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獄中受酷刑真實記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7月30日】 自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以來,幾乎每天從網上傳來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種種暴行的新聞,這些暴行的手段是出乎筆者的想像之外的,因為中國政府在改革開放後的二十多年的今天,在簽署了國際兩個人權條約後的今天,在人類文明進入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在人類的基因、上帝的天書被破譯的今天,中國政府仍然對自己的人民實施種種慘不忍睹的酷刑,筆者希望那不是真的,因為那些令人髮指毛孔聳然的酷刑本該屬於歷史、屬於原始野蠻時代、屬於小說裏的描寫,但它是切切實實地在今天發生了。為使更多的人了解這種殘暴迫害的真相,筆者慎重的採訪了幾個法輪功學員,寫下這篇採訪報導。

有一個學員被關進監獄裏,獄警對囚室裏十二個犯人說:"他要煉功,你們就給我打,否則全部取消你們親屬的探監。"這個學員在獄中堅持煉功打坐,十幾個犯人就把他揪起來打,一個犯人建議說:"我們給他的臉造個型",另一個囚犯說:"就造個熊貓的型吧"。十幾個囚犯開始輪著摑耳光,當每個人的手都酸的時候,這個學員的臉都腫得像熊貓臉一樣,黑一塊紫一塊。臉上還有一些鼻子邊、眼瞼邊、耳垂邊摑不到的地方,一個囚犯就建議說:"打不到的地方,用手指彈。"這樣,他們十幾個囚犯又輪著用手指彈摑不到的地方,等到十幾個囚犯手指又彈酸的時候,這學員臉上的肉沒有一點是好的。這學員是非常平靜,隨他們打了,沒有怨言,給他們講法輪功的道理,幾天過去後,學員的行為感動了所有的囚犯,他們認識到了法輪功學員是真正的好人,再也打不下去了。

在地牢裏有一種刑罰,不知叫甚麼名,學員全身被扒光,雙手像耶穌被釘上十字架那樣,被銬在牆上,雙腳也是叉開銬在牆上,牆下面是糞坑,拉屎拉尿就往下拉,這種刑罰一般囚犯只能堅持兩小時,豆粒大的汗珠就會從全身冒出來,最後昏死過去。這是秘密的刑罰,用來對付極重的犯人,外界不知有這種刑罰,許多學員都銬上去一銬就是兩天兩夜,這種長時間的刑罰,如果是一般的囚犯是必死無疑的,只有煉功人能頂得住,當放下手腳銬時,人已經昏迷了,全身都腫了,手、腳腫得把鐵銬都包住了。

還有一種刑罰,具體叫甚麼名不知道,在《紅岩》小說裏描寫過。當時特務對堅強女共產黨員甚麼刑罰都用上後,如仍不屈招,就把頭按在糞桶上,攪動臭糞,讓臭氣直衝心肺,讓你五腑六髒翻江倒海,直到吐黃膽水,當時特務使用這方法,十有八九的女性受不了而屈招。現在中國政府的監獄裏又使用這種刑罰對待法輪功學員。公安人員對學員採用分別對待,讓抓來的學員寫悔過書、保證不再煉功,再罵上一句師父。寫保證書的關兩星期就放回去,對堅強不屈的學員、在獄中堅持煉功的學員,除了打外,各種刑罰都用上,仍不奏效的學員,就把學員的雙腳提起,把頭塞進囚犯的糞甕裏,囚犯的糞甕樣子有點像酒罈,口略比人的頭大一點,當獄警把學員的頭塞進糞甕裏時,另一個獄警使勁搖晃糞,讓惡臭直衝學員的鼻心,獄警一邊搖糞甕,一邊問學員:"還煉不煉?""煉",學員堅定地回答,獄警又瘋狂地搖晃糞甕,繼續問道,直至學員口吐黃膽水,昏死過去,吱不出聲時,獄警才罷休。

在北京刑偵七處看守所裏,關著幾百名死刑、死緩的囚犯,大約有40間囚室,每間約有7x2.5平方米,睡炕的是一尺高的木板床,緊挨著可以睡12人,坑邊的走道上,每天都是睡滿六個人,這六個人只能分三排側著睡,剩下一平方米的空間是廁所與浴室,糞便的通道通往牆外。

這裏關著一批又一批的法輪功學員,北京四個被判重刑的也關在這裏,這裏的囚犯未判刑的希望早日結案下到監獄,相比之下,監獄有多一點的活動空間。這裏關過一批又一批的法輪功學員,女的比男的多,關在這裏的學員,全部是堅強的,他們全部是背銬式的銬著,腳也銬著,這種背銬式也叫坐飛機,也是重犯人懲罰的刑罰,背銬式一旦銬上,手臂血液流通不暢通,引起浮腫。女囚室裏送進來的女學員,個個都是手臂、腳都腫得像小冬瓜似的,鐵銬都鉗在肉裏邊,皮膚都腫得透明瞭。一碰就會破,由於手腳全銬上,行動不方便,獄警叫其他囚犯幫忙。起先囚犯不願幫,總有怨氣,到後來學員們向其他的囚犯講了法輪大法的道理後,同室的人有的接受了,並開始學法了。學員們為了不打擾別人,吃東西時,不叫別人喂,就坐著,頭彎下來用嘴啃窩窩頭,湯也不喝了,學員的高尚行為感動了同室的囚犯。

這裏的獄警就相當於清朝時期的「大內高手」、錦衣隊,個個都身手不凡,個個都有些功夫。其中有一個面相兇煞,毫無人性的打手與冷血動物無異。審訊人時,他又吼又叫,像狼嚎一樣,沒一句人的聲音,而且他的頭可以360度旋轉,就如地獄中的大魔頭。中國政府使用這樣的劊子手來對付人民,其手段之殘暴比清明「大內高手」和錦衣隊有過之而無不及。

有一個學員回國就被秘密綁架,關進北京刑偵七處,被那個魔頭吼叫輪番審訊七天七夜,不讓睡覺,用疲勞戰術,摧毀精神的絕招。又不給被子蓋,二月的北京冰天凍地,他的新長褲被警察扒走,皮夾克被囚犯藏起來,他只能坐著受凍了七天七夜。剛回囚室一會兒,又被叫出審訊,回來時,獄警給他一條又短又大又舊的褲子,原來的新褲子被警察換走,皮夾克也沒了。他被公安押到機場上飛機,回來入關時,海關人員看他骯兮兮的蓬頭垢面,外面只穿一件毛衣,褲子也不合身,且甚麼行李也沒有,以為是逃犯或販毒的。審問了很久,他解釋了很久,海關人員真是不敢相信會是真的,最後還是說:"我們最好能搜個身"。他說:"沒關係,脫光搜也行,但要快點,外面家人在等著。"就這樣,澳洲國家的公民到中國被中國公安扒得像流竄犯似地回來,中國真是遭盡天下奇恥。當他向澳國外交部彙報在中國所受的虐待情況時,外交部官員說過去南非當局在監獄裏也採取過這種刑罰。

據說,中國政府準備在西北地區建立大規模拘留所,用以對付和平上訪堅持煉功的法輪功學員,用當年希特勒鎮壓猶太人那樣建立法西斯集中營來對付手無寸鐵且僅止爭取一點煉功自由的老百姓。已被公布的迫害事實告訴人們:那些獸類完全幹得出這種禍國殃民、令人髮指的殘暴醜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