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心在法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4月18日】 2001年4月11日晚9點左右,在我們沒有任何覺察的情況下,警察已包圍了我們的房間,一個同修先出去就在路上被抓了,我們還沒來得及處理一些東西也被突然闖入的警察抓住。當時室內有一體印刷機,打印機,電腦,傳單和自焚真相的光盤。警察把我們5人押上車,把東西也都帶走了。我們面對邪惡心裏都很坦然,默默地背著「論語」,想著要「窒息邪惡」。我對另一個弟子說:「有機會一定要走。」

當晚我們5人被送到了派出所,很快警察就把我們5人分開審問。有一個警察把我帶到一個房間裏,我不理它,心裏在背著「論語」,因不知這是哪裏,我心裏就對師父說「師父,如果這裏是魔窟,我就在這裏除魔。」心中在想要「除惡」,「窒息邪惡」。不論是兇神惡煞還是偽善的警察都沒有達到目的。我笑著告訴他我沒做壞事,我做的是有利於人民的事,即使失去生命也在所不惜,相反到時後悔的是你而不是我。

再審時又進來兩個當官的,他們用得意的眼光看著我,認為抓到了大魚。他們偽善的對我笑著說要和我交流,並故意說出我的真實身份。我心裏想你掌握的再多也沒用,知道了也沒用,我才不怕你們,我就接著背「論語」。他們拿著我的身份證問為甚麼辦假的,我說是你們逼的。

我一直在背法,想著「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他們一個個退下後,就把我帶到小牢房關了起來。第2天有2個弟子去出事地找我們也被抓來,我很難過,他們真不該在這。(在這提醒大家,如要到哪去之前呼不到人,就不要貿然前往。)

第2天我想到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抵制對大法與弟子們的迫害。」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要衝破它。我就等師父安排我們走。我對鎖在外邊的女弟子說一定要用正念,我們一定要走,她會意地看了我一眼。隨後我們又被強迫照相,我想你照了也白費,我不是常人,師父也講「大法可正乾坤,當然就有其鎮邪,滅亂,圓融不敗之法力……",我們一定能出去。

到了晚上警察帶來一個走失的6、7歲的小孩,小孩被問完話後就鬧著要回家,鬧著鬧著自己就往大門口跑,保安上去把小孩接了回來。我想這不是偶然的。小孩仍不停地鬧,保安只好把他抱進裏屋把門關上,但仍聽見小孩在哭鬧。機會來了,另一個看守去了衛生間,通向大門的路沒有別人了。我跟鎖在外邊的功友說,趕快把手銬掙脫,她一開始掙脫不出來,她就跟師父講:「幫幫我。」手一下就從手銬裏滑了出來。然後她給我打開了鐵門,我們牽著手走到了大門口,一個警察正在值班室打遊戲,但好像沒看到我們一樣,還在玩。我們跑出了大門,直到跑不動了就打了一輛摩托,走了一段後,我們告訴他我們是煉法輪功的,剛跑出來,沒錢。他也沒要錢就讓我們走了。

我們最後終於回到了功友家。

回來後最大的體會就是:我們無論身處何種險境,只要心在法上,用正念要求自己,只要想走,就能走。我被抓後沒有想過要判刑,要被迫害,師父都不承認這舊勢力的迫害性的所謂檢驗,我也不能承認,這一切不是我要面對的,也不是我要過的關。我的一切都交給師父,師父安排我。這次我們損失很大,還是因為我們有漏才被邪惡勢力鑽了空子,我們一定要向內找,接受教訓,以便今後更好地講清真相,揭露邪惡。


(大陸學員供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