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時修正自己,穩健走好每一步

——再談真相工作中的經驗與教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學員對自身狀態把握不好因而會造成不可挽回的遺憾,這樣的事例實在太多了,有的在做證實法的工作與學法上不能擺好關係,對此明慧有很多針對性的文章。然而,從我身邊的情況來看,仍然有部份同修對這個問題認識不清,在最近一段時間裏更是接連不斷出事,究其原因多為在事發前反映出狀態不好而強為。教訓是深刻的,所以覺的有必要重提這個問題,希望在這方面仍然忽視的同修重視起來,吸取教訓,讓我們隨時修正自己,運用如意法理,共同清除邪惡因素沒完沒了的干擾與破壞。

在正法進程的關鍵時刻,如何穩健的走好我們的每一步是極其重要的。對於如何在時間緊、工作多中靜心學法,如何破除邪惡勢力最後的瘋狂,如何把自身放進正法全局中理性慈善的做我們所要做的事,如何隨時保持良好的修煉狀態等等都是需要我們認真思考的問題。修煉是極其嚴肅的,心稍有不正,邪惡來破壞是不打招呼不排隊的,邪惡一旦得逞,損失將很難挽回。

關於修煉的狀態,無論是在表面上修的好與不好的修煉人都存在著能不能及時調整自己的狀態、不在自己狀態不好時硬撐著做大法工作的問題,都存在如何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做好自己那份工作的問題。我曾經在不同時期遇到過好幾位被公認修的非常好的同修,他們每個人的經歷講出來都是驚天地、泣鬼神的,但都在他們出事前明顯表現出來狀態不好。我記的當時也都給他們提過這個問題,但鑑於覺的他們修的太好,提建議的方式過於蜻蜓點水,讓人覺的可有可無。值得總結的是他們當時都能意識到自己的狀態有問題,甚至有其他同修夢中有了明顯的點悟,但被「時間緊」、「事情多」、「還有許多地方等著我」等等理由一時障礙住了,其實就是被意識不到的「幹事心」給帶動了,在這一點上沒有處理好工作與修煉的關係。我記的一個同修講過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有一天騎車去辦事,路途不算近,在半路上發現車胎漏氣了,你是先花點時間補胎呢,還是將就壞胎接著騎呢?」答案是明顯的。

從網上反映的情況來看,最近有很多地區的資料點遭到邪惡破壞,致使這些地區在短時間內資料供應出現問題,在其周邊的一些本來不具備生產條件的地區更是不知該怎麼辦了。特別是掌握很多常人技能的同修越來越少,我們的工作難度陡然加大,想到還有許多無辜的眾生等待救度,我們的心態在這種氛圍中能否保持平和、同時理智看待我們遇到的困難呢?

師父在〈理性〉中講到:「學員在難中很難看到事情的因由、但不是沒有辦法,當靜下心來用大法衡量一下就可以看到事情的本質。」(《精進要旨(二)》)在正法過程中隨時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態是非常重要的,無論我們處於甚麼樣的環境下,平和的用大法衡量我們做的事,真正的以法為師,任何不正的東西都動不了我們的心。我看到有些同修缺乏修煉人的祥和心態,特別在同修之間發生意見分歧時,不是先真正找到自己不足、修正自己,在法中找到問題的本質,而是容易動人心,人的情緒很容易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導致了整個事情的複雜化。總結我們這裏的經驗,往往在同修間發生當時不能解決的矛盾之後不久,還會遇到其它麻煩事,如機器(印刷機或電腦)壞了等,然後就會有同修被抓,或一個資料點被破壞,或出現證實大法工作問題重重等等不應該出現的事。如果我們能及時明白過來,靜心學法加上採取必要的措施,或許我們今天的損失不會這樣,或許我們能救度更多的世人,或許師父不會因此而多承受。

與此同時,我們今天的修煉環境的形成也是至關重要的。我經常回憶起和平時期修煉的狀態,那時是個人修煉,每個人都在修煉中極其認真的對待自己不符合法的地方,同修之間即便有了矛盾也會在當時祥和的大環境中很快解決。當時那個修煉環境是經歷過的修煉人都非常懷念、為之心生愉悅的,也深深體會到當時師父為甚麼給我們講了那麼多有關形成修煉環境的話。就是根基不好的人在一個好的環境中悟性也會變好。再看看今天,我們的修煉環境遭到了嚴重破壞。在這特殊的歷史時期,大法弟子在助師正法,大法賦予了大法修煉者亙古不遇的偉大機緣。大法弟子的所為能否符合大法的要求極為關鍵,這個過程也是非常重要的。

