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的真實經歷

——揭露農業部、公安機關對大法與學員的迫害兼寫給善良的人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月6日】 我叫張心欣(化名),幾年前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到農業部信息中心。1995年,在我上大學4年級時,喜得大法。《轉法輪》一書系統地闡述了人生的真正目的,修煉的原理,揭示了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並指出:「作為一個人,能夠順應宇宙真、善、忍這個特性,那才是個好人;背離這個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壞人。……作為一個修煉者,同化於這個特性,你就是一個得道者,……」(《轉法輪》第14頁)。大法喚醒了我沉睡的本性,把我從隨波逐流、道德急速下滑的險境解救出來,使我向善的願望得以實現。通過5年親身修煉的實踐,證實了法輪大法是宇宙的真理,超常的科學,是福益身心、福益社會的高德大法。在日常生活中,我堅持以法為師,事事處處以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單位有一項給正式職工買的醫療保險,我由於修煉後病都好了(包括白癜風、關節炎等),覺得可以為單位節省一些開支,就主動提出不上該保險。1999年2月,我被公司評為「愛崗敬業」先進工作者。

正當我如飲甘泉般在大法中修煉之時,1999年4﹒25以後,風雲突變,宇宙中的邪惡勢力對大法和李老師進行惡毒地造謠、誹謗、污衊,不惜一切手段地對大法與大法弟子進行迫害。起初,我多次給有關部門寫信,寄書面材料澄清事實,但沒有任何結果。後來,我就直接找有關部門上訪,要求:(1)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2)立即停止惡毒的造謠與迫害,釋放所有無罪被抓的大法弟子;(3)給修煉者一個公正合法的修煉環境;(4)公開出版大法書籍;(5)和平對話,解決危機。但是屢遭非法關押,情況如下:

1999年7月21日──22日去國務院信訪辦上訪,被粗暴抓上公共汽車,關在北京豐台、石景山體育館及府右街派出所。

1999年9月農業部信息中心以集中寫認識為藉口,將我們送到朝陽區金盞鄉某招待所與外界隔絕兩天。

1999年10月28日去人大常委會信訪部門,遭驅逐。路經天安門廣場時,被110警車上的公安盤問是否是煉法輪功的,後被抓,在朝陽分局看守所行政拘留兩天。麥子店派出所3名民警沒出示搜查證就到我宿舍非法抄家,且在沒有開具清單的情況下就拿走煉功帶、經文等大法資料。回來後,五天婚假被單位取消。

1999年12月2日──3日因我保留公民參加公審旁聽的權利,被朝陽區麥子店派出所民警楊德誠從單位直接帶回派出所,被關24小時。

1999年12月26日去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參加旁聽,在法院附近被公安和便衣誘騙到西門後強行拽上公共汽車抓走,被朝陽分局看守所刑事拘留7天,期間被打、體罰。

2000年2月4日大法蒙冤,師父受辱,信訪辦無人接待,於是去天安門廣場表達心聲。帶著一條「和平解決法輪功問題」的橫幅,還未展開,就被從四面八方飛奔而來的便衣打手踢倒、猛打,此時,我高喊:「法輪大法是正法!」之後,我被他們向空中拋起,左臂摔傷,不能抬起,站立不穩。便衣上來圍住我,將我拖到110警車地板。車上的功友見狀把我從地上托起。在朝陽分局拘留所裏,為了讓上級領導儘快了解和解決問題,我絕食10天請願。其間2次被粗暴灌食,很多管教和犯人把我踩在地上,灌的都是極濃的鹽水。之後,我連續嘔吐,全身虛弱無力,日常起居都靠功友幫助。帶了3天背銬,還有幾天被牢頭體罰,坐在地上不讓睡覺。據說,看守所的馬大夫曾點名找我父母:「下次再進來,就讓她死在裏邊!」我出來那天十分瘦弱,走路打晃;可是回家的第二天就恢復了體力。

