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爭的事實,公開的秘密 (續)

——廣大大陸法輪功學員仍在遭受酷刑和各種非法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5月7日】【河南省消息】自99年7月22以來,因去北京向政府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被抓的,截止四月三十日,所知已有127人之多,其中被檢察院起訴、法院秘密判刑的3人,不經過司法程序,直接被公安送去勞教的3人。另有被勞教的學員,人數不清楚。被抓的〝法輪功〝學員,以辦案費、人員出差費等為由,被公安處以數額不等的罰款,最高達到1萬1千元。有的學員剛被放出,不幾天又被抓進去。請看下列兩例中國公安殘酷迫害無罪遭囚禁法輪功學員的事實報導。


一、公安人員對〝法輪功〝學員鄭敏施酷刑的事實

鄭敏,女,今年41歲,河南省信陽市人。

鄭敏曾身患卵巢瘤,轉子宮癌,在信陽陸軍第765醫院治療無效。絕望之際,軍醫建議她練一下氣功。聽說〝法輪功〝很好,她於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體的迅速康復使她認識到〝法輪功〝是真正的好功法。99年7月,中國政府宣布取締〝法輪功〝,鄭敏認為〝法輪功〝於社會百利而無一害,想用自己的身心變化,證實〝法輪功〝不是邪的,決定去北京向政府反映情況,99年10月27日在北京市區上訪的路上被北京公安攔截,抓關2天後銬押送回,在信陽市第二看守所關押。2000年3月份判刑4年,送往河南省新鄉〝女子監獄〝。

在信陽市第二看守所關押期間,公安人員對鄭敏施了極重的酷刑──拷吊刑。公安人員認為鄭敏在獄中煉功,違反了獄規,予以拷吊刑處罰。過年期間,嚴寒零下6度,鄭敏手、腳相連銬在一起,躺放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吃飯由其他犯人餵。幾個小時後公安人員問她還煉不煉〝法輪功〝,她回答〝煉〝,公安便用繩子捆住她的雙腳,拖出牢房,在犯人活動的幾平方米天井上的鋼柵上,將她倒吊,雙腳朝上,頭朝下,手剛剛可以觸地,她咬牙忍受。據本人描述:連續倒吊幾個小時,血都倒控頭上,那個難受無法用語言表達的,幾天後,手凍裂了,像個小孩的嘴張著,流著血,手腫的像發酵的饅頭一樣。此期間,她還來了〝例假〝,換〝例假〝的手紙都要求救於其他女犯人幫換,如果不是因煉〝法輪功〝把身體煉好了,像她這樣原來得了癌症的病人,被這樣用刑折磨十二天,早就死了。

在拷吊的酷刑下,一名看守都看不下去了,當她聽到鄭敏回答還煉不煉〝法輪功〝時,忙用手在鄭敏後面捅了一下她的腰說:你說你不煉了不行了嗎?鄭敏問公安人員:〝法輪功〝教人做好人有何罪,這麼好的〝功〝救了我的命,為甚麼不能煉?

二、河南省某縣出獄犯人談獄中如何〝轉化〝法輪功學員

據出獄犯人說:河南省淮濱縣看守所目前已關押〝法輪功〝五十多人。這些人有的是去北京向政府反映情況上訪被抓回的,有一些人是在家中因煉〝法輪功〝被抓的。分在他那號裏有2個〝法輪功〝,其中一個是淮濱縣三空橋鄉,叫賈懷樓。一間牢房為一個號,每個號都有號頭(即睡在炕鋪上的第一人為號頭),號頭是有看守所公安管理人員指定的,也就是所謂的犯人管理犯人。號頭再指定炕一、炕二、炕三,炕一給號頭出主意,炕二、炕三為打手,每個新進的〝犯人〝,都先被打幾頓。〝法輪功〝被抓進去的人的〝轉化〝工作,凡是公安人員做不通的,公安人員便交給號頭幫助〝轉化〝。