我們一起做證實大法工作的同修之間就是一個局部的修煉環境,這個環境正不正,能不能體現法圓容的一面去自動糾正一切不正的呢?寫到這裏想起一位同修講出的一個事:說有個地方修煉者眾多,學法非常紮實,絕大多數都很精進。但他剛去跟這個地區同修交流的時候,發現他們每個人都很強的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對修煉的認識。誰都願意固守自己的認識,交流起來就有困難,要協調做甚麼事就難了。人人都固守自己的想法而僵持不下時,就會給證實大法工作帶來損失。

從我們這裏來看,確實也存在一些問題。我們在忙了的時候,忽視了在法上的交流與溝通認識,每個人都抱著自己悟到的理按照自己的想法安排事情,使得我們不能很協調的完成要做的事。比如,安排甲和乙做一件事情,但甲卻因為以前和誰經常聯繫,動不動就走了,一走可能就幾天,留下乙去做本來倆個人做的事,做的怎麼樣也就很難保證了。很明顯甲這樣做是不太妥當的,但乙卻又礙於面子不好說,而我們負責協調的人因為不熟也不好說,每個知道這事的人心裏也都不了然,就一直拖著。不久,其它點又出了這樣的問題,這次問題更嚴重了,因為這樣那樣的表面原因,有同修離開了資料點,在條件並不太合適的情況下到附近建新點去了。我們的環境也因為這樣那樣的表面原因開始變的漏洞百出:不斷有人被抓,資料點工作不順利,最後資料點被破壞,那個準備新建的點也受到影響。教訓已經太深刻,我們每個在其中的人都應該認真反思了。

當我們回過頭來再看的時候,其實不難發現,問題就出在沒能理智擺放做證實法的工作與修煉的關係。由於「忙」,我們漸漸疏於學法,或者學法時不能靜心;由於「忙」,我們疏於對自己嚴格要求,遇時不能認真向內找;由於「忙」,我們容易陷入事情的本身,我們有意無意忽略「忙」的本質;由於片面依賴正念的作用而忽視了在大陸的險惡環境中必須要注意的安全措施。去除隨時可能冒出來的「幹事心」、「顯示心」,保持理性,隨時用法來衡量。

* * * * *

後記:以上針對我們在證實大法工作中所出現的問題談了一點自己的認識。我寫出問題所在無意抹煞同修們偉大無私的付出,同修們的偉大已經在宇宙歷史中記載。文章中體現的只是我個人現階段層次對法的理解,修煉是嚴肅的,請同修們直接指出不足。

本來在兩個多月前就動手寫這篇文章的,卻因為自己的原因只開了個頭就沒寫了。當時因為我們這裏證實大法工作在一段時間裏不斷被邪惡破壞,損失了一批又一批的學員。

作為當時來講,同修們都在總結經驗,都說要認真學法,加強安全防範措施。然而當一接觸具體工作,一開始忙起來的時候,我們的一些同修卻把握不住自己了。一說幹事就精神起來了,但一提學法就推說把眼下的忙完了就學等等,不能主動靜心學法,同時能到資料點的人也越來越多,「漏」也越來越多。從一個人這樣到多個人這樣,漸漸不能控制的蔓延,到最後「忙」的沒有一點空閒學法,資料點也「人氣」很旺。當時有一個同修帶著這樣的狀態到外地建點去了,大家其實都知道這樣的狀態不好,卻似乎沒有甚麼辦法改變這個同修固執的想法,而那個新建的點也只維持了不長時間就出事了。不久,有個技能很全面的同修在整天忙於做事而無暇學法的狀態中出事了。

考慮到很多地區同修多少都有這樣的情況,所以當時想寫這篇文章提醒同修理智的擺放工作與修煉的關係。但後來通過交流,看到同修們都在開始注重學法的重要性、同時嚴格要求自己的時候,這篇文章就停了下來。

就在不久前,我們這一批同修在邪惡的一次統一行動中在幾個資料點同時被抓,此次人員及設備都損失慘重。教訓過於沉重,這是促使我立即完成這篇文章的原因,希望正在做資料的大法弟子有所借鑑,為大法負責、為眾生負責、為自己負責,穩健的走好每一步。我們都在講怎麼樣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我們都做好了,師父不就高興了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