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使我衝出邪惡的轉化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六月一日】五月初的一天清晨,我正在煉功,傳來了敲門聲,我一看是母親帶著兄弟和妹妹來了。看到是家裏人我就放鬆了警惕。到八點鐘,他們開始跟我談我煉功的問題,我還是堅持我的觀點,絕不轉化,這時他們開始露出人的惡的一面,說你不去不行,我們已經把人都叫來了。我馬上穿上衣服拿上包要走,發現街道辦事處的人已經進門了。

這時我非常氣憤不冷靜,只想堅決不能去,寧可去死也不轉化。看到這種情況他們開始動惡的,兩三個人把我架起來,往樓下抬。我想死也不能去,同時想起一份材料上介紹的情況,一位同修在警察到家來要把人帶走時,這位同修向四鄰大聲呼救,最後警察灰溜溜的跑了。我就開始大聲呼救,「救人、救命!我煉功沒有錯!你們不能這樣對待我,這樣對待我是違法的!」同時拼命掙扎,但最後還是被裝進了車裏。在車裏我隨時準備跳車,可是他們怕我跑,在車上死死的抱著我,以至於我的兩個手腕都被攥出了大青包。到了地點他們讓我下車,這時我有點冷靜了:不能配合邪惡。讓我下車我不下,讓我穿鞋我不穿(因抬我的時候鞋襪都被拽掉了),我就是讓大家看一看你們是怎樣對待我的。這時他們打電話叫來四個小伙子,一人一條胳膊一條腿,把我抬進了轉化班。

我開始冷靜下來,思考怎樣過這一關,同時開始想師父的新經文。

第一關他們來了幾個被轉化的人,說是甚麼幫教,要談一談。我想談就談,我有師父,我有法,不怕你們。一開始這些邪惡生命總是以假善的面孔問你甚麼時候得法,去過哪裏證實法,逗你跟它們談。開始的時候,我想師父讓我們「向做轉化工作的人揭露邪惡、講清真相」(《精進要旨(二)》〈建議〉)。可過了一會兒我一看不對勁,這些被轉化的人它們只想騙你與他們交談,並不是真心聽你講,是想在你講的過程中,看你哪裏有漏,它們好下手。那麼既然這樣,師父說,「你自己不要未來,那我就放棄你。」(《精進要旨(二)》〈建議〉)我就不說話了,不給邪惡生命機會。

一開始當邪惡生命攻擊大法、大談邪悟時,我不想聽,就堵耳朵,但它們說的話還是往裏灌。後來我想起師父的話,「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同時想起看過的明慧網上的文章,有的同修用自己的正念除惡的故事。我就想,用我的正念,讓各個空間的護法神,除掉另外空間控制它們的邪惡,把邪惡炸乾淨,同時背〈正大穹〉。

正念一出,我發現它們所說的東西對我就不起作用了,法在我身上開始起作用。只要它們一說,我就發正念,不斷用正念炸掉、鏟除一切控制它們的邪惡,反覆這樣做。它們看對我沒用,就找話跟我說。

這時我想起師父說的「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理解的就是,你讓我幹甚麼我都不聽,只要是你讓我做的,我都不做,因為那是邪惡讓我做的。讓我講話我不講,讓吃飯不吃,讓喝水不喝,讓站著我就坐著,隨時提出我要休息了,你們沒有權力這樣對待我。就這樣不配合它們的每一樣要求。如它們讓我讀一段法(邪惡會讓你同它們一起讀經文,然後再大談邪悟),我不讀,但我拿過來看,看完就說我要休息了,不聽它們那一套。邪惡生命讓我寫認識,我堅決不寫。邪惡生命說那你就寫「堅修大法心不動」吧。我想是你的要求我一律不配合,我堅修大法的心師父看的到。

這時它們說我不配修大法,有怕心,還不如常人做的好,等等。當時我就想,你們是邪惡,你們越說我不好,越說明我做對了;讓你們說好,肯定就是錯了。就這樣從白天一直到深夜三點半,七、八個小時下來,我一點不配合它們,把它們氣的夠嗆,直拍桌子,說從來沒見過我這樣的。它們拿我沒辦法,也累的夠嗆,只能讓我回去休息。

