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融大法 用正悟消除魔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5月5日】最近依然用不同方式講清真象。這次與以往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圓融大法,正悟才能除魔。

以前總認為邪惡、魔難的存在,我們必然要碰到的。只認識了法的一面,沒認識到法的另一面。其實,就是自己不能向內找,始終向外找,不能在法上認識法,所以提高的很慢,向外找是永遠也找不到的。師父說:「其實,你們所過的關,就是在去你們的魔性啊!」(《精進要旨》中「再認識」) 又說:「而修佛就是去你的魔性,充實你的佛性。」(《精進要旨》中「佛性與魔性」)去除魔性,鏟除宇宙中一切邪惡是必然的。

首先要去除自身的魔性,就是去除自己的後天的舊觀念、從骨子帶來的變異思想。表現為偏離宇宙「真、善、忍」特性的思想、觀念、行為。人是佛性與魔性同在,排除魔性的一面,回歸佛性的一面,返本歸真,同化宇宙特性才是一個得道者。在去除自己魔性時有時能意識到,就像觸動人最本質的東西一樣,去除的不徹底。用人的一面來認識就意識不到,碰到邪魔干擾時,很難過關。師父說:「可是你們一次一次地用各種藉口或用大法掩蓋過去了,心性沒得到提高,機會一次一次地錯過了。」(《精進要旨》中「再認識」)

圓融大法,正悟才能除魔。我首先排除(鏟除)自身的魔性,抑制鏟除後天的觀念和變異思想,主動學法,對照法檢查自己。悟到之後,我對一個同修說:「我們做著宇宙中最神聖的事,甚麼也不怕。你學一學師父的經文《佛性與魔性》、《再認識》、《環境》、《挖根》等,看看怎麼樣。」一次,我倆一邊做著散發真象資料的準備工作,一邊切磋。我們約定第二天早上去做真象資料。天已經很晚了,她回到家怎麼也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當晚也爬了24次六樓。很快把真象資料做完了。她說:「做資料時我真高興!越做越想做。第二天我的腿輕飄飄的,走路飄得像不聽使喚一樣。我們真是做著最神聖的事,我一點都沒怕。」

我也向她談了白天我做資料的一些體會。剛出發時,不知是上下樓急的原因,還是怕心出來了,我有點喘粗氣。我馬上意識到這是魔性出來在干擾我,我要去除它,今天邪惡都出不來,我做的是最神聖的事,甚麼也不怕。很快我就平靜下來,再也沒喘粗氣。奇怪,我剛上幾層樓,怎麼就到頂層了。下樓也是,非常快。我並沒有急急忙忙地做,只是心裏有過一念,讓眾生早點了解真象。我再也不覺得奇怪了,會心地笑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我只有這個願望!

我重複上樓下樓,照樣做著真象資料。師父講的法理在我腦海裏不斷湧出。師父說:「這麼好的功法,我們今天給你拿出來了,我已經捧給你了,送到你家門口來了。」(《轉法輪》) 我想,我是給有緣人送大法來了,我是在助師救渡你們來了,眾生快快醒悟吧,醒悟,你們就有救了!有緣人也能因此得法,眾生,我是在和你們結緣呢!此時我發出的真象資料就像一隻隻法船,在救渡眾生───救渡眾生回家。師父說:「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其實,我們不用更多的語言表示甚麼。我們就堅定正信,圓融大法,正悟除魔。發揮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整體提高,整體昇華。才能配當師父的弟子,大法的一粒子。

我以往做完資料,像完成一項光榮而艱苦的任務一樣,喜悅的心是常有的。每次也都習慣地東張西望,看看是否有人盯梢。師父說:「我們講法輪大法。修煉我們這一法門,只要你心性把握得住,一正壓百邪,你不會出現任何問題。」今天,我既沒高興,也沒東張西望。我當時想,師父為救渡眾生,度他的弟子回家,為眾生操盡了心,替弟子承受了多少……而我呢?修得這麼不精進;眾生還執迷不悟。看到眾生的生命處在極其危險的境地,我在痛心,我在流淚。

做資料中,經常碰到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突如其來,常讓我一驚。我心裏馬上想,沒事不怕。結果都是甚麼意外的事也沒有發生。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真是好壞出自一念,真是這樣。只要我們把心擺正,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把自己的心性位置放到大法不同層次對自己不同層次標準的要求,甚麼關難也擋不住我們。因為是法正乾坤中修煉的偉大生命,那不是我們用生命證實大法,建立的威德嗎!師父說:「隨著你的功力不斷增長的時候,你身體所帶的那個功的散射能量也會相當強大的。即使沒有那麼強大,一般的人,在你這個場範圍之內,或你呆在家裏,你也能制約著別人。你家裏的親人可能都受你的制約。為甚麼?你也不用動念,因為這個場是個純正祥和的、慈悲的,是個正念之場,所以人不容易想壞事,不容易做不好的事情,會起到這樣一種作用。」 煉功的人,只要心性把握得住,時刻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用師父博大精深的法理熔煉我們,我們就像一個小木渣,很快被熔化了。