奉命的號頭〝轉化工作〝,都是人性扭曲後產生的殘酷虐待手段。如讓〝法輪功〝學員脫光衣服,跪爬在地上,任憑腰部上坐著的〝大塊頭〝犯人抽打同時還得在水泥地上爬行等。公安人員則根本不管,每天就這樣折磨〝法輪功〝學員。這大概就是中國代表團在聯合國面對國際酷刑專家講的中國不虐待在押人員吧。

淮濱縣公安抓〝法輪功〝學員,關押一段時間放出去,由單位與各鄉派出所晝夜看守監禁,逼迫寫〝保證〝,沒有人身自由,不寫被視為頑固份子,淮濱縣欄杆鄉三個以揀破爛為生的〝法輪功〝學員,抓後放出又關入鄉派出所,無人送飯吃,挨餓受辱沒人管。目前,公安局又把這些人抓回看守所,其中已有三個人因不寫〝保證〝被強勞,已送往河南新鄉女子監獄。


【武漢消息】武漢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事例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份以來,法輪功在中國大陸一直被中國政府打壓。由於法輪功在祛病健身、促使人們道德高尚、心靈淨化方面的巨大功效,鑑於政府對法輪功不公正地對待,法輪功學員連續不斷地進京上訪,用善良的方式向政府表達事實真相,希望能給予一個公正、合法的環境。但是,至今政府仍然對大法學員的善意進行打壓,部份法輪功學員遭受了公安部門的嚴酷刑罰,其做法給法輪功學員造成了嚴重傷害。?
-------------------------------------------------------
<事例一>法輪功學員王莉,湖北婦女報社記者,女,26歲。

王莉修煉〝法輪功〝親身受益,覺得法輪功教人做好人,對人的身心健康,對社會的精神文明能起到促進作用。為了向政府說明法輪功真實情況,她多次按照國家憲法賦予的權力到北京上訪。回武漢後於今年2月18日深夜無故被公安局關進武漢第二看守所(屬於國家模範監獄)。因她認為修煉法輪功是合理而且正當的,所以在獄中她堅持煉功。從而遭受了毒打。獄警為了達到不讓她繼續煉功的目的,就對王莉施以〝掛麵〝的刑罰,將她的雙手吊銬在窗戶上,面對牆壁,雙腳只能剛剛著地,連續〝掛麵〝三天。緊接著又施以〝死鐐〝(這是用於死刑犯身上的刑罰),將衣服扒光,身體成〝大〝字形,被鐐銬在木板床上,不能動彈,木板上有個圓洞,人只能躺著大小便。連續〝死鐐〝11天後,又轉為〝活鐐〝8天(即手、腳被鐵鏈子鎖著,24小時不間斷。面對這非人的對待和公安人員的壓力,她仍然堅持說:放了我還要去北京上訪。因此在不公開的情況下,三月底她被判勞教一年半,現已被單位開除。
----------------------------------------------------
<事例二>法輪功學員呂正,武漢郵電科學研究院技術人員,男,24歲。

呂正是單位的優秀團幹部。他多次進京向政府反映法輪功真實情況,於九九年九月十六日被關進武漢市公安局療養院104號房。公安人員將他雙手整天鐐銬在二個板凳上,40天後改成晚上睡覺的時候才上鐐銬。就這樣,從9月16日至12月30日,整整三個半月沒有上過一天床,都是鐐銬在板凳上過的夜。呂正於99年12月30日被送進監獄,現被判勞教一年半。公安部門曾經要他的單位開除他,可是他的單位認為他是全所表現最好的職工,沒有任何理由被開除。曾經有公安人員轉述呂正說過的一句話〝你們要通緝我師父,我願意替我師父坐牢〝。
----------------------------------------------------
<事例三>法輪功學員李金龍,武漢市單洞小學教師,男,41歲

