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幾起發生在石家莊的非法勞教事件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8月19日】
讓真象大白,給邪惡曝光
──記幾起發生在石家莊的非法勞教事件

由於極端自私和極度虛弱的陰暗心理被邪惡所左右,中央和政府中少數掌權者要鎮壓法輪功。因為打擊的是「真、善、忍」,所以他們使用的武器必然是栽贓陷害和謊言欺騙,所以才要極盡一切手段封堵事實真象,動用從皮鞋警棍到鐵窗牢獄等一切可以動用的國家暴力機器,用滅絕人性的黑色恐怖堵老百姓的嘴,同時開動他們一手控制的宣傳機器大肆散布謊言毒霧。在去年剛開始鎮壓時,還高喊要高壓「轉化」;今年以來,看到鎮壓反而促成了法輪功在全世界的飛速洪傳,看到真象越來越從謠言謾罵的迷霧中凸現。只要世界上還有獨立思考的人,他們的用心和伎倆便瞞不了人,即使一時曾愚迷而盲從的人們也越來越醒悟。在這種情況下,出於對真相的極度懼怕,用恐怖和暴力手段「堵嘴」便成為其負隅頑抗的最後一招兒。而「堵嘴」的手法仍然是更加瘋狂地辱罵恫嚇加警棍監牢。目前,他們的警棍已打死42條善良無辜的人命,其中包括我省寧晉縣大楊莊的農民王興田,一個七里八鄉、有口皆碑的老實好人。今年3月25日家人見到屍體時,發現周身都是電警棍暴打留下的傷痕,多處是窟窿,最為明顯的是後腦勺上的一個大洞。監牢之中則到處關著敢於走出來說自己心裏話的大法弟子,甚至是被懷疑要走出來的人。

這裏我們要記述的是發生在石家莊的幾起非法勞教事件。所記述的大法弟子本來都是社會中普普通通的一員,有的是單位的業務骨幹,有的是善良的母親,有的是慈祥的奶奶和姥姥。他們都是我的這塊土地上的鄉親。就因為他們覺著看到報紙電視睜著眼睛撒謊,看到那麼多人被欺騙而不願意沉默,要憑著良心說一下自己知道的事實真象,就被蠻橫地抓捕勞教,不按任何法律條款,不講任何司法程序──

李改珍:女,今年54歲,新樂市人。春節前的臘月二十六下午,新樂市公安局不帶任何手續,闖進她家,然後將她帶到局裏不問青紅皂白先打一頓。幾個年輕力壯的幹警對這位五十多歲的老人打累了,又將老人背銬在院裏的一棵大樹上凍著,直到天黑才押到縣看守所。第二天晚上(2月2日)天氣特別冷,身穿棉大衣的幹警又來折磨老人。這次他們在院裏用雪堆起一個大雪堆,讓老人脫的只剩兩件內衣,一件上衣,一件褲頭,爬在雪堆上,身上再放些冰塊,然後正反兩面從頭到腳澆冷水。澆完之後,十幾個人輪流再打。一邊打,一邊用喪失人性的污言穢語辱罵老人。臉打腫了,嘴裏爛了,老人不斷口吐鮮血,但是堅強地忍受著。他們打人不算,還讓關在一起的其它大法弟子互相打,有人受刑不過開始打,一邊哭一邊打,就這樣在新樂看守所度過了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43天,每天吃著一碗玉米粥,兩碗菜湯,六個餿饅頭的伙食,到最後扣下老人1000多元伙食費送到石家莊勞教所第四大隊,說是因老人「非法聚會」,宣傳法輪功,判了三年勞教,……

