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丈夫和兒子是如何在大法中受益及如何遭受迫害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4月14日】 我先生在修煉前是個事業心非常強的人,為了事業不顧一切,拼命鑽研探討,除了維持一家四口簡樸的生活外,所有的積蓄都用在事業上了。他對社會上拉關係、走後門從不感興趣,憑自己的努力奮鬥,在專業上取得了一定成績。他創作的無數件色彩斑斕的油畫令很多專業教授都驚嘆不已。但他的身體卻變得越來越虛弱多病,特別是胃病尤為嚴重,每天都離不開藥,脾氣也變得很暴躁。

修煉法輪功後,通過反覆通讀《轉法輪》,他真正明白了人生的真諦、宇宙的真理,法輪大法才是唯一的宇宙正法。只有按這部大法修,才能真正脫離人生苦海,走向幸福的彼岸。因此他毅然放棄了多年對事業的追求走上了返本歸真之路。他把數千幅油畫等作品全部捐送給省博物館和美術館。除了幹好本職工作外,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大法修煉中,不斷反覆通讀大法,修煉心性,刻苦煉功,思想境界不斷昇華。身體也有了明顯改觀,多年的胃藥扔掉了,其他疾病也不斷消失,臉色紅潤了,脾氣也改好了,以前我們的家庭總是被陰雲籠罩著,自他修煉大法後是一片祥和,孩子們也有了歡樂。看著他的變化,全家都走上了修煉之路,大家決心要一修到底。

再談談兒子的得法經過

我們得法後經常給兒子(今年26歲)介紹大法。他書也看了,也覺得好,就是遲遲沒下決心,原來是捨不得他那幾個朋友。因為他的朋友們不修煉,而且經常去找他。年輕人到一塊免不了吃喝,有時剛到發工資時間,朋友就去找他了,一個月的薪水還不夠他花的。雖然兒子善良,老實,不會去惹事,可現在這個社會,難免別人不來找他,因此我們家長都希望他早日走上修煉之路。因為我們深知,只要進了修煉之門,在大法中熔煉,就一定會成為讓人放心的好人。

後來兒子真下了決心,首先把酒戒了,也不參加那些吃喝的場合了,漸漸地那些朋友也不找他了,他的變化真大。下班就儘早趕回家,參加學法,因我家就有一個學法小組。大家在法中不斷互相促進,他的思想境界也在不斷昇華。工作中任勞任怨,經常無報酬加班加點,設備陳舊了,老闆不捨得換新的。他只好用那些失靈的設備工作,勞動強度很大,工資還很低。有人說:「你出力這麼多,在我們單位幹同樣工作,薪水要高出好多倍!」但他照樣把工作幹好,因為他的工作態度好,在單位調整時,他被特地派去和外單位合作,那個單位看他那麼好就主動提出要他。調動後他仍然認真工作,從不叫苦,後來因為下崗人員很多,他又主動放棄工作讓給困難的學員幹。我們看著他的變化由衷地高興,這都是大法的威力,才使人境界昇華得那麼快。這樣大的變化,不也是大法給社會帶來的好處嗎?

可是自從江澤民政府加害法輪功以來,全國各地法輪功學員被殘酷鎮壓,特別是天津發生抓、打學員事件後,在大法中受益的學員都想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向政府反映,講清真相:法輪大法是真正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所以4.25中南海的正義之舉我先生和兒子都參加了。「7.22」全國性的大抓捕,我先生首先被派出所抓去。之後他又被轉到單位由保衛部門看管,每天被強制洗腦,看所謂的揭批電視等等,他所遭受的肉體折磨和精神打擊有多大,是無法想像的。是大法的威力,使他闖過了一關又一關。

去年10月份之前,我們還能給家裏打個電話,可也只能是簡單的問候,因為電話被監聽。我先生後因給外地學員發師父新經文的傳真,被人告密,被派出所抓去,又是拷打,又是動用電刑,折磨了好多天。

先生第一次被抓後不久,兒子也因為上網,看法輪功真相的資料,被戴上手銬,抓到濟南附近的一個拘留所,受到非人的折磨。家也被抄了,家裏所有的大法資料、電視機、音響、電腦、存款單、私人護照都被抄走了,甚至連被子都被拆了,說是看裏面有沒有藏東西。聽說是派出所人幹的,直到現在除了電視機和工資存款單要回來外,其它的都沒還,甚麼單據都沒給。

兒子被抓,先生被看管,連個去探望的人都沒有。40多天後交了幾千塊錢兒子才被放回來獄外監視,不能離開市區。後來他又被送到劉長山勞教所,判了三年勞教。管教人員帶他回家拿衣物,還拿走了他的500元錢。

目前我先生和兒子均被關押在王村勞教所。我打電話問他們單位,他們說那裏一律不讓見,同事送衣物去也不讓見。王村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非常殘忍,轉化手段極其殘忍,而且極力對外封鎖消息。我們只能通過給他們的工作單位打電話打聽情況,甚麼也打聽不到。

以上我所講述的我先生和兒子的經歷還只是一部份,均屬事實,他們也只是千千萬萬在中國慘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的一例,國內很多弟子失去自由,遭受非人的迫害,在此我呼籲聯合國人權組織伸出正義之手,制止江澤民政府迫害法輪功學員,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海外學員 4月9日

註﹕此學員1998年到了國外和她在國外定居的女兒生活在一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