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莊勞教所惡警殘暴對待大法弟子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19日】2000年12月16日,我和三位同修在河北省邯鄲市廣平縣公路掛「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的橫幅時,被廣平縣公安鄭成月綁架到廣平縣看守所。這個公安十足流氓,污言穢語不堪入耳,說坐車不能白坐,動手翻了三位同修的衣兜,當要搜我身時,被我嚴詞拒絕。第二天提審時,管教對我說:一人拿6千元錢可以放你們回去(廣平縣法輪大法修煉者被從家綁架,惡警向每人勒索5千元放人,給收入有限的農民生活造成了極大困難)。令人難以想像,這樣的公安,就連土匪也望塵莫及,真是百姓的悲哀!

當時冰寒地凍,寒冷天氣,公安7天才通知家人送被子,每天只給四個像雞蛋大小的玉米餅、三茶碗如鏡的玉米湯,家裏來人看時,甚麼吃的東西都不讓送(本縣的可以送),甚麼話都不給傳;還硬叫家人最少留一百元錢,少了不行,多了行,家人說先留幾十塊,幾天後再來。看門的說:幾十塊錢夠買啥?不行!看著比土匪都惡劣的守門人,家人自然也不敢留錢。春節期間,飢餓難當,從大年三十到正月初八,每天只給兩頓飯。

出門時,我們幾個大法弟子三個家庭,有四個十多歲的孩子被鎖在家裏。我的丈夫因不放棄對法輪大法的正信,堅持學法煉功,受到公司諸多不公對待,被公司強行除名。2000年農曆四月初八,在家慶祝我們偉大師尊的生日,遭惡人舉報,被縣公安局政保科以所謂的「擾亂社會治安罪」,無限期關押在縣看守所最邪惡的3號牢房,被稱為看守所裏的「地獄閻王殿」,那時3號牢房內同修被打的聲音整天不絕於耳。

現得知,後來3號牢房人人學煉法輪功,一半多人每天都堅持煉功學法,大法學員常向死刑犯洪法至深夜,有時不知不覺到黎明。常打傷人、讓看守所都頭痛的犯人,聽說他現在不打人、不罵人,誰的東西都不搶啦!給就吃點,不給連一句話都不說。管教不相信,經觀察確實如此,知其在煉法輪功,警察說:「誰也不要管他,讓他煉吧!我的老天爺,煉法輪功,不給我們找麻煩,這太好了,大力支持!」

然而江澤民的爪牙、舊的邪惡勢力一定要非法送我們勞教。在送往石家莊的路上,公安局楊政委還多次打電話指示,無論如何也要把我們送到勞教所,哪怕送禮也在所不惜。就這樣於2001年2月12日我和兩位同修被送到石家莊市勞教所。我們村四個女大法弟子到了一起。另一男同修被送到邯鄲市勞教所,因在大會上喊「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遭到毒打、非法加期。

在江澤民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的密令下,石家莊勞教所更加有恃無恐,肆無忌憚。「兩會」期間,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要求無罪釋放,因喊:「修煉無罪,還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被隔離,隊長像豺狼一樣兇狠,中隊長張學民,眼露兇光,對堅修大法弟子百般殘害。張學民腳穿皮鞋,往一大法學員肚子上、身上,瘋狂地橫踢猛揣,學員醒來後,肚子疼痛難忍,豆大的汗珠滾落下來,肚子疼難以站起來。隊長還給這個學員銬上手銬。坐也不能,站也不能,邪惡之極,我們忍無可忍。隊長還將堅修弟子叫到樓上脫掉上衣,上繩吊起,新買的尼龍繩都被勒斷,有的學員當時就昏死過去。電刑、毒打、不讓睡覺,甚至採用最下流的手段電學員的陰道,威逼學員寫荒謬的「四書」。有兩位學員被逼瘋;大法弟子小霞(化名)多次被抓到樓上進行迫害。邪悟者更像黃蜂一樣,晝夜不睡,亂蜇亂咬,對堅修大法弟子刻骨仇恨,大法弟子小月(化名)被朝夕相處的邪悟者一掌打倒在地,耳朵至今聽不到聲音。還有位老太太在勞教所被迫害回家後還心有餘悸,一次黃昏在橋頭與一同修說到在石家莊勞教所受迫害的傷心處,泣不成聲,哭到夜晚。


犯罪分子電話:
河北省邯鄲市廣平縣公安局:0310─2523359惡警鄭成月;
廣平縣看守所:0310─2523357;
河北省邯鄲市曲周縣公安局政保股股長:李同仁,主管迫害法輪功,住宅電話:0310─8898502;
曲周縣看守所所長室:0310─8892689;
石家莊勞教所機關及一、三、五大隊總機:0311─7754007,二、四大隊總機:0311─7777689。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