劉彩華,女,原唐山鋼鐵公司機關幹部。她因十多年飽受各種疾病折磨。96年12月份又被醫院診斷出患了卵巢癌,9天之內做了2次腹腔大手術,對生活完全喪失了信心,決定停止一切治療,等待死亡降臨。97年8月經人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功,十幾天後身體出現奇蹟,周身疼痛終止,駝背也伸直了。同時心胸變寬,遇到矛盾找自己,寬以待人,和睦了多年僵化的夫妻關係。在父母病重和喪事處理期間,姐妹四個修煉人帶頭伺候,帶頭掏錢,使困擾多年的八個子女的大家庭的矛盾煙銷雲散。她在單位實行減負增效措施時,為緩解同事之間爭崗位的矛盾主動讓出了自己的中層管理人員崗位。在98年4月還救助一名貧困山區孤兒使之重返校園……,在這種情況下,在她從法輪大法中深深受益而又在惠及社會和他人的時候,發生了污衊和鎮壓法輪功的事變。面對謊言構陷,她能沉默嗎?於是99年4月25日她去中南海,7月20日又去北京中辦和國辦信訪局,結果被公安人員抓住押送回來,9月6日她又去北京,在天安門附近休息時被再次抓回,拘留15天,放出後又直接去了北京。因上次被抓是因為老實回答自己是修煉者,此次不正確回答警察提問。那個警察張口罵大法和師父,她心裏決不允許有人咒罵自己最最偉大的大法和師父,便善意相勸,結果再次被抓,送回後先被判一個月刑事拘留。期滿後,當地公安認為她這個情況是不可能不去上訪的,為了堵她的嘴,乾脆判其勞教三年。贊助那個山區貧困生學完最高學歷的願望因此而中斷。就像千千萬萬其他大法弟子一樣,只要謊言在繼續,指鹿為馬的鎮壓在繼續,她不會停住說明真象喚醒世人的嘴的。現在她被關押在石家莊勞教所四大隊二中隊。為蒙受千古奇冤的師父和大法申訴,為其他功友和自己申訴,她曾將《申訴書》呈河北省勞教委覆議,結果可想而知……

黨蘭鳳,女,54歲,家住石家莊市化肥廠宿舍第四生活區。和其他功友一樣,得法後明明白白地知道自己身心發生的巨大變化,不斷淨化的身體和不斷高境界昇華的思想以及對大法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了解,堅持要給政府講真話,要給世人講真話。因為她的堅定,1999年10月18日在北京的天安門廣場被抓,押回後從正定大街派出所到刑警隊,又到看守所,直到11月3日押送到石市勞教所,被判勞教三年。這也是一個地方公安機關只要堵住嘴,不問合不合法律與情理的典型事例。

吳慧卿,女,37歲,石家莊市勘探研究設計院幹部,大專文化。99年4月25日,天津大法弟子被警方非法毆打並抓捕45人後,為向中央說明情況要求釋放被抓人員,參加了中南海集體和平上訪。7月20日後,多次向各級政府反映大法弟子的真實情況。去年中秋節前在北京朝陽大酒店深夜被抓,押回後被公安分局留置。由於沒有違犯任何國家法律而被非法抓捕,曾絕食六天抗議,六天後被單位帶回看管。在單位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情況下,尋機離開再次來到北京,在天安門廣場再次被抓,受盡戴背銬上下不停拎的殘酷折磨,被逼說出家庭地址,幾經轉折關押到石市第一看守所,11月3日被誣以「煽動、串連」等「罪名」,判處勞教三年。

蘆冉,女,99年石家莊師範專科學校畢業生。早在上高中時就已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身心極大地受益,為人寬和樂觀,學業優秀。畢業後在家待業時,恰遇中央和政府取締法輪功,師父被通緝,繼而大法被打成邪教,鎮壓愈演愈烈。此種光天化日之下公然顛倒是非黑白,令蘆冉無論如何不能接受。於是便進京履行憲法賦予公民的上訪、申訴的權力,上訪過程中沒有過激的行為與言論,面對執法人員的打罵與侮辱,甚至是慘無人道的折磨和虐待,表現得心平氣和,一心只望政府不要顛倒黑白,不要誣善為惡,還大法以清白。結果她因此被以「擾亂社會秩序」罪名判處勞教三年,現關押在石家莊勞教所。

