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修煉者的血淚控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3月4日】 註﹕近來,江澤民集團利用新聞媒體把它自己一手炮製的「自焚」事件炒作起來,妄圖挑起不明真象的群眾對法輪功的仇恨,以此來掩蓋其在二十個月的殘酷鎮壓中對法輪功學員所犯下的罪行。請看一位法輪功修煉者的親身經歷。

橋西區友誼大街派出所、辦事處、居委會:

我是你們轄區內的大法弟子羅智慧,石家莊橋西糧站的病退職工。還記得吧,一年多了,除了我被你們非法送進勞教所的日子,你們多次對我非法關押、罰款、嚴密監控、電話傳呼追蹤、把我從家中騙走、抓走,直到最後把我逼出家門……

你們派出所、辦事處、居委會、我原單位,包括鄰居們都知道,沒修法輪大法前,我多病纏身、久醫無效。92年吃勞保幾個月後因效益不好,開不出支來,愛人才掙三百多元;雙方家裏的重重矛盾常讓我陷於不平壓抑等不平衡心裏狀態中;為換個力所能及的工作幾乎花盡家裏的錢……日日在疾病、生活的痛苦中煎熬,不止一次想到要一死了之。絕望中,遇到了大法,是大法救了我的命,是慈悲的師父無條件地給我祛了病,又淨化了我的心,把我變成了一個寬容愉快、能處處為別人著想的人:擺攤兒再不為1元錢去吵鬧了,顧客說我實在;對雙方父母的家務事兒,總是當成自己的事甘願出錢出力,婆婆說:「這四個兒媳婦就數小羅好」;還多次向災區捐款捐物(有證明),用節省下來的錢向團市委希望工程捐獻了一千元(97年10月,姓名:大法弟子);又把搶佔樓下公共場地蓋的房子拆掉了(李桂花證明)……若不是修煉「真善忍」後道德的昇華,若不是心靈上的徹底轉變,這些是做不出來的。可是缺德的江澤民為了一己之私,不惜踐踏國家法律,編造謊言、歪曲事實,對這樣一部福益身心、福益社會的高德大法大肆誣蔑,殘酷迫害。令人痛心的是,你們明明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卻藉口是「工作」,屈服於道德敗壞的江澤民的淫威,無知地迫害著轄區的大法弟子,在幹著毀滅自己未來的事……

為了還大法以清白,為了世人都能夠有一個美好的未來,99年10月24日,我依法進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坐地休息時無故被抓。我沒罪,所以拒絕說出姓名、地址,在天安門分局被上背銬、坐土飛機,心慌腿抖,吐了一大片,全身冒汗跟水洗一樣,眼看快暈倒了,解開活動一下又銬上了,邊踢邊逼問,直到銬子上到最緊,打開後手銬的牙子勒出的血印深深地吃進肉裏。26號夜我被關進了北京西客站拘留所。一天我被一惡警狠狠抽了七八個耳光,當時眼就花了,臉也變了形。打完後惡警不敢讓我回號房,在他的辦公室罰站了好長時間,好幾個警察看到我的慘狀都眼含淚水走出了辦公室──這才是人,能分清是非善惡的人!能喚醒他們的善念,我感到欣慰:我的苦沒有白吃。被拘十五天被迫以每天25元交費,又送到河北廊坊拘留所,繼續非法關押。

就在我被非法拘留期間,石家莊友誼大街派出所、居委會、辦事處、還有我單位受上級嚴令必須到北京找我。你們欺我愛人老實、怯懦,拉上他共去了四趟北京、一趟保定、一趟天津,花去五六千元之多(去北京的還有橋西糧站彭經理、周科長(人事)),費用全部都由我愛人承擔,根本不考慮我家經濟如何窘迫。後來回到石市友誼大街派出所,非法關了我40天。把我銬在椅子上20個日日夜夜,去廁所也不解銬,只好連椅子一塊搬到廁所去。連日的折磨,腿腫得比原來粗了一倍,根本就蹲不下,毛褲也脫不下來。年底放我回家,才知是愛人被迫拿了四千元保出來的。還威脅:如再去北京罰一萬五千元,沒錢,把愛人工資、房子抵押。此後經常被24小時非法監控,每一個敏感日都讓我無法正常生活,後來乾脆派人常住在我家「監控」。

2000年3月份兩會期間,居委會的張攻蘭帶幾人闖進我家騙我去辦事處,我不去,就被連拉帶推下樓,又強行塞進早已準備好的汽車,竟把我這個正常人送進了城角莊精神病院。面對一次次的折磨,萬般無奈,2000年5月16日我只好騎自行車去北京依法上訪。友誼大街派出所的高振強等人再次把我強行抓回,在派出所又被非法關押了41天,還飢一頓飽一頓的不給飯吃。可是,我對你們仍然沒有怨恨,只是感到悲哀──佛法普度眾生,你們如此不珍惜,還在迫害著修煉人,實質上害的是你們自己……在派出所為煉功學法,經常被吊銬三四十個小時,還不讓和其他煉功人接觸。第41天時,即2000年6月30日五點左右,在沒通知、沒手續的情況下,強行把我送進了那個人間地獄──石家莊勞教所四大隊。在那裏我受盡了非人的折磨:在長期與世隔絕的惡劣環境下,為證實大法而慘遭毒打,還對我們強行洗腦,更使我深深痛悔的是,卑鄙陰險地利用特務的謊言欺騙、迷惑我做出了違背「真善忍」的大錯事,給大法抹了黑……