過去我在修煉的路上走過彎路,在看守所寫了保證書。我出看守所的前一天晚上,警察送來了紙和筆,說是讓我們幾個幫他們(警察)寫心得體會,我沒有幫他們寫。我曾經幾次想聲明,但終因沒在法上提高,沒悟到白白錯過了機會。回到家,我看到《李洪志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我痛悔,我還是師父的弟子嗎?我天天學法,對照大法檢查自己。很快我衝破重重干擾、阻力,寫下了嚴正聲明。我說我剛剛找到修煉的門,只能是個學員。師父說:「我們做為一個真正的煉功人,應該在很高層次上看問題,不能用常人的觀點去看問題。」是師父的慈悲,我又投入了修煉。加倍努力,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早已成為我的自覺行動。

其實,在我身邊的同修們,做得好的比比皆是。妻子沒去過北京證實大法,她就默默地做著講清真相工作。今年春節後她回家鄉去講真象了。

記得她第一次回去,帶了幾份真象資料和師父的《經文》,因為她大姐也修煉法輪功。她家親屬多,她就走東家去西家,見人就發資料、講真象。資料不夠用、她就讓當場看完,當場收回,再傳給別人。過去那些親屬見到真相也不願意看,現在都主動看或聽她講。她二外甥女,以前煉過其它功。為求法曾扔下年幼的兒子,去四川住了幾個月,無功而返。這次二外甥女見她就躲,都不敢正眼看她。她對別人說:「就怕我四姨讓我煉法輪功」。妻子沒有灰心,下決心一定把真象講給她。一天,妻子到另一家講真象時,時常向外望去,一會就見她二甥女回家在門前路過。妻子顧不上天上下著大雪,腳下路滑,出門直奔二外甥女家。這次她二外甥女再沒處躲了。幾句簡單的家常話,緩和了二外甥女的緊張情緒。妻子話題一轉切入講真象正題,經她這一講和看真象資料,她二外甥女如夢初醒。她患腸炎十多年了,春節後更加嚴重。跑遍了當地有名醫院,就是治不好。她吃甚麼便甚麼,簡直一點不消化。說也怪,知道了法輪功真象,她連著兩天都和正常人一樣。她見到親屬就說:「真神了!我現在就煉法輪功。」

二外甥女這一宣傳,其他幾個早想煉功的人紛紛參加。一時間幾家就熱鬧起來。妻子督促她們先讀《轉法輪》,然後又教她們煉功。她第一次在老家住了十天。其中,她嫂子、兩個外甥媳婦和兩個外甥女都看書煉功了。師父說:「那麼我們在講清真象的時候,清除了一些人對大法邪惡的念頭,最起碼在這一件事情上不是救了他嗎?因為在大家講清真象過程中有人得法,不只是去了他們的罪,同時還度了他。這不是說明你們做了更慈悲的事嗎?做了更大的好事了嗎?」《李洪志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妻子回來以後,我們就更加惦記她們的學法煉功情況。

四月初,妻子又帶上真象資料,師父在大連講法的碟,回到了家鄉。她二外甥女說:「四姨你再晚兩天回來,我們幾個就去你家了,我們等急了。」她(他)們先看李老師講法,然後我妻子教她們煉功。妻子走到哪兒就把師父講法的光碟播放到哪兒。妻子的二姐也煉過幾天法輪功,7.20以後不但不煉了,還供上了所謂的仙。這次見她妹妹回來教功,她就形影不離。別人靜聽師父講法,她佔個好位置邊聽邊嗑瓜子。妻子意識到這是魔的干擾,對她說:「嗑瓜子、喝茶水就能修成?」她二姐哈哈大笑,再不嗑瓜子了。妻子碰到干擾,就說:「我師父會清理掉的。」正念一出,干擾就減少或沒了。

串門的親屬仨仨倆倆,都跟著聽法。他們說:「這裏都是讓人做好人的話,沒一句不好的。」妻子在公安工作的小外甥,對他爸爸說:「你聽聽,那裏講的都是哲理。」妻子的姐夫說:「你四姨是地下黨。」臨回來時,妻子的小外甥開玩笑說:「四姨第一期班辦完全了?」

妻子沒說出多少法理,她這十二天裏遇到過許多過頭的事,多數都能發出正念除魔。她就是用行動做著這一切。師父說:「我告訴你們,這是你們的慈悲,是你們真正的在度未來的人!」(《李洪志師父在美國西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演講》)

(大陸學員 2001年5月2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