史淑芬,女,95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99年9月3日去北京上訪,欲以自己修煉前後身心發生巨大變化的真實情況,為大法說一句公道話,因此獲罪。99年9月16日被抓後押回定興縣公安局,不久被送入縣看守所關押了整整十個月。在看守所期間,一直逼問其法輪功有無組織,當輔導員掙了多少錢。她實話實說,法輪功確實沒有組織形式,輔導員也不可能掙一分錢,結果遭到用竹棍打雙手、整星期不讓睡覺,長時間固定銬在一個地方致使全身浮腫,有的地方潰爛等一系列酷刑折磨。直到2000年7月18日上午公安局政保科長和幾個幹警將其帶到車上,開出一個小時後告訴她被判了三年勞教。面對這些,她很平靜,因為她向政府講真話無罪。告訴人們法輪大法的真象是每個知情人的義務和責任,何況大法弟子。

王永梅,女,石家莊市開發區周通村人。由於堂堂正正修煉法輪大法,99年7月中央作出鎮壓法輪功錯誤決定後,一些人對她十分關注,擔心她上訪講實話,早就想用一勞永逸的辦法消除這個「隱患」。今年4月28日,王永梅去北京天安門打出了一個寫著「法輪大法好」幾個大字的橫幅,告訴世人自己對大法的認識。很快被抓起來,押回了石家莊開發區派出所,5月10日送看守所。家人到公安機關要人,派出所欲用扣壓財物的辦法逼其保證不再為大法說話。家人無奈,向派出所交押金10000元,向村治保會交押金5000元,由此於6月2日被放回家。但王永梅回家後拒不寫保證書,派出所長和指導員於6月30日再次找到她進行威逼,達不到目的便幾個人強行將其按住,戴上了背銬,連推帶打塞進警車,就這樣她被勞教了,現關押在石家莊女子勞教所,限期一年。勞教所的隊長還威脅她說,你要好好表現,否則可就不是一年的問題了,可能要關你二年三年。這些執法者真敢踐踏法律,肆意妄為而不受約束啊。

朱紅,女,32歲,家住石家莊市橋東區槐北中路,因修煉法輪大法身心極大受益,面對中央和政府少數人顛倒黑白的鎮壓,認為必須把自己知道的情況告訴領導人,以盡到一個公民的責任。她有六次上訪的經歷,第一次是99年7月1日獨自一人進京到了國辦信訪局。那時的接待人員還能比較禮貌地聽取上訪者的傾訴,甚至有人還表示法輪大法對社會確實有益無害。第二次是99年7月20日,北京已經在到處抓人,信訪局根本進不去,她決定等機會把意見反映給政府,卻在22日走到府右街口時被抓,強行押往石景山體育場後被轉送到廊坊,7月24日才送回石家莊。第三次99年10月9日到了國辦信訪局,雖然受到了接待,但當時就被扣押,押回石家莊裕東派出所關押2天後處行政拘留5天。第四次是99年10月28日又到北京國辦信訪局,把守在那裏的石家莊的警察欲押送她回石家莊卻沒車了,讓她自己回家,改日再來。第五次於99年11月在國辦信訪局門口被抓上車,押往石市駐京辦事處,當晚送石市裕東派出所,後轉往東焦派出所,又處15天行政拘留,第六次是99年12月2日在北京國辦信訪局被抓,關押27個小時押回石市東焦派出所,處刑事拘留30天,在石市第一看守所關押,30天後送市勞教所勞教三年。值得一提的是,公安機關某些人對朱女士不畏恐怖高壓、生命不息、上訪不止的行為十分不解,不明白她一芥草民為甚麼在中央如此打擊下還要找政府說甚麼心裏話。他們認為她像隻身進狼群勸其不要再吃羊的人一樣難以理解,遂於99年12月中旬將她從看守所提出來送石家莊第五醫院,招集七八個精神病專家會診,就像答辯一樣問了她許多問題,並做了CT、腦電圖、心電圖等。結果證明朱女士身體健康,思維健全敏捷。參加會診的人卻在朱女士的問答中明白了許多法輪功真象,明白了朱女士被他人看來不可理解的行為乃是一個修煉者為社會負責為他人負責,不肯眼看世人被謊言所迷、善良被誣以邪惡而明哲保身的高尚無私行為……

