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與除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4月5日】 仍然做著講清真相的工作,但我的心終於漸漸平靜下來,能夠靜心學法了。

一段時間以來,自己對法的理解上存在著一些困惑。我擺不好個人修煉與正法的關係。

我知道生命是大法造就的,對於正法來說,個人的修煉是微不足道的,師父講過:「佛法可以度人,但不是為了度人才產生了佛法」《證實》,在正法過程中,固守著所謂的「個人修煉」是不對的。

但師父還講過:「作為大法弟子,能夠做好正法的事、圓滿好自己的一切,就要多學法。」以我的理解,學法是為了指導修煉。「我為甚麼叫你們學、念、記《轉法輪》呢?目的是指導你們修煉哪!」《何為修煉》,還有在《理性》中「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的理智、智慧和慈悲,我理解都是必須實修才能具備的。

這些困惑反映到我的日常生活和修煉中,最突出的表現是我擺不好學法與講清真相的關係。相當一段時間裏我忙於大法的工作,學法時間少,且有些流於形式。每天匆匆忙忙看完一講《轉法輪》,心想這回今天又能交差了。沒有靜下心來學法。因為沒學好法,在日常生活與講清真相的過程中遇到的矛盾,沒有注重找自己的不足,還帶來一些麻煩。有時也在琢磨師父在《去掉最後的執著》中講的「在過去一年中,學員自身的業力、對法的認識不足、在難中還有放不下的執著,在痛苦的過關中不能用正念對待等等,都是被邪惡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惡真正破壞法的根本藉口」,「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其實邪惡所幹的一切,都是在你們還沒放下的執著與怕心中下手……」

接連過了兩次病業關。第一次是感冒的症狀,持續了一個多星期,很難受。第二次是牙疼,更難受。「牙痛不是病,疼起來真要命」。牙疼得厲害,半夜了還睡不好覺。我記起師父的話,對自己說我得把心擺正。「身體不舒服,心也不舒服」。半夢半醒之間,我用心承受著痛苦。我似乎聽到了有人在譴責江澤民。那是2000年9月我在紐約法會時,一些常人的口號聲。我也感到在我的痛苦中在和邪惡作戰。又過了一會這感覺變得更清楚和強烈,我感到自己正在隨著痛苦,和在這痛苦中對大法堅定的正念,正像利箭一樣刺向邪惡。

我因感悟而清醒:靜心學法與精進實修和講清真相與揭露邪惡是貫通為一體的。作為一個大法粒子,講清真象,救度世人,真正地抵制這場邪惡的迫害,這是我在正法中應該做好的。這中間包涵著修煉:放下各種觀念,真正走出人來,才能做好;作為這宇宙中的生命,我們在漫長的歲月中和其他生命一樣,發生了可怕的變異。苦修中去掉變異的觀念和業力,真正同化大法,在從微觀向表面突破中變得越來越純淨,對大法越來越堅定,這本身就是在除惡。而且只有這樣,才能做好我應該在正法中做的一切。

美國大法弟子
2001年3月30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