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學員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22日】各位同修好,曾經我以為一個新學員的經歷沒甚麼可寫的,但是經由同修們的鼓勵,我認識到這也是與正法有關的一環,所以決定把最近的心路歷程寫出來,希望能與各位同修共同精進。

我是今年(2001)年8月1日參加了九天學法班,可是因為自己之前花了6個月,看過全套大法書兩遍才去學的,所以自認為也不應該算新學員了,─直到我領悟到甚麼叫「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怠惰----掉入險境

參加過9天學法班之後,我們一家3個人就每日早起開車到煉功點上煉功。由於我們3人是新學員,心性還沒到位,所以並沒有人積極的跟我們談正法時期弟子的事。而我們也沒有電腦可供上網,所以也不知道老師的新經文。期間雖然看過幾篇大法弟子寫的關於正法的文章,還有師父在華盛頓的講法,但是內心深處老是覺得正法的事不是我們這種新學員有能力做的。每天煉功前發正念也是傻傻地跟著做,不知道這件事本身真正的意義。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8月17日。之後我因為夜間還要上補習班早上起不來,就中斷了去點上煉功。17日以後這段日子我有時在家裏煉功,不過很多時候不煉功;連法也不看了。大約10天之後,我發現我很疲勞,怎麼也睡不飽;於是突然間我想起17日那天我做了一個很清楚的夢:

在一個彷彿由褐色沙子還是沙岩那樣子堆成的四方「小」房間裏(房間相對於我而言其實不小,但是就是覺得它小),我在空中就像個空氣中的塵埃似地緩緩下落。眼前房間的牆上有著一排排直行的看不懂的黑色怪符號,我知道那是刻上的字,只是不知道甚麼意思。往下看,看到一個有如密宗的那種明王一類的巨大神像,他也是由跟構成房間一樣的褐色的沙子堆成的。但是忽然間這神像的中心處出現了一股綠不綠、黑不黑的〝一股氣〝─因為它好像活的一樣,有好幾只好像觸手一樣的東西,可是又沒有固定的形狀。那時我直覺「它不屬於這裏,可是它卻由此而生」。接下來景象一轉,看到那個房間裏沒有光,一片黑暗,只有一個白色的光球慢慢上升。然後我醒了。想到這裏,忽然之中我的腦中出現了幾個字:金剛、魔性、護法、侵蝕、不敗。一瞬間我覺得好像驚醒了一樣!其實自己已經因為自己的惰性,而把自己弄到極危險的境地上了!居然放任著自己的魔性,而被另外空間的敗壞生命鑽了空子!人為地滋養了邪魔!可是至此為止,雖然我又恢復學法煉功了,可是對於正法的更深層的意義仍然一樣一無所知;連對煉功時發正念的涵意也不甚了解。總覺得出來講清真相也好,鏟除另外空間的邪惡也好,那是跟自己有一段距離的事。

機會等於考驗

就在我決定要重新走出來煉功之前,母親告訴我我們家附近有一個新設的煉功點,走路沒3分鐘就到了,不必像之前那樣開車去煉功點。現在想來真是感激師父的慈悲。九月初我到了這個新煉功點上,輔導員已經聽母親說過我之前的情況。煉完功輔導員勸我積極的走出來,她告訴我,師父說過個人的修煉包含在正法的進程裏,兩者是相結合的。她要離開之前又說「試試看,當你真的走出來,你一定會說:早知道走出來這麼好,我早就出來了。」經她這麼一說,我就動了念了,想走出來參加「大法的工作」了。我們要離開前,母親忽然跟我說:我們台灣也要辦SOS緊急救援步行活動,從台北到高雄,聽說要走22天。我一聽,第一個反應就是:可是我要補習啊!

晚上回到家躺在床上,卻偏偏怎麼也睡不著。在翻來覆去之中,SOS緊急救援步行的事一直湧上心頭。於是我決定不睡了,把這事情好好想一想。就在心裏的許多矛盾來來去去之中,忽然之前曾經看過的一篇小弟子的心得浮現在腦海中了。其中一段意思說,生死關有百道大門,那些走出來證實法的弟子,這百道大門一下子就闖過了。接下來師父講過的醫學博士生與小白鼠的事又浮上心頭。

