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話換得迫害加身,好弟子堅定修煉不忘挽救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4月9日】 我是四川省成都市雙流縣人。1998年7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多年的婦科病不治而癒。愛人也在我的影響下,走上修煉道路,改掉了多年抽煙喝酒等不良習慣。是法輪大法淨化了我們夫婦的身心。但是,江澤民一夥卻不顧群眾的需要和心願,從1999年7月22日在全國範圍內鋪天蓋地誹謗法輪大法及其創始人李洪志老師。我們夫婦看在眼裏,痛在心裏,真心希望江澤民等早日改邪歸正,還大法清白。

2000年3月,得知進京上訪的功友被關押數月未能釋放,我們鼓起勇氣,向當地政府遞交了兩封內容為證實大法的清白,要求釋放被無辜關押的大法弟子的信,表達我們的心聲,期待政府的回覆。但等來的卻是派出所的民警。他們無證突擊搜查了我的家,處罰我愛人治安拘留,強制我參加轉化學習班,並無理收繳了我們的身份證。15天後,又強制我愛人參加所謂的學習班一個月。但這一切均未能改變我們堅修大法的心。

2000年6月29日凌晨1點,幾位身著警服的「人民」警察在沒有任何許可的情況下,翻牆進入我家,要強行帶走我們夫婦兩人。我們堅決不配合,他們打電話叫來了三輛警車,好幾十個警察,再次無證搜查了我家,搜走了錄音機、書籍和錄音帶、錄像帶。並非法將我們分別強行拘留30天(共兩次,一次15天)。

為了向世人講清真相,8月初,剛剛從拘留所出來的我們,踏上了進京上訪的列車。可悲的是,國務院的信訪局早已成了警察抓捕大法弟子的陷阱。我們夫婦被遣返回當地,在派出所被非法留置了兩天兩夜。警察要我們交1000元錢的路途費,我們堅決不交。

2001年1月22日,我們路過雙流一功友開的藥鋪,正巧碰上東升鎮派出所的警察搜查她的家,沒有任何理由,就要抓我們走。愛人和警察爭辯,反而遭到辱罵和拳腳。帶到派出所後,我們不配合審訊。警察惱羞成怒,要我們跪下,我們不跪,他們連踢帶打(我的眼睛被打得流了一個星期的眼淚),強迫我們下跪,恣意侮辱我們的人格。我們不說自己的姓名地址,他們就動用酷刑毒打我們(我愛人的右耳被打後近兩個月還經常有失聰的情況)。當晚,警察將我關在鐵籠子裏,把我愛人用手銬背銬在派出所院中的一棵樹旁,站不能站,坐不能坐。整整一個晚上至次日中午,要我們交待所謂的犯罪事實,我們堅決予以回絕。惱羞成怒的警察在沒有任何罪名的情況下,非法將我們雙雙投入了雙流看守所刑拘一個月。在看守所裏,由於我們幾個功友煉功,給我們戴上只有死囚才上的刑具。因為我和另外兩個功友手可以從手銬中取出來,繼續煉功,警察又給我加戴了手銬。最後,由於我們絕食抗議,警察終於妥協了。無計可施的指導員罵道:「我加入共產黨幾十年了,還沒有你們才修了兩三年的大法弟子堅定。」看守所的領導還默許、縱容、支使武警和同室的死囚、殺人犯等迫害我的愛人,不許他煉功,動輒就拳腳相加。

從看守所出來的第二天,派出所又來我家,強行要我們去派出所,我們被迫離家出走。在助師正法的進程中,我們真正體驗到溶於法中的偉大意義。我們堅信,有師在,有法在,沒有過不去的關。我們也一定會「圓滿隨師還。」

同時,我們正告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們:停止你們那被魔控制的思想與行為吧!你們可否知道,你們迫害大法弟子時所幹的一切都將在痛苦中償還!近兩年的鎮壓中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們所遭受的報應應該使你們清醒了。「誰給予大法支持,從正面宣揚了大法,他就是給自己未來開創了生命存在和未來得法奠定了基礎。」相反,誰迫害大法,誰就是在迫害自己。

(大陸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