可是,當我歷盡屈辱和魔難,在去年11月20日從勞教所出來後,你們卻不顧我與親人剛見面,身心的重創還在滴血,仍然連續騷擾、追蹤。無理規定我不得與功友們見面;又給我愛人和他弟弟(蹲過監獄)施加壓力,讓他們監視我;還威脅我,如誰找我來就抓誰(99年從家抓走過杜國珍)……我雖人在家中,卻沒有任何自由,身心倍受煎熬,只好去北京訪友散心。誰知你們知道後竟大發雷霆,我剛到家不到一分鐘,李書記和好幾個男女就闖進我家查問。這之後,你們更加嚴厲地看管我:高振強來騙我去派出所,說所長鄭蘭軍找我談談,其實是要抓我走,卻哄騙家人說是「保護起來,不然再去北京非判大刑入獄不可」;居委會張攻蘭經常無端打電話騷擾;辦事處李書記則限制我以後出門時必須先打電話告訴他!一次我上街,一出門就呼我,到「君樂美」又呼,到商場又是傳呼……就這樣,一次次騷擾,一次次追蹤、迫害,吃不好、睡不安,而你們仍步步緊逼,走到哪,追到哪兒,走到哪兒也無法擺脫你們的監控,使我心神交瘁,精神處於崩潰的邊緣……我僅僅是要做一個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到底有甚麼錯?為甚麼就要受到這樣的身心摧殘!而你們卻還口口聲聲說是「對我好」、「對我愛人孩子好」。將心比心,別人這麼對你們「好」,你們如何承受?!走投無路之下,我去跳過民心河,被好心人拉住,又去撞出租車,結果老天還是不讓我去死,愛人拉住了我,哭著說:「我配合他們,本是為了保住這個家,不想讓你再進去(勞教所)!結果卻是把你往絕路上逼。我知道你好,大法好,我再不管你了,我要你活著呀!……」就在馬路上,我們夫妻抱頭痛哭……

愛人終於明白了只有大法才能留住我的命,從此再不限制我看書。拿起大法寶書,我的眼淚止不住地流了下來……師父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轉法輪》)師父還說:「自殺了還有一個罪。因為人的生命是有安排的,你破壞神的整體全局的順序,通過你做的對社會盡的義務,人與人之間有這樣的關係連帶著。死了,那麼整個這個順序是不是打亂神的安排?你給他打亂了他不放過你呀,所以自殺是有罪的。」(《悉尼講法》)師父的話句句打到心裏,我漸漸平靜下來,明白了連「自殺」的念頭都是不符合大法的!

邪惡的殘酷迫害,長期把修煉人與法分離,這是最殘忍的!是大法,再一次挽救了我的生命。可現在師父與大法仍然遭到惡毒的誣蔑,世人還在被媒體的謊言欺騙,我們大法弟子就是受再多的苦,也要在人間把這千古難逢的「真善忍」大法洪揚開來,讓所有的有緣人都能受益!我知道,在品德敗壞的江澤民的高壓控制下,你們是不會放過我的;為了大法早日平反昭雪,為了不讓你們繼續作惡,在無知中再迫害正法修煉人,為了被謊言矇蔽的同胞和世人,我被迫離開親人,流離失所……

多麼希望我的出走,能喚醒你們的良知和善念!誰沒有父母妻兒,誰沒有兄弟姐妹,真就甘願充當缺德的江澤民的陪葬品,逼得同胞鄉親骨肉離散而心安理得、毫不愧疚嗎?不要再繼續追蹤、迫害大法弟子了,要知道不管是甚麼藉口,人在世間所幹的一切都得自己去償還啊!

如果哪位有緣人看到這封信,請轉告我的愛人及親朋好友,「我一定會堅強地活下去。」我知道人間敗類江澤民現在越是猖狂,正說明他的末日不遠了。親朋們:不必太傷心、掛念,大法清白之日,就是我還家之時!」

大法弟子:羅智慧
2001年1月
編者附:

迫害大法弟子的罪犯:石家莊友誼大街派出所所長鄭蘭軍、指導員紀莊才、劉所長、只所長、民警高振強等;友南大街辦事處李書記,友誼南大街第一居委會張攻蘭等。

有關責任單位:
石家莊市人大行政處:0311─6689651,法制工作委員會:6689521,內務司法委員會:6689509,信訪辦公室:6689506
石家莊市政協政策研究室:0311─6689825,社會法制委員會:6689877,民族宗教委員會:6689872,台港澳僑聯絡委員會:6689853
石家莊市民政局:6048407、6688504、6688507
石家莊市信訪局:7042935、7058765、7058881、7042314
石家莊市法制局局長室:668828,法規處:6688285
石家莊市總工會法律部:0311─6072202,法律顧問處:6039125,行政辦公室:6070846
石家莊市婦聯主任辦公室:0311─6032370,法律顧問處:6033483
石家莊橋西區人大:3014742,宣傳部:3021750
石家莊市橋西區政協:0311─3022333、3014711
石家莊市橋西區檢察院主任辦公室:7023903,法紀科:7023449,起訴科:7023442、7023441反貪科:7027916、7023440,反貪賄賂局:7016770
石家莊橋西區公安分局:7022099、7026884、7022299
石家莊橋西區友誼大街派出所:0311─3031330、3990863、3034714、3051674
石家莊橋西區友誼大街辦事處:0311─3031142、3990645、3994704
石家莊友誼南大街第一居委會:0311─3013140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