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弟子張小傑及一歲多的女兒被東交民巷派出所綁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1日】北京大法弟子張小傑5月26日傍晚7點左右給原法輪功學員高亞萍打電話,約好兩人在高亞萍家附近寶鼎超市的街邊見面聊聊,沒想到張小傑前往赴約後她愛人再也沒看到她和小孩。張小傑打電話時,當時她愛人就在她身邊。高亞萍在電話中說希望跟張小傑談談。張小傑給高亞萍打電話時並不知道高亞萍已於幾天前被轉化,主動邪悟。張的丈夫後來得知是高亞萍住家所在地東交民巷派出所警察把張小傑非法拘留了。

更具體的緣由和經過有待進一步落實,目前令人費解的幾點是:1、張小傑愛人在事發的當晚,因張小傑約高亞萍後久沒音訊,就直接給高亞萍打去兩個電話,高亞萍同樣也希望張小傑愛人當晚去她家,她也希望與張小傑愛人"談談",但張小傑愛人沒去。2、張小傑愛人曾幾次打電話到東交民巷派出所,從法律的角度要求了解事情的具體緣由和詳細經過,值班的警察都推諉說不知道,或讓他問後面值班的警察。3、張小傑的愛人第二天打電話向高亞萍的女兒詢問事情經過,其女有意找說話的空隙告訴張小傑的愛人,說甚麼「那裏(指辦非法轉化班的地方)非常好!」「只有大法學員,沒有警察……」然而據了解,美凰賓館裏實際有好幾個保安和警察把守著。

目前張小傑的情況是:她抱著孩子被強迫送到東城的非法"轉化班"---北京的許多城區也同時先後在辦,這種轉化班是"封閉式的轉化班",每期15天,參加者基本上是被抓來的,不轉化者被隔離,不得與外界有任何的溝通和接觸,其實質就是進行"封閉式強迫洗腦"。轉化的方式是,先讓一些已轉化的敗類對受害人不停地進行圍攻,如不轉化再採取不讓睡覺的方式進行折磨等等。一期班不轉化就逼迫再參加。

張小傑的孩子目前的狀況是,小孩一直很害怕,在裏面只緊跟她媽媽,然而儘管這樣,邪惡之徒竟說小孩在裏面「很好「!

張小傑,東北師大音樂系畢業,後到北京一中任音樂教師,她為人勤懇,真誠待人,獲得眾多同事的認同,是受學生們喜歡的好老師,是一中學生民樂隊的組織老師。2000年被調離了老師的崗位,當了圖書管理員,縱使這樣,她仍然認真對待新的工作。今年春節,轄片安定門派出所僅因她不肯寫「保證」,數個惡警在一中師生眾目睽睽之下,將張小傑從單位強行拉上車的後備箱內,一個惡警坐在她的身上後強行開車拉走,而後以所謂的學習班的名義對她非法變相拘留十幾天直到春節過後。許多當時在場的教師事後說:"我們都看見了,他們的確是那麼幹的!"。張小傑愛人所在單位的有關領導因為他們堅持自己的信仰一直扣留他們應得的住房,致使他們一年多來帶著幼小的孩子一直在外飄泊。今年4月,她愛人單位有關領導夥同公安,企圖以誘騙的方式強迫送他去非法轉化班,致使她愛人被迫出走,由於有春節遭迫害的事實在前(春節當時,前一天她愛人剛剛從拘留所被釋放),張小傑為避免被繼續迫害,被迫與她愛人一起出走而流離失所。

另得知與張小傑一起被非法關押在轉化班的還有其他的大法學員,其中大法弟子楊小晶被建國門派出所於半個多月前從家中強迫拉走,進行轉化,從剛結束的轉化班又轉來了這個東城的轉化班。楊小晶現正以絕食進行抗議。這樣的"轉化班"和這樣的轉化,只要頭腦稍能明白一點的人不難想像,被強迫者,如要堅持自己的信仰,要面對的是甚麼樣的精神折磨。

希望善良的人們和人權組織對中國國內這種極其野蠻的法西斯"轉化班"給予關注!

張小傑事件直接責任者:北京東交民巷派出所和有關責任人

非法學習班所在地:北京米市大街內務部街26號美凰賓館,服務台電話:65220383;或撥65250872(總機)轉"轉化班"有關管理者。
北京東城政法委書記:蘇廣交電話:65242288呼19108

註﹕張小傑的愛人曾於昨天上午8點多給65250872打電話,請轉"轉化班"有關人員,先是保安接,張小傑的愛人說明自己是張小傑愛人的身份,提出要與張小傑通電話,於是保安叫來了一個自稱是賓館工作人員的中年女性,她承認自己是負責轉化班的。從問話和答話明顯可以知道是公安。張小傑的愛人提出要與張小傑通電話,她陰冷地說"不行""因為這是封閉式轉化班"。問其如不轉化呢,她說"不轉化就再參加,再不轉化再參加,再不轉化,我們有的是辦法」。"轉化班"的流氓無賴從她的說辭中暴露無遺。

(大陸弟子2001年5月31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