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大法弟子的血淚控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4月5日】 我是大陸大法弟子,先在合肥市女教所關了9個多月,後又被送到南湖臨時女子勞教大隊。那裏關押著20名法輪功學員,還有派來專門看管的勞教人員。

9個多月的勞教生活使大法弟子面黃肌瘦,但大法弟子為了證實大法是正法,仍然堅持煉功,有夜間煉、早晨煉、宿舍煉、大廳煉,因煉功受到打罵、罰站、雪地站、大廳站、睡著綁、雙手捆、雙腳捆、四肢同時捆、有戴手銬、腳銬、站著銬、銬床上、銬窗台上,短時間關禁閉3-5天,長時間20多天甚至幾個月,種種折磨。被雙手銬上吊起離地的學員,腿腫得像冬瓜。

勞教所想方設法強迫學員寫保證。長春四個混入大法的邪惡「幫教」來後,用假善和「把書交出來,不學了,等待圓滿了」等等歪理學說,迷惑長期處於磨難之中的大法弟子。大部份沒有上當。那幾個「長春幫教」看花言巧語不行,就開始罵,個別訓話,關禁閉,惡語彌天。樊影由於絕食送到醫院,被強行綁在床上,鼻子插管三天三夜不取出;王玉美因在一次會議上質問幹警「有關大法弟子受迫害的具體明文規定」給我們看看時,當場被帶走關禁閉一站就是幾天;我和范文芳被強迫用24小時煉功(只煉一套功法),不時地用皮鞋踢我們,電棍擊打我們的頭部。他們把我從床上拖下來又拖到大院裏,雙手雙腳綁起。又把我從一米高的台階水泥地面拖到另一個房間,拖來拖去,至今我身上還有疤痕。一男同修(南湖)因沒轉化,被用電棍擊打頭部,直到電用完電棍才拿下來。仍不答應寫悔過書,又換一電棍照心臟擊。電也用完了,人也昏迷了,……

三個勞教看一個大法弟子,我們連說話的自由都沒有。張翠萍因絕食五天被逼拔草。幾里地的路程,叫她用獨輪車把草推回來燒灰。不給休息又罰站一天,她昏倒在地,被拖到醫院強行綁在床上打針。幹警不說是迫害,反硬說血壓高引起的。勞教所的一些學員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寫了決裂書。我向內找,還是自己法學的不紮實,才做了違背大法的事。

今年2月24日,為了證實法輪大法是正法,為了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我毅然走上天安門廣場拉橫幅----「法輪大法是正法」。被便衣拉上警車後,三、四名警察用電棍在頭上、身上、腿上大打出手無數下。打累了又換方式,巴掌、拳頭照臉上打,只聽「劈劈啪啪」不知打了多久,又用電棍抵眼睛、鼻孔、嘴巴,又拽頭髮轉圈,最後往車窗上猛擊。用腳踢腿、胸部200多下之餘。他們打累了坐下休息一會兒,又推上一位穿米色上衣的男同修,他的嘴和臉已經腫了。進來後就把他推倒,仰躺在車裏,比我打得還重還多。幾百下過去了,警察又踩他的小腹,用電棍搗他的襠部、胸部、臉部,拽他的兩耳往車座上撞,又把他拖到我身邊一塊坐著,抓起我們的頭髮,兩頭相撞十幾下,放開後又打耳光,打臉,直到打累了為止。這就是幹警在「為人民服務」嗎?

警察打完了我們被送天安門派出所。我剛坐下來,又來一位戴眼睛的男功友,他在警車上遭到和我們一樣的毒打。走進貼有「外地工作人員不得進出」的門裏,一個又胖又矮的60歲左右的幹警叫他把衣服脫掉,又叫一年齡40歲左右的警察,從另一房間拿來兩根警棍關上門,只聽裏邊傳來「打人了」的喊聲,還有「劈里啪啦」的聲音夾雜著。一名警察有事推門進去,我看到四個警察腳踏在那位戴眼鏡的男功友身上。一頓毒打之後,功友的手和臉都是傷痕和血跡。以前看到網上的材料,我還將信將疑,今天是我親身體會和目睹,那些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人幹出的暴行,真是慘無人道啊!

善良的人們,如果允許邪惡膨脹起來,人民必會遭殃。制止邪惡、鏟除邪惡是每一個善良的人的本性體現。公安幹警首先應該是守法執法的模範,不該是知法犯法的先鋒。黨的幹部應該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關心人民疾苦,為人民討公道。打人的人們呀!你們想過沒有,假如你們的父母、兄弟、姐妹們遭到如此的毒打後你們用甚麼心看待這件事情呢?是相信他、順從他?還是揭露、抑制他?請善良的人們給予及時的聲援!天地將記載你們的正義之舉。

(大陸大法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