李金龍全家五口人全都修煉法輪功。為給法輪大法正名,他於大年初一進京上訪,並在天安門前拉起橫幅。當場被北京公安打昏,鼻樑被打斷,滿臉滿身都是血,血都濺射到金水橋的欄杆上,他簡直成了一個血人,三天後才醒過來。在交接時,駐北京的武漢公安人員看到他的傷勢時,對北京公安說〝你們也太狠了,把我們武漢人打成這個樣子〝。

現在,李金龍的妻子和妹妹也因去北京上訪被關押著。他們全都因此失去了工作。李金龍的媽媽和五歲的小孩由於堅持煉法輪功,也被迫每天到居委會參加〝學習班〝。目前,李金龍已被判勞教二年。
---------------------------------------------------
<事例四>法輪功學員汪慶梅,退休職工女51歲

汪慶梅於今年元月份去北京上訪途中在河南被抓回,裁決拘留15天,臘月29晚上才釋放出來。大年初三因參加學員交流會被抓,公安將其懸吊一天一夜,目前仍然關押在武漢社會福利院。
-----------------------------------------
<事例五>法輪功學員辜悅年,武漢新明燈具廠工人,女,44歲

辜悅年曾患有直腸癌,經手術進行了直腸改道,在兩次化療期間痛苦萬分。為了祛病健身,她於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體得到徹底康復,再也沒有吃一顆藥,打一回針。當中國政府不斷詆毀法輪功、誹謗李洪志老師時,她於99年9月初進京上訪,想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向政府反映。她連續在北京呆了一個半月。去年10月底被公安人員帶回武漢,被關押至今年一月份才放出來。緊接著她又去北京上訪,被裁決拘留15天,目前仍然關押在武漢市社會福利院被強制參加〝轉化學習班〝。
--------------------------------------------------------
<事例六>法輪功學員張全浩,武漢自來水廠職工,男,31歲

張全浩於99年8月份到北京寫了一封反映法輪功真實情況的信,直接寄往國務院信訪辦。回武漢以後,他於11月初被漢陽公安分局無故關押,2000年元月21日才釋放回家。緊接著張全浩同母親蔡漢珍同行再次進京上訪,被漢陽區分局將母子二人同戴一副手銬押回武漢。於2月5日被裁決刑事拘留。並於2000年4月12日被勞教一年半。其母蔡漢珍現被關押在看守所旁邊的〝轉化學習班〝中。
--------------------------------------------------------------
<事例七>法輪功學員曾克儉,女。

曾克儉曾經是一個病魔纏身,生活不能自理,手擠牙膏都沒有勁的人,修大法以後,身體恢復正常。她於今年二月初進京上訪,被漢陽區公安分局押回武漢後至今仍被關押在〝轉化學習班〝中。她的丈夫在外地工作,家裏讀小學的女兒無人照顧,不得不寄養在鄰居家中。
-------------------------------------------------------------
<事例八>武漢市各區均辦有關押法輪功學員的〝轉化學習班〝。

漢口區在額頭灣拘留所院內設立的〝學習班〝,至今關押著胡建華等31名學員。
江漢區在武漢社會福利院內設立的〝學習班〝,前後關押過58名學員,現仍關押著28名學員。

漢陽區在漢陽二級看守所旁邊設立的〝學習班〝,目前關押著30名學員。

武漢市精神病院內關押著大法學員周霞等6名學員。

武昌區青菱設立的〝封閉學習班〝,關押著許佳玫等30多名學員。

另外,在江岸區、洪山區、青山區、蔡甸區設立的〝學習班〝中以及各看守所、監獄、拘留所關押的大法學員無法統計數字。
-------------------------------------------------------------
<事例九>因進京上訪,公開煉功,參加心得交流會等原因而遭到勞教、勞改的部份學員有(其中大多數是不經公開審判的):

