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私無我,邪惡自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7日】在近期的正法講清真象工作中,發現私已經成了嚴重阻礙我提高的因素。

常能讀到師父講要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我總覺得我的體悟很不紮實。近來又經歷了一次抄家,連與我合作前後已兩年的同修也被邪惡帶走了。於是我生命中最不徹底的「私」得以嚴重暴露,很多不去的東西都是源於這個。

在中國大陸,長期以來邪惡鋪天蓋地,大法弟子講清真象常常是互相配合,可自己的這配合裏有多少是完全為了別人好,完完全全為了別人的呢?在邪惡的囂張中,我們想出一些常人的辦法想減少迫害,保護自己,啟用了許多人的防範措施為了自己及周圍的人不被抓,這時已經是個「人」了。其實使用人的方法防止自己被抓時已經就是人的狀態了,離正法粒子相差甚遠,這時嚴重忽略了師父所說:「如果一個人他要是沒有那麼大的業力,就絕對不會出現那麼大的難。」(《李洪志師父在美國西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演講》) 說白了是我們不堅信師父的話,為自己的執著找藉口。我知道有弟子是一直做真象就是碰不到那麼大的難,有弟子被帶到大陸最邪惡的勞教所後,說得毒瘤一句話沒有,最後警察沒辦法只能把他帶回去;還有弟子修出了再怎麼灌食也不怕,感覺自己的鼻孔比勞教所還大。

無所畏懼、不在乎魔難的大自在狀態與包括我的「自我保護」狀態形成了神和人的區別。事實是嚴肅的。師父說:「因為你們的圓滿是主要的,你們的圓滿在你們現在來說就是第一位的。」(《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當我一次學法中讀到這句話時,才發現了講清真象的最終目的。由於粒子在講清真象中,不能圓滿自己,會不會也成為了一個正法的阻力呢?

由於我長期做真象排版及技術,在自己不去的人心支配下,形成了強大的自我保護觀念,做許多大法工作都是在「私」這種物質場籠罩下做的。

於是我放下一切心,去天安門正法,回來後堂堂正正地與同修聯繫,用慈悲的智慧繼續做大法工作,於是一個長期失去聯繫的網絡連上了,那種感覺是真的放下了私,才能發揮正法粒子的最大能量。而我們的更大能力或許正被自己的變異抑制著。

在去除這私的過程中,我長期沒去掉的魔性漸漸沒了,感覺得到的慈悲能夠更有力地清除邪惡,修出的智慧能夠融化掉許多我認為難的事,真的是邪惡自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