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禍得福修正法(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4月17日】 我名叫布蘭頓﹒樸(Brandon Sang Jin Park),今年25歲,十年前,從南朝鮮來到美國,現住在弗吉尼亞州的弗爾弗克斯郡。我想談談得法的經過。1999年2月,我突然得了重病,以前我常有些小病痛。但這次不同,我甚至無法工作。在這一年裏,我看了4個醫生,二個針灸師和一個氣功師,他們都有一套對我的病的講法,卻無任何幫助。

1999年10月4日,約翰.霍普金森大學的一位醫生告訴我他已無能為力。我被確診為患有三種不治之症,Gastroparesis,Globus Sensation和Aerophagia。由於這些病症,我常消化不良,胸部不舒服、氣悶、喉阻、壓抑憂鬱等等,一年四季,我都感到不舒服,在1999年12月的一天,只有5秒鐘沒有難受的感覺,那一瞬間我以為我好了。

99年11月10日,我一生中第一次學氣功,雖然這氣功意外的對我的疾病有些幫忙,但還是沒甚麼大的起色。

生病期間,我儘量少思考,因為當想到身體狀況和前途時,我總是憂鬱。我試了很多方法都無濟於事。我已經失去了信心。我簡直無法相信,剛剛23歲,難道生活就這樣痛苦無望了嗎?淚水常常浸濕了我的枕頭。我多麼希望從這些無休無止的病痛中解脫出來。我也曾想一死了之。這也許是唯一的道路。我常問自己,如果是上帝在用這些病痛懲罰我,我到底是做了甚麼錯事?相比之下,我覺得自己還是個不錯的人。這樣的懲罰不是過於嚴厲而有些不公平了嗎?當時我是把自己和那些犯了罪而又逃避懲罰的人相比。我覺得我做過的錯事都是微不足道的,和那些罪犯相比,我似乎遭遇的痛苦又太過,而他們的懲罰又過輕了。

今年1月,我的氣功師告訴我在互聯網上有「法輪功」的材料,我和他關係很好,他給我做氣功治療,我幫他管理生意,我們互不收錢,我見他常和人講「法輪功」的好處,他講他在中國時曾有一個機會練習「法輪功」,但他忙於其他的事而錯過了。幾天後,我給了他關於「法輪功」的材料。我很高興能幫助他,但我並不了解「法輪功」,我以為這不過是另一種氣功,我也不會懂得。儘管氣功師對我講法輪功好,但我並不很信他,因為他自己的氣功也沒有治好我的病。況且,如果法輪功這樣好,為甚麼他自己不練呢?

今年2月的一天,我終於讀了李老師的《轉法輪》一書,開始了解生活的秘密。讀完第一章,正如許多其他人所感受的一樣,美妙得令人難以置信。我想這正是我一生想要追求的真理。我經歷了很多書上描述的境界。我不敢相信發生的事。我多次感到額頭髮緊,感到有能量集中在額頭,並往裏鑽。一開始很強烈,現在已經弱多了。過了一段時間,我覺得有一種不可形容的力量從頭頂向下流動。

於是我離開了我的氣功師。2個月前,我又和他談大法,並介紹法輪功的神奇。他講他知道的,因為很多人在煉「法輪功」後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當我最後一次見他,我讓他多讀《轉法輪》,並教給他前三節功法。

我遵循書中的指導,讀書學法兩個月之後,我的病痛全部消失了。那時,我還沒有煉過功法動作。病痛消失之後我才開始煉功,現在我每天打坐一小時左右,並延長打坐時間。儘管「法輪功」治癒了我的病,我們都知道,「法輪功」並不是為治病和健身的。他是高層次的修煉方法,他告訴了我們宇宙的特性--真、善、忍。法輪功的修煉者是要同化宇宙特性實現人生的根本意義。

一年多的疾病雖然給我帶來許多痛苦,但這段經歷卻是十分值得的,因為他幫我找到了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