徐祥蘭女,判勞改8年
鄒嘉榮女,勞改2年,罰款1萬
陳靜女,勞改1年,罰款5千
石磊男,勞改1年,罰款5千
倪國賓男,勞改3年
張愛民男,勞改3年,緩期執行
方隆超男,勞改3年
張珂女,勞教3年半
胡勝蓮女,勞教2年
楊鎮武男,勞教3年
萬凱男,勞教2年
張全浩男,勞教1年半
宋剛男,勞教1年半
徐向秀女,勞教1年
左翠華女,勞教1年
姚慧女,勞教1年
張佳凡女,勞教1年
劉紅秀女,勞教3年
呂正男,勞教1年半
呂超男,勞教1年半
王莉女,勞教1年半
田莎女,勞教1年
李金龍男,勞教2年
牛利娜女,勞教1年
楊麗萍女,勞教1年
王莉平女,勞教1年

以上僅僅是法輪功學員為法輪功正名而遭不公正待遇的部份事例。


【重慶消息】重慶市部份被關學員近況

重慶女子勞教所有50-60名大法弟子。她們每天都要長時間地工作,有些大法弟子的任務多得根本完不成。四
月份,裏面的大法弟子為了爭取合法煉功環境開始絕食。有些功友的家屬被不許與裏面的功友見面;有些則被問是否是煉法輪功的,如是則不允許探望。很多功友的家屬都擔心她們的情況。

重慶市北碚區的西山坪男子勞教所至今關有大法弟子25名以上。通過大法弟子的家屬得知他們的處境不好。因為煉功,被關進了〝小間〝,吃的飯都是從小洞口送進去的。有些大法弟子關了20多天才被從〝小間〝裏放出來。過後又問他們還煉不煉,他們還要煉就用電棍打,十分殘暴。

關在重慶江北區新華街看守所的張梅功友,因為煉功一直被帶上腳鐐、手銬,生活不能自理,直到送去勞教時,才放開刑具。

南岸區一工廠(即〝明佳光學儀器廠〝),有八個學員在一功友家中集體學法時全部被抓。到派出所被審問後,一個功友被刑事拘留30天,有四個功友被送去南岸區看守所治安拘留15天,其餘被放回。

有些被放回的大法弟子,被要求交保證金1500、2000、3000圓人民幣不等,叫〝取保候審〝,並被告知如一年之內沒有違背〝公安部六條〝的任何一條,就可把錢退給學員,如發現犯了任何一條就把錢全部沒收。


【浙江消息】中國核工業建設公司二三公司(浙江海鹽)大法弟子張懷軍、彭曉東、蘇敏去年五月上訪被送回海鹽,單位讓他們寫保證不煉法輪功,不參加法輪功的任何活動,他們堅決不寫。

七月二十二日,法輪大法遭全面公開的迫害,三人又想進京上訪被單位領導發現。後被監禁一星期左右,期間每天讓他們觀看電視裏播放的污衊法輪大法的節目,單位領導天天做思想工作讓他們寫保證書,不再練習法輪功,同時還要求他們揭批法輪大法和李老師,被他們嚴辭拒絕。隨後他們的工作被停止,每天到單位報到一次,還讓他們學習報紙上詆毀大法的文章,那時他們的生活已很困難,吃飯都成問題,但他們堅修大法的決心沒有動搖。

十月份大法要被說成邪教,他們馬上進京上訪,後被遣送回海鹽,關押在單位,三人被分別關押。期間他們堅持煉功,受到種種阻撓,讓他們坐在床上就盤腿,讓他們站著就抱輪,後讓他們站在帶靠背的椅子上他們還是盤腿,最後又把椅子換成了方凳。對於不煉法輪大法、不進京上訪的保證他們堅持不寫,後被海鹽公安局逮捕,關押在海鹽看守所至今。由於他們在海鹽沒有親屬,也不讓任何人探望,半年來沒有他們的任何消息,大家對他們的境況很擔憂。

