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決不配合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4月2日】 我是一名被迫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三月的一天,我和兩位功友到一功友家,給她送材料。功友12歲的女兒給我們開門時,臉色很憂鬱,但我們並沒有在意。一進屋,兩個警察站了起來,我一看就生出一念:堅決不能配合邪惡。這時一個警察很快把我抱住,身後兩位女功友,一位60多歲,一位50來歲,她們一看就開始往外跑,另一個警察追了出去。

我掙扎著往外走,那個人死死地抱著我的腰,我盡最大努力來到樓梯口(三樓),那個警察一失足跌在地上。可是,他死死地抱著我的腿,我使勁一掙,一隻鞋被拽了下來,可是他又抓住了我的衣服,我一看不行就把衣服的扣子一解,跑了出來。

往哪跑呢?前兩位功友往左跑的,我向右跑吧,沒想到竟跑進了死胡同。我一看那個牆有2米多高,上面還有玻璃碎片插在上面,我頭腦中也沒多想,手一搭就上去了,跳到院子裏一看,一隻大狼狗虎視眈眈地看著我,我一看不行還得跑,就跑到對面,一搭手又上了牆。後面的狗追了過來,我一急跳下牆,下面全是石頭碴子,可是我感到那個沒穿鞋的腳下卻軟乎乎的,一點也不扎腳。我接著往前跑,覺得這一隻腳穿鞋一隻腳光著走起路來不對稱,索性扒下那隻鞋也扔了它。

我跑到一片礦地上,不時有上下班的工人,用驚奇的眼光看著我,我便拾了一塊塑料布往身上一裹,這回好,人家以為我是拾破爛的,不以為然了……

我來到一座山上,實在跑不動了,便把那塊破塑料布鋪在地上,往那上一躺。

東北的三月,天氣還是非常冷,到處都是冰。我沒有外衣,又光著兩隻腳,冷得不行,起來打坐吧,打完坐就背法……

就這樣,我在山上呆了五六個小時,天漸漸黑了下來,我開始往山下走,可是一起來,就跌了一個大跟頭,起來沒走多遠又跌了一跤,就這樣我連著跌了五個跟頭,跌得滿身是泥。下山的路很長,我邊找著自己被魔鑽空子的原因,邊想:這要是能有雙鞋多好,或許是這一念不是很純,再往前走看到了很多破爛的鞋底,可再往前走,我看到了兩隻破爛的膠鞋。

我穿上了這雙鞋,可一隻已經掛不住腳了,我又找來了一根繩子把它綁在腳上,就這樣我下了山。因為這是一條偏僻的路,所以路上的車很少,可是不遠處卻有一輛警車。我把這個心放下,不管它,我迎著警車走了過去,走過之後,再回頭看看,那輛警車已消失得無影無蹤。這時對面來了一輛出租車,我上了車,又回到了正法的洪流當中來。

(大陸大法弟子2001年4月1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