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盆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15日】 2000年12月30日我和功友又踏上北上的列車,去北京護法、講真象。2001年1月1日10點,我在天安門廣場打開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兩個警察跑過來搶我的橫幅,我高喊:「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我不停地喊。警察搶走我的橫幅抓住我,我掙脫後向西邊跑,又拉開一個橫幅,一邊跑一邊高喊:「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大法清白!……」我使勁地喊著,真想把師父和大法的冤屈全都喊出來,周圍好多人都呆呆地望著我,好像被我的聲音震住了。那時我覺得自己頂天立地如此地高大,我的聲音劃破天空衝向天宇,千萬年的等待為的就是今天這殊勝壯麗的一刻啊!警察猛跑過來又搶我的橫幅,揪我的頭髮,扭胳膊、擰手腕,折騰了好一會兒,才把我弄上車,當時廣場上的橫幅此起彼伏。上車後我和功友們把車窗打開,伸出頭拿著橫幅隨車飄揚,高喊:「法輪大法好!窒息邪惡!」

警察把我們押到了天安門公安分局,那裏的功友很多,都為我們齊聲鼓掌,我們也微笑著雙手合十,我們共同背誦《論語》、《洪吟》。一個多小時後,警察把我們塞上車強行押走,在車上我們共同高喊:「法輪大法是正法!……」車開到昌平看守所院內,一進屋那裏已關著很多大法弟子,我們一起背法,還把橫幅掛滿了屋子,有時警察進來想命令甚麼,我們就喊:「窒息邪惡!除盡邪惡!」大法弟子的正義之聲令他們膽寒。

因為大法弟子太多太擠,晚上一部份在冰冷的地板上坐著,另一部份站著,不時地互相換著,共同學習經文《在大湖區的講法》和明慧編輯部文章《除惡》,互相切磋整體提高。我們悟到:我們是來證實法、衛護法的,無論在哪裏都得起這個作用,不能縱容邪惡,只要我們正念一出,就能窒息邪惡!第二天剛放亮,警察要分散我們,我們手挽著手,要求無罪釋放。後來他們又調來很多武警,武警把我們強行拖上汽車,押到豐台看守所。因豐台看守所也放不下,又往各派出所分,我們10人被押到和義派出所。當天晚上挨個非法提審,一位北京信訪局的工作人員問我姓名地址。審訊幾次,他見我不說,又想用偽善套出,還激我說,你敢來北京上訪就應敢說出自己姓名住址。不管他用甚麼招兒都動不了我的心。我給他講:「修煉前我體弱多病,神經性頭痛、胃酸等病常年折磨我,經常去醫院看病,吃藥也不頂事。修煉後全身的病消失了,精力充沛,一天幹多少活都不覺得累,學法一個月就去掉了打麻將、抽煙、喝酒的毛病。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事處處考慮別人、與人為善、淡泊名利,工作兢兢業業。一次財務科多給了我500元現金,我原數退回,他們很感激,並說在當今社會上像你這樣的好人不多了,我說在大法修煉者中這是最普遍的。我努力修心向善做好人,多次被廠裏評為先進工作者。是大法救了我,是大法使我成為一個道德高尚的人。我只是向世人說句心裏話,並沒錯,應無罪釋放我們。」他和我談了兩個多小時,後來他沒說甚麼走了。

元月2號上午和義派出所的警察用各種方法哄騙了一上午,說甚麼你只要說出姓名馬上就放你回去,我親自送你到火車站坐車。我始終保持正念不說,他又把我鎖在了鐵籠子裏。元月3號下午,所長親自審我,他見我不說,他就用電腦、聽口音等各種手段辨別我是甚麼地方的人,我善勸他:「如果我說出就會株連地方官員,你們這樣逼我是不對的,我配合你們等於是在幹壞事,我不會說的。」晚上4 個警察氣急敗壞地強行給我戴上手銬,像猛獸一樣對我拳打腳踢,並揪住我的頭髮往牆上撞。被抓後,我們一直集體絕食絕水,那時已三天了,他們又強行給我灌食、灌水,邊打還邊問說不說,我說我死也不會說的,你們這樣迫害大法修煉者是在做大壞事、造大罪,將來是償還不清的。他們不但不聽,又一起上來把我打倒在地,其中一個警察踩我的雙腳、大腿,狠踢我的頭。我堅定正念,在心裏背:「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無存》)「窒息邪惡!」他們折騰了兩個來小時,我仍然不吃不喝不說姓名,另一個警察說:「何苦呢?喝點水、吃點東西,說出地址姓名把你送回去,家中有老人小孩,何必在這兒受罪。」我說:「我叫大法弟子,要求無罪釋放。」警察氣急敗壞地說:「把他的皮夾克毛衣脫掉!」他們就把我弄到外邊汽車庫門口,給我開始從脖子往身上澆水,當時北京的氣溫在零下十幾度,兩盆刺骨的涼水澆完,我也沒有感到冷。又到屋裏用手銬打我的臉、手背,用鐵錘打我的前胸、腿、肩,我堅定正念,在心裏一直背師父的法:「堅修大法心不動,提高層次是根本,考驗面前見真性,功成圓滿佛道神。」身體並沒有承受不了的感覺,可是那些警察卻累得氣喘噓噓的,輪番幾次,大約到深夜12點以後,他們使出了各種招術,又是欺騙,又是恐嚇:「你不說就這樣對待你!再不說就打死你!我是警察學校的高才生……」看我實在不說,他們又裝出一副偽善的樣子說:「你可能是公務員,年歲也不小了,說了姓名,我親自送你上火車,何必在這裏受罪。」軟硬兼施了一陣子,我不聽他們那一套,就在心裏背法。已經折騰了幾個小時了,他們全精疲力盡了。大約到深夜1點以後,他們都灰溜溜地走了。

當時我馬上發出一念:我不能倒下,我要出去講真象,不能聽從邪惡的擺布。我忍著疼痛,穿上濕透的衣服,堂堂正正地走出了派出所。在寒冷的冬天,我的衣服已凍成冰棍。我心裏背著「難忍能忍,難行能行。」,不由得想起「操盡人間事」的師父,淚水模糊了我的視線。師父為芸芸眾生幾乎耗盡了一切,我吃這點苦算得了甚麼呢?我是師父的弟子,我曾有過神聖的誓約,我會做好的。這時一轉彎前面竟出現了三盆火,我真正地感受到了師父的洪大慈悲,大法的威力真實地顯現在我的面前。我把衣服烤乾,已經是早晨5點多了,在前面出現了一輛出租車,我上了車,又回到了正法護法的洪流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