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縣不法警察對我的野蠻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12日】2001年1月11日承德縣公安局國保大隊3名便衣警察以買煤為藉口把我從家中騙走,將我非法關押了三個月。邪惡之徒為了追查大法真相資料的來源,採用各種野蠻的手段對我侮辱拷打。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在嚴峻的考驗面前我以對大法的堅定信念闖過了一關又一關。我要用自己的生命與巨大的精神和肉體承受喚醒世人,讓邪惡之徒的犯罪行為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

  那天警察把我帶到看守所讓我辨認幾名大法弟子,我說不認識,他們就把我帶回公安局,在我身上搜出15份大法資料後,立即上來幾名警察一擁而上,不由分說劈頭蓋臉拳打腳踢,嘴裏不斷地噴著髒話,邊打邊問資料是從哪裏來的,野蠻的毒打使我遍體鱗傷,直到幾名警察累得精疲力盡也沒問出結果,就罵罵咧咧地把我送進看守所,咬牙切齒地向值班的陳所長交代:他是法輪功,好好收拾收拾。我被關進了8號監室,徐所長站在窗口對犯人說:這個法輪功骨頭還挺硬,不要手軟,好好幫助幫助他。當即過來兩個犯人把我的衣服強行脫光說到廁所洗個澡,後那個犯人突然舉起木棍狠命地砸了我一下,我立即暈迷過去,他們把我弄醒後,強迫我站在廁所裏抬起頭數數,另一個犯人用臉盆一盆接一盆地從我的頭上往下澆涼水,寒冬臘月,刺骨的涼水澆下來,我咬緊牙關一聲不吭,大約澆了四十多盆,用木棍打我的那個犯人說別澆了,聽說法輪功都是好人,我還真佩服他們法輪功。那個徐所長又連續幾次指使犯人說:「收拾收拾他。」可是常人心中的邪惡已經被我消滅了,犯人沒有繼續折磨我,修煉者的善和對大法堅定的信念真的能融化一切,邪惡號裏這一關我闖過來了。犯人還提議叫我給他們背論語和洪吟,讓我講煉法輪功的體會,煉一遍功法,這些都是我願做的。犯人主動和我交談,一起背洪吟,還表示出去後一定找本《轉法輪》,也修大法。

邪惡的警察為了達到目的,妄圖從我身上打破缺口,連續五次突擊審訊,我想我寧死不能把資料來源說出來,更不能牽連別的學員。兩名國保大隊幹警完全失去了人性,在威脅誘騙沒有任何收穫的情況下,氣急敗壞地採取最下流的流氓手段。每次提審,先扒掉我的衣服,強制我趴在桌子上,兩人瘋一樣地掄起橡皮棍照我的後背,屁股狠命地毒打,直到他們打累了,獸性般地叫喊著「我就不信靠不過你」,手裏的電棍火苗滋滋地響著在我面前晃來晃去,在我的後背捅來捅去,在前胸、腋窩擰來擰去。是的,一個修煉者所經歷的考驗是常人難以忍受的。我咬著牙就是不開口,甚麼念頭也沒有,只是一遍遍地默誦師父的洪吟,奇蹟出現了,他們怎麼用電棍施威,我都不覺得疼,他們又在地上潑上涼水,讓我光腳站在水裏,兩個警察用電棍往我腳上電,那時我沒有想自己,只有一個念頭,我是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給大法抹黑,不能給師父丟臉,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勢力一定是害怕的,有師父,有大法,邪惡勢力並不可怕。暴徒們開始讓我踩在冰冷的水裏,渾身凍得打顫,電棍擊打痛徹骨髓,不一會兒渾身巨痛減輕了,電流打在水裏,水也熱呼呼的,全身升騰起一股暖流反倒有些舒適的感覺。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在保護著我。瞬間,我真正感受到只要你對大法有一顆堅定的心,那真是另番景象,像師父所說的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界。邪惡之徒累得氣喘噓噓,狼狽不堪,電棍沒電了,他們四處充電,可怎麼充都充不上。他們招術使完了,對我無可奈何,他們最後讓我罵師父。這永遠做不到,他們就跳起來打我的耳光,踢我的小腹。

他們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這是一筆永遠償還不盡的罪惡之債,在此警告邪惡的幫兇,天理昭彰報應不爽,破壞大法天理不容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