忽然之間,我懂了!我退伍之後在國小當代課老師,可是那之後很快就放暑假了,於是我成了無業遊民。我就想參加公職人員考試,到單位去上班,有個穩定的收入。所以我把之前存的錢一股腦兒都交了補習費,還不夠,還得去借。眼見一個考試11月就到了,如果我去行腳3個星期,那麼我的學業怎麼辦呢?如果我沒考上,那我以後怎麼辦呢?這就是我的生死關!我腦中所想的是甚麼呢?不都是我自己的利益嗎!?當大陸的同修前仆後繼地站上天安門的時候;當各國弟子都努力去證實法,講清真相的時候,我還在幹甚麼?想起老師為了度我們曾經吃著最便宜的方便麵,睡在車站的椅子上,而我們又做了甚麼!?回想起之前曾參加讀書會,當時放著老師7月在華盛頓DC講法的錄影帶,很多大法弟子都淚流滿面。看著他們我覺得很尷尬,但是卻說不出具體是為甚麼。現在我知道,我太不精進了,這種在大法中混事的態度,讓我自知不配跟大法弟子待在一起,我對不起老師……

老師曾經說過:「關鍵時我要叫你們決裂人時,你們卻不跟我走,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精進要旨》,「挖根」)再回頭看看我這只要起航的船,上面卻牢牢地綁著繩索,栓在岸邊;繩子上頭都寫了字:公務員、政府單位、福利好、待遇高、幸福的生活、他人羨慕的眼光、穩定的收入……這些不都是常人的東西嗎!?我一揮手,那些繩索都斷了。當時我馬上下了決心:我要參加SOS步行!就算要我拋棄一切,跟將來專修弟子雲遊一樣托缽,甚至打著光腳,我也要去!這一念出來之後,一瞬間我明白了許許多多以前不明白的理,一時之間用語言實在很難詳盡地描述出來。我明白是師父點化我,即使是像我這麼不精進,悟性這麼差的人,師父都還不放棄我!於是我懷著無以言表的心情,掛著兩行熱淚睡去。

柳暗花明又一村

夢中見到一個奇異的景象:我見到在一片黑暗之中,未來步行的那幾天的情景變成了3個三角形,就像三座山一樣。我在黑暗中飄著,看到三座山中未來各種各樣的景象不斷流動著;雖然所有的一切都在裏面了,但卻是甚麼也看不清。我不斷變換著角度觀察著這三座山,忽然間感到明白了一個理,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可是具體明白了甚麼卻說不出來,只是有那麼一個強烈的感覺。就在這時,我被母親叫起床了,我知道老師又點化了我一次,雖說我現在還不明白,但是如果將來有用得上此理時,我定會想起來的。那天是週末,正好我們這兒有讀書會,於是就將自己昨晚的認識告訴了坐在我兩邊的輔導員。當說到大陸有一位老同修從四川走到北京,在天安門捧著幾雙穿爛的破鞋跟警察說法輪大法好的事時,我不禁失聲哭了出來。以前看大法書時老不懂甚麼是威德,師父說吃多大苦就有多大的威德,自己看了也是似懂非懂的。現在我感到明白了!這就是神威!這一切都是大法弟子的威德、是大法的威德、是老師的威德!另外同時我又悟到:只要大法弟子真正的在法上時,所做的一切都是跟正法有連帶關係的。表面上SOS的徵集簽名活動好像是大法弟子在求人幫忙,其實何嘗不是給眾生一個擺放自己位置的機會?或者大法弟子為了大法工作而向人借貸時,當對方知道你藉這筆錢是為了做大法的事,那麼他們的一念也決定了自己未來的去向。

讀書會完了之後,就開始登記要去參加的人。這時我才知道實際上的天數是14天,不是22天;結果當時只有我一個人登記。我愕然了,但是馬上就想就算只有我一個人,背上插著旗,手上發著資料,睡在公園或路邊,那我還是去。可通知單傳過來之後卻發現原來有人數限制!於是有輔導員馬上打電話去聯繫,結果已經額滿了。我感到失望,可是又馬上警覺到自己又掉到情中了。當額滿的消息傳出時,同修們馬上開始討論、提意見;最後大家的想法是----我們東部何不自己也來開闢一個路線呢?過了幾天好消息傳來了,聽說原來東部地區的許多同修也都有這樣的想法,經過跟佛學會反映之後,他們同意我們東部也辦一條路線。就這樣台灣的SOS步行聲援活動,形成了環島的路線。在這過程中我深刻地感到老師的慈悲──當世界各國弟子都陸續舉行SOS步行聲援活動時,有許多台灣弟子都去參加,但是也有許多弟子因為條件的關係,無法出國去。今天機會就在自己家門口了。真是師父說的,我已經開得都沒有門了,就看你那顆心!(大意)

以上純為個人體會,如有錯誤,請各位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