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0日成都北京承德煙台消息

——此次北京人代會的荒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成都】成都法輪大法學員,五十一中數學教師鐘述蓉於三月一日進京上訪,被成都市成華公安分局拘留十五天。面對成華區政法委書記郝武元的暴怒威脅和恐嚇以及警方連續幾十小時的折磨式訊問,鐘述蓉毫不動搖地堅信法輪大法,並且以自己的親身體會向人們宣傳法輪大法的真相。許多人都被深深地打動,更加認識到政府的無理鎮壓終究是竹籃打水。另外,又有十六名成華區遠郊的法輪大法學員為了抗議成華區政法委書記郝武元的猖狂污衊,動身前往北京上訪。



【北京】近來北京的緊張程度逐步升級。原先一人在外煉功的學員,派出所一般對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現在也被拘留15天。有學員在前往人大會堂前人民來訪接待處的途中即被本區分局的警察逮捕、拘禁。當時學員們只是正常行走在人行道、地下通道中,圍上來幾個便衣便將學員們帶走了。身上帶有大法橫幅的學員被單獨關押、另行處理。如此召開人民代表大會不知作何解釋。

【北京】3月5日天安門廣場速記 今天正值九屆三次全國人大召開第一天,天安門廣場四週戒備森嚴,沿街及路口都有警察。便衣和警車。長安街上及廣場周圍,每隔不遠就看見三三倆倆的警察及便衣盤問行人:"你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包裏裝的是甚麼?……"

據我所知,今天上午會有許多北京及外地大法弟子來到人民大會堂上訪。他們很多人都懷揣著寫給人大代表的上訪信。也有的功友隨身帶著橫幅或法輪旗。

中午11點左右有一輛裝滿了大法弟子的警車駛進天安門地區分局,其中有兩個車上的女弟子在天安門前打開了一面紅底黃字的法輪大法橫幅。中午12點左右有一個女弟子背著一個1週歲左右的孩子來到天安門前,被警察盤問。剛欲打出一面紅色黃字的法輪旗,就被警察奪下,當時周圍有很多遊人。同時有幾位功友被盤問出來後集中到金水橋下,一會兒連同前面的母子都被帶上警車拉走了。還有一些未到天安門就被帶上了警車,據一位在場的功友估計僅他看到的至少有幾百位同修被抓。(以上僅為我個人一上午所見所聞,不能全面概括當天上午情況,見諒。)

因召開人民代表大會而如此對待信任政府和人民代表的和平善良百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北京】2000年3月6日下午5時許,有目擊者在人民大會堂正門前看到有一帶有「法輪大法好」條幅的氣球騰空而起。另據目擊者消息,在人民大會堂東南角,也看到懸掛有「法輪大法好」條幅的氣球升起後碰到路過的兩行人,該兩行人略看了一下氣球上的條幅即將氣球拋出,後氣球和條幅懸掛於樹上。


【承德】呼籲--自從政府取締法輪功已來,承德大法弟子已有7人被勞教3年,現被關押在石家莊與唐山兩地。今年2月27日又被抓去10多人。次日幾天中總共有50多人被抓。理由是防止兩會期間上訪。被抓學員都被給予刑事拘留,失去人身自由。在此呼籲國內外「法輪大法」弟子及善良的人們給予聲援。

河北省承德市法輪大法弟子 2000年3月


【大陸】大年除夕晚,曾有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關於法輪大法的一份絕密文件在湖北省荊門市鐘祥地區出了問題,以至驚動中央並派專人小組連夜來調查,至少有一位荊門市政府官員被帶往武漢洪山體育館審查,後來還是被放回來了。


【山東】2000年2月21日消息:我叫李玉娟,到北京第四次上訪時未報姓名被山東煙台派出所接去,絕食4天。在此期間,反背銬被警察輪流打、用鞋底打臉部和進行身體摧殘數小時後未報姓名,後被山東威海地區派出所接去在警車上打耳光,受男警察污辱後又被膠州地區派出所接去詢問,遣送往北京,在送往拘留所途中被趕下車。

2000年2月5日零時,石家莊市約300多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被抓100多人,公安為了查找所謂組織者,對很多學員大打出手,動用酷刑。我們聽到一些情況如下:

△吳某:男50多歲,因煉功時帶錄音機而被毒打。

△張某:女60多歲,東崗頭人因懷疑是組織者,從家中抓走並毒打。

△申某:男30多歲,鐵路工作在絕食七天情況下被河東派出所4名警察一起毒打,動用老虎凳、開飛機、煙熏等酷刑,該學員未說一字。

△打人最多的是裕東派出所,被打學員有60多歲老太太,如談固小區鄭某,金馬小區范某,建昭小區龐某,還有20多歲的女孩子如劉某、張某、路某、18歲的王某、還讓她們隻身穿單衣,在-5℃室外光腳站在冰上。

△建明小區吳某,男50多歲,警察用木棒全身亂打,並打了幾十個耳光。

△趙某,男30多歲,躍進路派出所警察把其銬在摩托車上只穿褲頭,半夜在-5℃室外凍著並不斷往身上澆涼水。

△王某,60多歲,友誼大街派出所察警向其小腿部位猛踢幾十腳揚言要將其腿踢斷。

△金馬小區蓋某,男40多歲,被從家中抓走,警察用木棒猛擊頭部邊打邊說要把他打成腦震盪。

在學員指出打人違法時,許多警察揚言,你們告到哪裏我都不怕我有紅頭文件,上方寶劍。

以上只是部份情況,廣大法輪功學員,身心受到嚴重摧殘,目前很多人還在關押之中,情況不明,望有關人權組織詳查,及時制止這種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

△2000年2月20晚,劉某、張某北京返回裕東派出所後當天晚上申訊,由於張某不能按照他們的意願回答,張某24歲,女孩子,在大冬天裏被脫掉衣服,只穿秋衣被光著腳站在水裏,在水管子上接了很多盆水,撥在女孩子身上。雙手銬著還打了半小時左右。張某說,我想到了死,他們這種非人的迫害,可是我是大法弟子,他們很可憐(不懂法理)。

△劉某,25歲女孩子,和張某一樣,只穿秋衣褲,光著腳,銬著雙手,在外面凍著,有個警官用穿著皮鞋的腳,狠勁的往小女孩腿上踢著。兩隻腳凍得已經沒有只覺了,可是兩隻手凍的像要凍掉了一樣的鑽心的疼。她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今天死在這裏,也不能說一名不負責任的話。最大不過是個死吧?她默默的承受著,而心裏卻安然多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