浙江海鹽武原鎮大法弟子陳軍(31歲),原海鹽輔導站站長。99年十月進京上訪(當時他剛開了個花店不到一星期),在天安門被抓。後關在海鹽賓館一個月左右。因拒絕寫不上訪不煉功的保證,被送去勞教一年。


【黑龍江消息】4月19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負責人答記者問,介紹了三組數字。說:原來有200多萬法輪功練習者經過社會、家庭和他們所在單位積極的、苦口婆心的幫教工作,從政治上、工作上、生活上關心照顧他們,目前,98%以上的法輪功練習者已經認清法輪功的本質,最終脫離了法輪功組織。

就他們所講的苦口婆心的幫教和關心照顧,以及98%以上的轉化等問題,談一點發生在我們身邊的實事,來指出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負責人答記者問的謬誤。

不管政府把修煉法輪功的人數定為多少,6000萬也罷,200萬也罷。的確是98%以上的修煉者通過修煉法輪功,體悟到了法輪功的內涵和本質--就是修煉。修的是心法,是修心的大法。傳法8年來,成千上萬的人祛病健身、心性昇華的實例歷歷在目、耿耿在心,已無法去辯證那1500人的真真假假,任憑別有用心的人如何捏造,假的事實在社會上傳開,總顯得那麼蒼白無力。我們可以告慰天下,98%以上法輪功練習者經過理性與實踐的昇華,從內心認識到了佛法的博大精深,仍然在堅修大法。

至於說苦口婆心的幫教和關心照顧等動聽的語言,讓人聽了更是難以置信。請看這些善良誠實的普通老百姓堅持修煉法輪功的遭遇:

--黑龍江省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

黑龍江省佳木斯市西格木勞教所70多名法輪功修煉者自3月23日絕食至今,生死未卜。

1999年12月,黑龍江省七台河市法輪大法學員劉金風、魏建強、王亞會、張麗平等5人因到北京上訪,反映自己修煉法輪功做好人,被判勞教三年。其中王亞會、張麗平在火車上被抓,劉金風、魏建強剛下火車就被抓。還有一名大法學員沒有去北京,只是出去辦事,在路上警察問:〝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學員回答〝是〝,就被抓。請問:一個公民因為回答自己是修煉法輪功的、或說說自己修煉法輪功得到的益處,而沒有任何危害社會及違法行為,就可以被抓,這是甚麼道理?這不是根據思想定罪嗎?這種做法已經違背了根據行為定罪的法律原則。

2000年1月19日,黑龍江省七台河市劉虹、劉喜祥、候波、張長明、劉瑞元、朱俊和、張掛燕、岳淑菊、邵淑靜、唐麗雲、劉金魁等11人,黑龍江省勃利縣孫九齡等3人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被判刑勞教三年。他們沒有做任何不好的違法的事情,老百姓都知道是好人。

朱俊和原來有偏癱病,修煉法輪功後恢復健康,他是因為向市6。15辦公室說明自己修煉法輪功而受益,也就是講了幾句真話就被捕。

劉瑞元是退休個人,修煉法輪功後原來的一身病全好了,他是在向市民政局捐款5000元資助孤寡兒童時被捕的,並被判刑勞教三年。當地老百姓中流傳著〝捐款招來三年牢〝的故事,群眾紛紛表示不平。捐款做好事,做好人卻被判刑,真是是非黑白顛倒,誰正誰邪,這不一目了然嗎?