限於篇幅,我們不可能一一列舉,所以僅舉幾例。

成千上萬的大法弟子被強行非法關進監牢之後,與世隔絕,當局認為他們沒有上訪或向世人呼籲的自由了,但虐待和迫害一天也沒有停止過,其目的仍然是害怕他們學煉法輪功,甚至害怕提起法輪功三個字,聽到有人談起這三個字就謾罵毆打。例如在石家莊勞教所第四大隊,每個大法弟子都被安排1~3名真正的犯下各種罪行的人嚴密監控,一言一行,日記書信他們都可以強行檢看。在對付大法弟子這個問題上,公安看守管教和殺人放火偷盜搶劫賣淫強姦犯是一致的,各種犯罪分子和中央少數領導人是驚人一致的。今年初,大法弟子被強迫每天超負荷勞動十幾個小時,甚至出現48小時不停熬夜趕工作進度的情況,試圖以此擠佔學員的學法煉功時間。發現有人偷偷煉功,就當著全班人打耳光。朱紅女士就曾被連續打了幾十個耳光,致使大便失禁。3月上旬,被迫害人已向勞教委書面提出八小時工作制要求,遭拒絕後大家自動停止了勞動。為此他們受到連續半個月每天呈立正姿勢而面壁罰站十七八個小時的處罰,中午不休,節假日不停,半個月後好多人身體出現浮腫,3月28日,罰站之外又加上了練隊列,逼迫跑步、走正步等處罰,每天7、8個小時,實際折磨更重。這期間因為大家以煉功姿勢站立或者背誦師父的話,而遭到各種各樣的毒打,計有腳踢、上繩、揪著頭髮滿地拽,用棍子打屁股,灌辣椒麵,毛巾堵嘴,勒脖子等。除看守人員打罵外,他們還讓其它犯人代打。許多人身上都是黑紫色。四大隊的劉菊華、王大須、王金梅、易增燕、郭麗雲、喬雲霞、郭新、白麗、李娜、吳惠清、楊青芳、朱紅、范立新等是經常被打的對像,慘叫聲,哭泣聲,撕心裂肺的嚎叫聲經常從辦公室或車間裏傳出。由於這種嚴重踐踏法律和人權的罪行愈演愈烈。4月27日近50名大法弟子脫掉號服,拒絕勞動,拒絕吃號飯,要求依法恢復自由,還給大家正常生活。由於為絕食者灌食人手不夠,5月1日上午,18位大法弟子被戴上手銬送到了勞教三大隊,在那裏與世隔絕關押60多天,每個人都多次被吊打,銬在鐵柵欄上、暖氣管上、桌子腿上;許多人被往復灌食多次,甚至吃飯後也要灌,鼻腔出血,嘴裏出血成為常事,洗頭時發現頭髮裏都是被濺出的血塊兒……

特別需要說明的是,發生在石家莊的事和全國各地是一樣的,罪惡遍布中國大陸。

用這種方法去維護一個錯誤決定,用這樣失去人性的手段去支撐無數的謊言。極端自私無恥的人啊,怎麼能瘋狂到這種程度?可是真像你能這樣掩蓋多久?恐怖又能得逞多久?一年來,所謂邪教的指控早被世界各國良知未泯的人駁斥得體無完膚。受矇蔽的世界輿論90%改變了態度,轉而聲援中國大法弟子。各主要國家的中國大使館門前抗議的人群常年不斷,出訪的領導人走到哪裏,法輪大法的橫幅就打到哪裏。人們心裏都有桿秤,現連許多警察都已明白了誰是誰非,常人畏懼的只是作惡者手裏的政權而已。

值得萬眾景仰的是那些無私無我走出來捍衛宇宙真理的大法弟子。因為他們,許許多多被欺騙和恐怖迷倒的人才不致被矇蔽到底,使生命萬劫不復!

石家莊大法弟子
2000. 7. 31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