這時天已快亮了,回去後躺在床上我就開始想下一步怎麼做。一天不吃、不喝,邪惡之徒也非常害怕。但長期這樣下去,它們也不會放你,不轉化堅決不放,再不轉化就送勞教所。它們採用的方法就是長時間不讓休息,想這樣把你拖垮。它們還胡說甚麼進轉化班是師父安排的。師父說過邪惡的安排師父是根本就不承認的,我為甚麼要承認呢?不被它們帶動,不消極承受,為甚麼不想辦法跑出去呢?這一念一發出,渾身就一震。我明白了這是師父在鼓勵我,這樣做對。

怎麼跑出去呢?沒有鞋,沒有衣服,沒有錢,也不知被關在甚麼地方。這些問題都要解決。我想用自己的智慧,圓容一下法。當決心與正念一出時,師父把一切都給我做了安排。

第二天我就開始吃飯,而且利用一切機會觀察怎樣才能順利跑出來。邪惡之徒一看我吃飯了,非常高興,以為我開始轉變了。同時我向看管我的人提出,我沒有換洗衣服,沒有鞋,沒有衛生用品,讓家人給我送些錢來。

第一天被送進去時,我就發現牆上有一扇窗戶,當時就有一念,可以從窗戶跑。但是不知道窗外的路通向哪裏,往哪個方向跑。這時有人主動跟我聊,告訴我門外的路是通向哪裏的,這是甚麼地方等等。我心裏明白是師父在鋪平我的路,在給我解決我的一切問題。

當邪惡生命們圍著我談它們的邪悟時,我仍舊發正念炸掉控制它們的邪惡,這樣我慢慢感覺自己好像在一個罩子裏,它們說的對我根本不起作用,別人看起來我好像聽的挺專心,實際我甚麼都沒聽見。我自己一遍遍的想跑出去的每一個步驟。

下午錢和鞋的問題也解決了,家人給送來了錢、物。走出來還有一大問題,因住的房子是飯店,開門的時候鎖的聲音很大,房間裏的人聽的到,我想了很多辦法也沒解決,心裏想算了,跑的時候再說吧。

看到我有所變化,邪惡之徒放鬆了對我的看管。到了晚上,在同一個房間裏陪住的人也放下心睡覺了。我穿著衣服躺在床上(頭一天晚上我就告訴陪住的人,我一直是穿著衣服睡覺),想著如何出去,出去後怎樣去找同修。半夜時突然有工作人員敲門,問我們房間打電話要東西了嗎。我說沒有,關上了門,藉這個機會,我沒有上鎖。當時我心裏非常非常明白,是師父用這個辦法,給我打開了門上的鎖,為我排除了最後的障礙。我想,師父已經給我準備好了一切,就看自己的路怎樣走了。

我躺在床上,心想我一定要衝出去,一定要成功,也一定能成功。請師父給我力量,請各個空間的護法神助我一臂之力,用我的神通定住房間裏陪住的和門外二十四小時值勤的,讓所有的人都不能出來追我,絕對追不上我。我感到自己的力量越來越大,師父不斷的在給我加持。當想好這一切時,我一起身,忽然陪住的人翻了個身,原來朝裏睡,這時轉向了我。我趕緊趴下,轉念又一想,不對,我為甚麼要怕呢?不怕她。我起來在房間裏轉了兩圈,看她沒有反應,打開門,平時總是直挺挺的站在外面的值勤,這時卻正彎腰寫甚麼東西,也沒發現我,我一閃身躲進窗簾,迅速爬上窗戶跳到外面。一切都像我想的一樣,沒有發生一點問題。我就這樣坐上了出租車,跑出了邪惡勢力的控制。

這件事情使我真正體會到了當你真心溶在法中的時候,當真心發正念的時候,我們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強大威力的。同時我還想告訴大家,這一難本來是可以避免的。兩週前,街道辦事處的人到單位找我強迫我參加非法的轉化班時,我因早有準備就跑了出來,在同修家呆了十天。十天後我給家裏人送真相材料時,就在家裏住了下來。被抓前兩天,有的同修已提醒我應該從家裏出來,但我放不下親情,覺的家裏人不會出賣我,同時怕離開家吃苦,不願吃苦。就是因為有放不下的執著,才被邪惡勢力鑽了空子。師父說,「心裏越怕,邪惡越專找這樣的學員下手」(《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通過這件事,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我要放下執著,去掉它,更好的溶於正法的進程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