麼我也就不再說甚麼了。後來我經常向同學們洪法,把自己受益的體會告訴他們,他們對法輪功充滿了好奇,有的甚至還去參加了師父辦的班。後來我離開了那所大學。

有一次我正在單位的一所大樓裏上班,我上六樓辦事,辦完事後一邊思考著問題一邊想下到一樓,對周圍的環境也沒太在意,當我正邁腳要下樓梯時發現自己已經在二樓了。這些超常的現象師父在講法時都曾提到過,所以我不覺得奇怪,也沒往心裏去。但對不是修煉的人來說,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還有一件事對常人來說也是不可思議的,有一次,我肚子餓了,便在廚房熱了大半鍋油,想炸一些春捲吃,因為油還沒開,我便到客廳裏看電視,心裏想著先看一分鐘,油差不多燒開了便回廚房,可是看著看著便不記得熱油這回事了,過了十幾分鐘左右突然想起來廚房裏還熱著油呢,趕緊跑進廚房,一進廚房一下子傻眼了,那大半鍋油整個燒著了,火苗燒得正旺,直沖天花板,我趕緊拿起鍋蓋想把鍋蓋上,讓火窒息,但是根本蓋不住,油鍋裏的火把鍋蓋都頂起來了,眼看著天花板被衝上去的火苗舔黑了,急得我正想澆水時,突然想起來油著火時是不能澆水的,我的大腦一片空白,我在原地打轉轉,心裏急得不知怎麼辦好,這時我一下子想起來了,自己是煉功人,不是常人,要冷靜,於是,我雙手合十,心裏說:「師父幫幫我,我闖禍了,求師父幫幫我。」這時,我看到往上直衝的火苗慢慢地低了下來,又慢慢地熄滅了,而鍋裏的油只燒去了三分之一,這用常理根本解釋不了。

這些經歷對每一個真正修煉大法的人來說都是平淡的,但對不修煉的人來說卻是神奇的。只有真正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才會真正體驗到大法的真實與超常,李老師所說的都是實實在在的,只不過用人類現有的科學解釋不了,但是,人類現有的科學解釋不了的並不等於就不科學,就不存在,恰恰相反,只能說明人類現有的科學知識太狹窄了,太有限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