在我被關押20天以後,2月24日,單位要我父母簽字作保後方去拘留所接我。回來後又強行讓我父母把我領回老家,看管起來。我父母怕看不住我,無奈就把我送進輕微精神病院。我說我有人身自由,不該住在這兒,但沒有人理睬。在精神病院,他們像對待嚴重病人一樣將我捆在床上,灌藥、輸液。一次,插胃管灌食,從中午一直到下午,我不停地嘔吐,直到吐出黃色的膽汁,他們才把管拔出。期間,還多次扎電針逼我吃藥。有時他們問我恨不恨他們,我說不恨,我就是希望你們能客觀地了解法輪大法,為自己將來生命的永遠好好地想一想,不要錯過這樣的機緣,那是真正地對自己負責任啊!她們說就寫個保證,先出去再說。我就給她們弘法。後來有位學員知道了我的情況,就向新任的院長反映,之後,情況有所改善。7月份,我們全家都告別了那段痛苦的經歷。

2000年10月1日,我因散發真相資料被抓,和平街派出所幾名民警沒出示搜查證就到我宿舍非法抄家,之後被朝陽分局看守所刑事拘留9天,絕食3天。被判取保候審,我拒絕簽字。

2000年8月初,我回到公司,公司總經理說要先簽個關於「不煉功」的協議才能安排工作。而事實上,至今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規定公民不准煉法輪大法。任何人,包括江澤民都沒有凌駕於法律之上的特權,江澤民說「法輪大法是×教」是非法的。從實際效果來看,修煉者遇到矛盾向內找,每遇到問題首先想到的是這件事對別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法輪大法是對人負責、對社會負責的高德大法。我堅修大法,拒絕簽字,繼續待崗。10月份,信息中心把我的宿舍收回了。

10月11日,我和母親被叫到單位,因我堅持修煉並保留上訪的權利(禁止上訪的規定,剝奪了公民的批評建議的權利和提出申訴控告等權利,違反了《憲法》第四十一條的規定),也未保證所謂的「不串聯」(禁止「串聯」等規定限制人身自由,違反了《憲法》第三十七條的規定),當天去團河勞教所探視家屬也被取消了。我被送往密雲,後來又轉到金盞鄉,順義等地強行管制。我母親也一同被送去那裏。由於我母親身體不好,後來實在難以支撐,才得到信息中心的批准,回家看病去了。因未能及時醫治,病情加重。信息中心本想讓我母親再次領我回去,把我關起來,某處長還建議我母親買個防盜門,並許諾中心給報銷,但我母親沒有同意。

11月14日,信息中心準備把我送到團河勞教所進行轉化,說再不轉化就留下勞教。我知道那裏是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惡的場所之一。我想我不能聽任邪魔的肆意妄為,不能聽他們的擺布,我就找了個機會在路上攔了一輛車,逃脫了魔爪。

※ ※ ※

目前,這些最邪惡、最惡毒、最流氓的迫害還在繼續,大法弟子還在前赴後繼地用鮮血和生命維護大法的莊嚴,向世人講清真相,喚醒世人的善念。

多麼可喜啊──有這麼多的大法弟子在無所畏懼地用鮮血和生命等待一顆顆面對邪惡麻木了的心,真心告訴你法輪大法是宇宙的真理,告訴你珍惜這千載難逢、萬載難逢的佛法修煉機緣!

多麼可悲啊──在這場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的邪惡迫害中,農業部卻充當了中央國家機關系統的「急先鋒」!現在他們還在指使那些所謂的轉化者去動搖其他學員,更加惡毒地進行破壞。趕快警醒吧!不要再助紂為虐,為虎作倀,把自己的生命置於萬劫不復的境地!「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是不變不破的真理。為了你,也為了你周圍的人,請你們三思而後行,不要為了一己之私和眼前的區區小利而毀掉了自己生命的永遠!

多麼令人牽掛啊──還有那麼多善良的人被惡毒的謠言與欺世的謊言所矇蔽,辨不出真偽,分不清正邪,甚至理智不清地對大法和大法弟子進行攻擊!

雖然我已經流離失所,但能證實大法,助師而行,並能讓世人從中覺醒,這是我的幸福和幸運,也是一件最神聖和莊嚴的事情!

善良的人們啊,用你們的正義與良知做出正確的選擇吧!因為這是關係到一個生命的未來的至關重要的一步,在這法正人間的特殊歷史時期,「眾生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慈悲眾生。」「人自己的一念也會定下自己的未來。」我們用生命等待你的覺醒,歷史會報答你的正直與善念!

(2001年1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