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伴我西北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四日】我第一次去西北時,採用了多種形式和當地大法弟子一起證實大法。回來一段時間後,聽說那裏走出來的弟子都已被邪惡勢力抓走,於是我二進該地,找到其他學員交流,通過切磋,一些被轉化的人也在大法的感召下,將他們的心正了過來。但好不容易找到了機器和電腦,卻沒有人敢放在家裏做資料。我急的直流淚,心想難道我能來到此地,是偶然的嗎?師父,弟子修的不合格啊!難道我白來一趟?就這樣在萬分痛苦焦急之中度過了漫長的三天。在打坐時我的腦海中顯現出了一個從不認識的人的名字,而且這人的面容也隨之展現在我眼前,我出定後,馬上問另一學員當地有叫某某的弟子嗎?他說有,但不認識,要找他得通過別人找。我說最好快一點,明天下午如果找不到我就走了。結果當天下午就找到了,說好第二天下午見面。第二天我倆去和那個功友在約定地點見面時,他還在百米之外,我就看清那正是在我打坐時見到的人。他問我怎麼會認識他,我說是師父領我來的。他瞪大眼睛看著我,半天說不出話來。我們都深感大法的神奇與威力。

通過與這位功友交流後,他說很想做證實法工作,只是這一段時間不精進,師父就讓我找到了他。

說幹就幹,我倆立即動手把設備安裝好,開始打印資料。根據當地情況打印蠟紙,採用細尼龍紗網印刷,並將蠟紙和紗網發送到其他學員手上。通過與當地學員一起學法交流,大家就這樣一步步走出「人」來,匯入了助師正法的洪流。

我和這學員講:「既然已經有規律的做了起來,我明天也該走了,你自己一定要挑起重擔來。」他說:「你放心吧,我知道怎麼做。」可是他五月一日上午出去給其他同修送學員體會時,下午就沒有回來,手機也不開。我知道出了問題,就對他十二歲的孩子(也是大法弟子)說,你爸爸可能出事了。孩子說上次爸爸被抓,公安局的人連鞋盒都翻遍了。快把機器收拾收拾趕緊拉走,不要損失了這些設備。十二歲的孩子在得知爸爸被抓後的第一反應竟然是如何保護機器!

我聯繫了幾個有手機或呼機的弟子,但都打不通。我急的不知該怎麼辦,只是感覺時間很緊迫。我就在心裏想,師父啊,這時我該怎麼辦?我清晰的聽到,師父用很響亮的聲音問我:「剩你一個人,還修不修,煉不煉?!」我心裏猛的一亮,我說,師父,我知道該怎麼做了。於是我用最快的速度把機器又從新安裝好,自己打印,自己排版,把該地最近邪惡勢力迫害大法弟子的情況揭露出來。我從不會打字,但在孩子的幫助下,我用了兩個小時打出九張蠟紙。然後把機器巧妙的安排妥當。

五月四日離開前,我去看守所看望這位大法弟子。看守所警察問我是他甚麼人,我講是南陽來的妹妹,大老遠的特地來看看三哥。警察說剛進來的不許見,看你遠地來的不容易就見見吧。功友一見我愣住了,緊著擺手意思是叫我趕快走。我笑一笑,就說:「三哥你甚麼心進這裏來了,家裏還有這麼多事需要你做呢。」他講我甚麼都沒做,去買東西時就被抓了,兜裏揣著兩本山山講的神話故事,他們就說我發傳單給關了進來。不就是兩本神話故事嗎?連常人都可以看!這時功友說,「他們問我認不認識一個從天津來的某某」,那是我的名字,我知道他是在提醒我這裏很危險,讓我趕快走。我笑著說:「某某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她修的就是佛、道、神,就是到了警察眼皮底下,他們也看不見!」但功友的聲音聽起來還是很微弱,我心想一定要鼓勵鼓勵他,就順口說,哥你教我的詩我會背了,我背給你聽聽:「正法傳,萬魔攔,度眾生,觀念轉,敗物滅,光明顯。」(《洪吟》〈新生〉)

這時警察不幹了,大聲吼叫,你是不是也是煉法輪功的?!我用平和的心態注視著警察說,警察大哥,我是法輪大法弟子,不但我是,我南陽家裏老少十二口都煉法輪功,都是修煉「真、善、忍」的好人,你去抓吧!

警察看看我,聲音一下子弱了下來,說:「南陽的我可管不著。」我用大法賦予的一身正氣制約了他。我進一步對他講:警察大哥,江××為的是自己的權力,煉功人為的是自己崇高的信仰,你為的是甚麼?為的是掙你的工資,為的不過是一口飯。你千萬別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老人講積德行善,善惡必報,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今生就會遭報應,而且是你生命的永遠都償還不起的。警察說,我可沒打你三哥,不信你問問他,他關在這兒也不是我抓的。我笑著說,為了你自己生命的未來,請把「真、善、忍」記在心上。他點點頭說:「你快走吧。」

我走的時候,終於看見功友的眼裏又閃爍出正念的光芒。他笑著揮舞著雙手對我說:「多保重啊。」我告訴他:「一定要早點回家。」就這樣我憑著大法給我的勇氣與智慧,極大的鼓舞了被關押的同修,順利回到家中。

當我們時刻以對大法的正信堅守自己的正念,師父就會為我們做一切,我們在大法中修出的佛性的一面就會在關鍵時刻起作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