劉虹等人提出上訴,說我們是在做好人,沒有違法行為,並拒絕在判決書上簽字,結果還是被強制送到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勞教三年。

2000年4月,黑龍江省七台河市李樹偉、張小風、朱麗、張守信等人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開除黨籍。黑龍江省七台河市1999年11月拘留法輪功修煉者92人,12月拘留法輪功修煉者106人,2000年1~2月拘留189人,3~4月拘留118人。有的拘留票說是拘留15天。實際拘留45天。

黑龍江省七台河市茄子區修煉者鄒伯林被警察抓去,七台河市桃西派出所的所長瘋狂地叫囂:〝你知道嗎?我是刑警出身,政府有令,打死你們白打死!〝說完就用拳頭猛擊鄒面部,用腳猛踢其小腿部,邊踢邊說:〝我讓你站不起來!〝這個所長把皮鞋都踢壞了。然後又把鄒的雙手放到其背後,一隻手在上,一隻手在下背手銬子,又把人吊起來長達四個小時,鄒幾次疼得昏死過去,警察還用刃具扎他的臉,又用力上下左右提手銬,還用電棍猛擊其頭部。其後八名警察輪番審訊,不讓鄒睡覺達40個小時,還用手槍對準他的太陽穴四次摳動扳機。警察還讓刑事犯人對學員暴打,腦袋全身都被打腫、打爛了……警察就是這樣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的,真是慘無人道。

黑龍江省勃利縣看守所關押法輪功學員66人兩個多月至今。警察對學員施加種種酷刑,其中有一種是這樣的:把人的手腳全部綁上並用鐵鏈子吊住,還在腿及胳膊彎曲處綁上鐵管子使得四肢不能彎曲,還不准說話。一名叫房翠芳的女士就這樣被折磨長達一個多月。在看守所關押的還有法輪功學員蔡國蘭和她的三個女兒。蔡國蘭修煉法輪功前抗交農業稅費,修煉法輪功後按照李老師的要求做一個好人,做好事。她自覺地補交了農業稅費。可就是這樣的好公民竟然因為要修煉法輪功做好人而被拘留。在關押的兩個多月裏,警察對她多次使用酷刑,警察暴打,打累了再讓犯人打,打得從炕上滾到炕下,兩腿用長約600毫米的鐵棍支住,兩腳用吊環吊住,一隻手銬在地環上,不讓其睡覺。折磨得她皮包骨頭,幾乎沒有了人形。警察把法輪功學員關到刑事犯牢房裏,讓犯人把學員的衣服剝光,用拳頭和鞋底狠狠地揍。學員許士鎮就這樣被打的渾身青紫。許多學員被打昏過去。警察為掩人耳目,學員傷口不癒合前不放人。警察還偽造假保證書,向上級匯謊報說〝轉化率〝為99%,還總結推廣用刑經驗。

以上種種慘絕人寰的酷刑鎮壓嚴重地踐踏了國家憲法,觸犯了刑法第248條,違反了中國政府對國際社會尊重和保護人權的承諾,及作為一個主權國家應該承當的國際人權公約所賦予的義務。我們對這種慘無人道的野蠻行徑和滅絕人性的殘酷暴行表示最強烈譴責,並呼籲全世界善良的人們予以支持。?


【山東消息】3月份,膠南珠海辦事處內有的學員被強逼坐在椅子上不准睡覺,折磨長達十幾天。在珠山辦事處派出所,有的學員雙手反銬,坐在地上,雙手被拉倒背後的椅子面上,還不時地給他灌水,折磨三天三夜。


【河北保定消息】絕食多天現生死不明,鄉級官僚仍錢慾難填

曲陽縣是河北省一個小縣,關押在曲陽縣拘留所的十幾名大法弟子於4月20絕食,五天後,不允許所有人包括親屬探視。4月29日,朱家峪的幾名大法弟子被帶回當地,所有絕食學員現生死不明。

2月24日──28日,陸續有30多位大法弟子被從北京帶回,僅被出示一張15天的拘留票。期滿後縣裏同意放人(期間未使用刑罰),但鄉里的官僚們卻欲從中撈錢,尤其是恆州鎮的某位負責人,張口向學員索要萬元之多。被家人取保出的學員均被處以高額罰款,且不給出具任何收據。絕食的學員中,也有的根本支付不起罰款。

