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學員:正法修煉三省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2月15日】 生逢宇宙正法的特殊歷史時期且得法已在先的同修們!讓我們共同從以下三個面向理性地、清醒地省一省吧!

一省:把念經書當成主課?學法?正悟?修心?

「佛教講戒、定、慧,定是他的核心,但現在的和尚「三個飽一個倒」把念經書當成主課,禪床上的灰很厚沒人坐------。」(濟南講法錄音)。

我們法輪大法強調修在先、煉在後,那麼所謂「在家堅持學法煉功,堅持實修」的同修是否也是把「讀法」當成主課,而忽略了「修」呢?洪吟中「實修」一詩:「學法得法,比學比修,事事對照,做到是修」,是不是就得要「學法」、要「起而行」、要「做到」,且所行者也必是在「正悟」上才稱得上「修」呢?師父說:「帶著執著而學法不是真修」。那麼無法達到「正悟」者必有帶著執著而學法的,但也有簡單的表面理解「多看書,圓滿近」,把「讀法」當成「學法」而「安心」在家堅持學法煉功,堅持實修的。

其實,唯有在「學法」當中憑著「正悟」使我們從本質上改變「人「的觀念,從內心認識到法,從」人「中走出來,再加上身體力行,知道做到,才能圓滿。

二省:神的誓約在兌現中?圓滿?無私?慈悲?

師父說:「敢於冒著天膽下來的,才能聽到這麼高深的法。」試想:          

一、我們個自生命來源處的其它生命留在那個境界同樣可以聽法,為甚麼我們非得甘冒天膽下來?    

二、當師父在我們個自生命的所在層次與我們結緣時,在我們甘冒天膽下來前,我們是否做過甚麼承諾?

這是無庸置疑的。師父慈悲,惟恐弟子為悠悠萬古事所迷,就在洪吟「助法」一篇中提醒並明示了我們所承諾的正是「發心度眾生,助師世間行」。而今正是兌現誓約的時候。

一、師父說:「我這個人我不願意說的話,我可以不說,但是我說出來的就得是真話。」常人最低的一層,還講「言而有信」,不兌現誓約是修「真」嗎?

二、另一個最嚴重的問題是「私」,在家堅持實修為的是個人圓滿,卻顧不得那誤解了法的眾生生命的無望,能說是修「善」嗎?

三、「忍中有捨,能捨是修煉的昇華」,真能放下自我的時候,修的不就是「忍」嗎?                

修煉為了甚麼?不是要返本歸真,返回去嗎?達不到生命來源層次的標準,能回得去嗎?

三省:殺人放火你都不管?忘恩?負義?堅定?

師父說:「你看到殺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問題」。

今天,教我們「向善」的師父被污衊、被江澤民僱用殺手在追殺;國內的同修被無理地強行剝奪「做好人」的權利;被無故關押;被施以酷刑;被虐待致傷、致死,難道這些都不比殺人放火嚴重嗎?對於這部能讓人心向善、救度沉淪生命的正法被瘋狂地抹黑、迫害,致使眾生對大法的一念無法正確地擺放而將承受痛苦時,您難道還是見死不救嗎?其實,對邪惡勢力的姑息不但是見死不救,更是助紂為虐,實質上是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的。那真正是心性問題無疑。

如果您說:「我們的力量有限,影響不了大局,起不了甚麼作用。」,那麼我說:您可還記得師父說過:「你看到殺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問題」(《轉法輪》),今天國外弟子所做的一切證實法、講清真象、揭露邪惡、聲援國內弟子的努力,不就是在尋求世人對大法的了解與支持,減少對國內弟子的迫害嗎?您能用效果去衡量做得對與錯?卻不看看自己為此盡了多少力、盡了多少心嗎?

有位學員問師父:當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時,他的弟子在幹甚麼?想一想,是誰把我們從痛苦的病業深淵中撈起、洗淨?是誰把我們從骯髒的執著牢籠中解救、釋放?是師父,是大法。那麼,看一看,師父被通緝、大法被迫害,而我們現在在幹甚麼?常人尚且講「受人點滴,湧泉以報」,我們呢?常人猶且講「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我們呢?見真理、正義被踐踏仍然心不動嗎?

生逢宇宙正法的特殊歷史時期且得法已在先的同修們!

師父在「嚴肅的教誨」中說:「這和99年4.25以前,老弟子怎麼學好法、得到法時的心態不是一回事,那時候是學、是得法,現在是學法的同時在邪惡迫害法時如何起到證實法的作用。」。讓我們一起兌現誓約吧!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去掉最後的執著,讓我們修好的那部份放射著更加純正的光燄。

生逢宇宙正法的特殊歷史時期且得法已在先的同修們!

我曾經因為怕自己認識得不高、怕再次投稿又會被擱置而找藉口認為:有同修寫出來了,反正悟得也差不多,不必再重覆了。但今天我悟到儘管任何人所寫、所說同樣能觸動人心,但都隱含著各自的緣份與層次,誰會看到、誰會被觸動都不是偶然的,因此我再次投稿明慧網。此刻,我勇於放下「自我」,全憑一顆心──師父給我慈悲心,我用慈悲助師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