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廣場護法傳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三日】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一日,我來到了天安門廣場,親眼目睹了天安門廣場的警察是如何殘暴的對待大法弟子。廣場那便衣密密麻麻,警車來回穿梭,路口、過道都有人把守。許多同修千里迢迢剛到廣場就被抓走,我覺的很可惜,並發誓要和同修們一道護法,證實大法的威德。

於是我當天回到住處,買了一段紅綢子,加工成一面旗幟,印上「法輪大法,金剛不破,永世長存」幾個金黃色醒目的大字,同時又做了一副掛在身上的綬帶,上寫「法輪常轉,佛法無邊」。一切準備就緒後,當天晚上我就向房東及鄰居講法輪功真相,揭露「人權惡棍」江××及其幫兇的暴行,並拿出旗幟向他們宣布:「明天我要讓這面旗幟在天安門廣場飄揚。」

他們一聽嚇呆了,非常為我擔心,並勸我別這樣做。我說:「不要怕,我就是為證實法而來的,邪魔看到我的決心不惜生命證實法,它們會嚇破膽,趕快給我讓路的,我要轟轟烈烈證實法,平平安安回家。」這番話又把他們說笑了,我想起了師父的話:「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七月二十二日,這個大法遭到江××政治流氓集團誹謗和迫害的日子,我帶上了旗幟和綬帶,拿著一根竹竿來到廣場。這天,天安門廣場更加恐怖,四輛大軍車載滿了士兵停在紀念堂旁邊,各省來抓學員的大客車也停在廣場旁,巡邏的警察五個一排,每排間距十米左右,像梳子一樣在廣場中心梳來梳去,警車在廣場橫衝直撞。

我看到這種情況,想了想,就來到天安門東側的公交車站,迅速上了一輛有空位的公交車,車一開動我就將旗幟迅速穿在竹竿上,把綬帶披在身上。一進廣場(我知道所有車輛進入廣場都不准停車),我雙手舉著大旗伸出窗外,醒目的大旗迎風飄展,嘩啦啦飄過了整個廣場,不知多少目光都被大旗吸引過來,我心曠神怡。只見警察亂作一團,跟在公交車後面拼命追趕。車過了廣場停下了,車上所有的乘客都愣愣的看著我。我從容的將旗幟收進包裏,下了車。

走了不遠,幾個警察氣喘吁吁的追了上來,問:「你是幹甚麼的?」

我冷靜的回答:「我是來北京證實大法的。」

他們說:「你的證件?」

我從包裏拿出旗子展開說:「這就是我的證件。」

一個警察說:「你這個新花樣還沒見過,全國是獨一無二的。」

他們把我帶到天安門廣場旁邊的一個崗亭,那裏有一大群警察。我一到他們就給我照像,並要我拿著旗子照了一張全身照。後來他們把旗子搶去,你傳來他傳去研究了半天。

有一個警察問:「你叫甚麼名字?」

我說:「我是學大法的,就叫我大法弟子吧。」

「那你是哪裏人?」

「我是法輪功的人。」

他們問不出甚麼,相互使一個眼色,一個便衣走過來,突然揮拳打來,我一側身,他一拳重重的打在我身後的警車上,疼的直甩手。我立即高聲呵斥:「警察為甚麼打人?!」這時很多遊人止步觀望,那便衣就不敢打了。我對他說:「你會打人,我也會,可我不打人,而你們卻好壞不分,正邪不識,給壞人當打手,值得嗎?這是人民警察的行為嗎?!」他們無言以對,束手無策。這時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他們就又把我帶到金水橋旁的一輛警車上,車內已有幾個女同修,就我一個男的。

一個警察跟車上的警察交待了我的情況,那警察立即用對講機向他的上級彙報。只聽對講機裏講,「把他帶過來。」看樣子他們把我當成重點了。不一會兒,開過來一輛警車,車門對車門停下,他們叫我們上那輛車,這時我發出一念:「我是來證實法的,不是來被拘留的,決不配合邪惡,我要回去,同修們還等著我呢。」三個警察把守車門,幾個女同修上了那輛車,我下車一轉身,從一個警察面前走過去,我看那警察瞪眼看著我,好像被定住了,也不吱聲。我迅速隨著人流進了天安門門洞,在裏面轉了一圈,喝了點水,買了一頂旅遊帽戴上,出來一看,那警車已經走了。我就又在天安門前轉了約兩個小時,心情非常舒暢。

回到住處,我向房東和鄰居講了我證實法的故事,他們都替我高興。

回到家鄉,正好收到師父的經文〈理性〉和〈去掉最後的執著〉。我在法理上又明白了很多,更知道了現在分分秒秒都是慈悲的師父延長的,給弟子、給世人機會,我們要更加珍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