目前縣城內在押學員有:(看守所)葛進亮、薛寶慧、趙春朋;(拘留所)劉金葉、顓俊茹及女兒靳紅連、顓趁茹、顓敬茹。葛進亮、劉金葉及顓氏三姐妹均表示在牢中不忘修煉,直到還大法以清白之日。

天網恢恢,真相必將大白於天下,謹勸良心未滅之士,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黑龍江消息】來自黑龍江省佳木斯市西格木勞教所的絕食報導

黑龍江省佳木斯市西格木勞教所至少關押了70多名法輪功修煉者。他們只是因為到北京上訪反映法輪功是正法,教人做好人就被判勞教三年。每天強制勞動十三、四小時,甚至十五、六個小時。被關押的大法學員3月23日開始絕食,他們提出:1。撤銷對李老師的通緝;2。撤銷政府對法輪功是〝邪教〝的定性;3。無罪釋放所有關押的大法弟子;4。恢復合法自由的修煉環境;5。通過和平對話解決危機。絕食由開始幾人,增加到第二天的70多人。警察不予理睬並對學員隔離吊打。

絕食到第12天時,勞教所把關押的大法學員家屬找去,宣稱勞教所不是沒給飯吃,絕食是學員的個人問題,勞教所對因絕食而導致的死亡不負責任。

到第13天時,警察開始把學員捆起來,強制插鼻管灌食,灌濃鹽水,倍加折磨,如拒絕插鼻管灌食,警察便用電棍、老虎棒、皮腰帶等大打出手。目前西格木勞教所的大法學員的絕食還在繼續。救護車在勞教所院內隨時待命。絕食的大法學員生死未卜。

勞教所對外封鎖消息,禁止家屬探望絕食學員。據說要轉移這些學員。已經有一百多名家屬到勞教所強烈要求無條件釋放這些好人。

獲悉西格木勞教所的大法學員集體絕食的消息後,哈爾濱、雞西、鶴岡、佳木斯、七台河、雙鴨山及郊縣市鎮的大法學員紛紛自發地到當地政府〝6。15辦公室〝反映情況。但是反映情況的大法學員被紛紛拘捕。公安部門還在調查是誰走漏了勞教所的消息及所謂的幕後策劃人。據說中央把外省市法輪功學員赴京上訪人數與當地政府首腦的烏紗帽聯繫起來,哪地方上訪學員多,哪地的市長就要撤職,因此地方政府抓的特別狠。

另訊,黑龍江省大量的法輪功學員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被關押判刑,有的家庭夫妻均被判刑,子女流落街頭,無人照料,無家可歸,境況十分悲慘。呼籲全世界善良的政府及國際機構、及正義的人們予以關注。


【北京消息】近日見到一位因4月13日在天安門廣場煉功被捕的學員。她告訴我她和一些功友於4月13號當日被送往位於北京昌平七里渠的收容所,路上有學員在車上還打開了寫有〝法輪大法〝的橫幅。

學員們告訴警察:〝我們不是犯人。〝拒絕說出自己的名字和住址,拒絕提審,並絕食絕水。許多學員被強行灌食並遭到毆打。所有被捕弟子及家屬都沒有見到任何正式書面通知。

四月中下旬,數十名因在天安門廣場打橫幅或公開煉功的大法弟子被非法拘押在西城區拘留所。部份弟子絕食絕水的方式要表達意願,爭取合法權益。25歲的北京大法弟子張松梅(因4月13日在天安門廣場打橫幅被捕)絕食絕水至第8天時身體極度虛弱,但她仍微弱的聲音說:〝我不去醫院,我不吃藥。〝直至昏迷被送醫院搶救。張現已脫離危險,並於28日從醫院被釋放。

在此期間,拘留所的領導表示要嚴懲絕食絕水這種〝對抗政府〝的行為,但五一節前絕食絕水的學員及部份年長的弟子卻被釋放了。所有被捕弟子及家屬都沒有見到任何正式書面通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