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使我偏癱痊癒,我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4月9日】 我是工人,48歲,已內退。我想談一下我自己從修煉以來身體的變化情況,再談一談對法輪大法及修煉者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的看法。

我在95年3月高空作業時不小心掉下來,腰椎骨第三節粉碎性骨折,第二、四節變形錯位,以致壓迫下肢癱瘓,工廠派9人三班照料,但是身體的創疼無人可替,心靈的痛苦更無法言表,由於種種原因手術延誤,手術後下肢沒有感覺,醫生說一個月後會好的,一個月又說三個月後就差不多了,三個月的又說半年後問題不大,半年後又說一年後再說吧,在我的家屬再三追問下才說看來就這樣了,沒有甚麼辦法了,後半輩子只能在床上過了。我又找了中醫和按摩師,也都說沒希望了,只能這樣了。我絕望了。

也正是在絕望中,我得到了《轉法輪》這本書,從此以後就走上了修煉這條路。

剛一看書,就感到吸煙難受,一吸煙就像吸一嘴煙油一樣,不幾天就把煙戒掉了,從此就再沒吸過煙。剛一看書,就感到右腿裏有無數螞蟻在爬,腿有知覺了,看書約半個月就能自己坐在椅子上煉功了。一個月後就能走出去到煉功場和大家一起煉功了。

我第一次出來煉功時誰見了都說這功真了不起:一個半癱瘓這麼長時間的人,這麼幾天就恢復成這樣,不可思議。我原來身體素質差,冬天怕冷,就是夏天也不能喝冷水、喝汽水、吃冰糕,一著涼就拉肚子。冬天要鋪二層褥子和電熱毯,蓋兩床被子。修煉後的第一個冬天便只蓋一床被子,還熱得經常揭開被晾一晾,要不就出一身汗,我知道這是老師給真修弟子清理身體。

通過四年多的實踐,我談幾點對法輪大法不公正的報導的看法。

一、法輪大法是科學,是超常的科學,決不是封建迷信。現在的醫學科學也是人類現代科學的一部份,但是許多病醫院治不了,有許多醫院沒有見過的病,但是修煉法輪大法後都輕而易舉地把病去掉了,難道這不是科學嗎?不是超常的科學嗎?難道人類現在認識不到的事情,就是封建迷信嗎?這樣說對嗎?

二、有報導說,有人殺了他的父母是煉法輪大法的,我聽後就覺得可氣、可笑、又可憐。肯稍微來了解一下的人都知道,法輪功是用真、善、忍來指導我們修煉,《轉法輪》第七講關於殺生問題說得很明白,修煉人不能殺生,連雞、鴨、魚都不能殺,那麼一個殺人犯而且還是殺自己的親生父母的人,卻說是煉法輪大法的,這能安得上嗎?能不讓人覺得可笑嗎?

三、把法輪大法說成是X教:從96年以來公安部多次派人調查法輪功,煉法輪功的沒有貪污的、受賄的,沒有淫亂的、賭博的,沒有鬥毆吸毒的,沒有違犯國家法律的,都是清清白白做人,堂堂正正煉功,個個都是好人,把好人說成邪的,那麼請問,所說的正的又是甚麼樣呢?

四、關於上訪問題:我認為上訪是每個公民的合法權利,國家設立的上訪接待部門,不就是讓人有個訴說真情的地方嗎?而法輪大法的真修弟子們,到北京給政府訴說事實真相,然而得到的回報卻是毒打、漫罵、關押,以致判刑、住監牢。大法的真修弟子都是清白的,成千上萬的好人都在承受著這種非法非人的對待,他們卻都用慈善的心來對待這種「莫須有」的罪名,這是何等高尚的境界。

通過四年多的修煉,按照師父的教導,提高心性,從做好人做起,直至達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我認為法輪大法是對個人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希望各位領導拿起《轉法輪》這本天書,不帶任何偏見地看一看,你就會知道所有新聞報導的那些究竟是怎麼回事,到底是誰在說謊,誰在幹違法的事,也就知道法輪大法是幹甚麼的,甚麼樣的人才配叫做真正的修煉人。

法輪大法真修弟子
2000年元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