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7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小學生,迫與學校的壓力,我寫了攻擊大法的文章,做了大錯事,現在我鄭重聲明作廢。努力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宏曄 2001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從邪悟中走出來,脫胎換骨,重新走正自己正法與修煉的路。

師父新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講:「大法弟子不能做到維護大法的作用是無法圓滿的,因為你們與過去和將來的修煉都不同,大法弟子的偉大就在於此。」

我98年有幸得法,在3年多的修煉中,師尊給了我許許多多。2000年4月25日我和當地的兩位功友到北京天安門護法,一個月後返回家中。當地派出所和公社幹部抄我們的家、罰錢,隨後三天兩頭找我們談話、要我們寫「保證」。我後來一直在邪悟中走不出來。

師父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講到:「大法弟子在邪惡的迫害中做得不好或放鬆自己,很可能會前功盡棄。」就在國慶前幾天當地派出所和政府、大隊到我們家要我們三人寫「保證」。因為我們三人在本院子,又一起上京護過法,所以邪惡之徒最怕我們又上京。可是當邪惡之徒叫我們三人簽字按手印時,我們都配合邪惡了。這是多大的羞恥啊!?當我簽字後,只覺得全身無力,整個人都要垮掉,心口堵得慌,欲哭無淚,只知道自己做了不該做的事,這一年多來簽了幾次字,按了幾次手印,一直沒有從邪悟怕心中走出來。這次簽字按手印明知是邪惡迫害,可還是不能在邪惡的迫害中從法理中悟上去,使自己對法造成了很大損失。我悟到自己沒有護好法,沒有證實好法,我悔,我痛心,簽字的後果真是苦不堪言,學法煉功我已無心了,心灰意冷,只知道自己是對大法犯過錯的罪人。

這一年多來自己一直在怕心和邪悟中掙扎著,沒有堂堂正正的從人中走出來。師父新經文《路》中講到:「目前大法弟子正處在正法時期,舊勢力的表現構成了對大法弟子最根本最嚴厲的考驗,行與不行,是對大法與每個大法弟子能否對自己負責的實踐,能不能在破除邪惡中走出來證實大法成了生與死的見證,成了能否圓滿正法弟子的驗證,也成了人與神的區別。」

我通過學師父新經文、明慧網文章後,我正悟到自己是對大法造成損失而帶著污點修煉的人,自己有人的根本執著,怕心重,後天觀念形成的私心怕自己受到傷害,正因為這些執著心才配合了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命令和指使,也是自己沒有靜下心來學好法造成的。作為正法粒子我徹底醒悟了。簽字、按手印後表現出的渾身無力,不想煉功、學法,甚至覺得修煉太難了等很多消極的人心鑽了出來,這不正符合了舊勢力的安排了嗎?不,我絕不配合一切邪惡舊勢力的安排。我心中升起了堅不可摧的正信。「覺悟了的本性自會知道如何去做」(《道法》),所以我今天用強大的正念寫出自己的嚴正聲明來窒息邪惡。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按手印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切一律作廢。

過去的污點是慘痛的教訓。在今後的正法修煉中,我要讓自己真正溶於法中,「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跟上正法進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無論在任何環境中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要配得上大法弟子的稱號,加倍彌補自己的過失,真正地脫胎換骨。今天我寫出此文更希望那些和我有同樣經歷的功友,能夠清醒過來,正悟過來,師父在等著我們,眾多的獄中弟子在痛苦中等著我們,眾生更在等著我們,一定要珍惜這千萬年的等待。

最後,引用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話和大家共勉:「因為你一害怕,就是恐懼心,那不是執著心嗎?你的執著心一出來,不得去你的執著心嗎?越害怕,就越像病似的,非得把你這個心去掉不可,讓你接受這次教訓,從而去掉恐懼心,提高上來。」(《轉法輪》P185)

大法弟子:曾凡鳳 雷周蘭 張翠仙 2001年11月6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月20日後,自己在鋪天蓋地的邪惡勢力打壓下,我沒有在法上去認識所發生的一切,而是用人的認識去理解大法,在嚴酷的考驗下不知所措,屈服於邪惡勢力,寫了「悔過書」,上交了十八本大法書。事後自己非常痛心,那種心情是無法形容的,幾天後自己給當地派出所寫了收回「悔過書」和一切文字及口頭上對大法造成損失的東西。師父的《心自明》和以後幾篇經文發表後,我覺得這是我在修煉中彌補對大法所造成負面影響和損失的機會,但是仍然沒有很好的在法上去理解法,沒有弄清正法與自己個人修煉的關係,沒有明白我們為甚麼要走出來證實大法,而是帶著極強的負罪心去做大法的事,用人的感情對待大法和師父。2001年10月,我因散發大法真相資料被抓,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所裏,因為自己沒有真正明白大法那博大的法理,在壓力面前和一些走向反面的叛徒的邪悟灌輸下,自己當時竟也認同了邪悟,糊裏糊塗的寫了「五書」。雖然自己很快就明白了那是完全錯誤的,但是在勞教所裏沒有辦法學法,師父的經文也是被警察斷章取義地拿來讓我們邪悟,有些法理還是想不明白。在這一年的時間裏,自己很後悔的就是以前沒有很好的抓緊時間學法精進,沒有理解師父苦口婆心地要我們抓緊時間學法的用意。解教回來後,通過自己認真學法、反思,明白了許多,找到了差距。現在我鄭重聲明:我要堅定地修煉法輪大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在正法當中洗刷我的污點,去除人的觀念。現在我收回在派出所、公安分局,勞教所裏,在強壓下,違心寫的所有對大法不利的文字和口頭的「保證、材料」並一律作廢。以後我要堅修大法心不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正法進程,做一個真正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 李躍進 2001年10月30日


聲明

請聽一聽我們的心聲吧!法輪大法學員必須重心性修煉,必須做到「真、善、忍」的標準。要達到標準,必須說真話,辦真事,為人負責,為社會負責。

我們這些曾走向邪悟的人非常痛心與後悔,因我們沒有達到「真、善、忍」的標準,我們冤枉了我們的恩師,他真正是在挽救世人,救渡眾生啊!正因為有緣能在大法中修煉,我們的生命才有了真正意義。可我們自己卻背離了大法,走上了邪悟。破壞了大法,給人們造成對大法的誤解。這是違背我們的初衷的,也成了我們終生遺憾。我們痛心疾首,追悔莫及。是大法的威力和師父的慈悲救了我們,使我們能在這麼可怕的歧途上回過頭來。在我們向其他學員灌輸我們的邪悟時,是大法學員站在法上義正詞嚴和慈悲,震撼著我們的心靈,促使我們思考並發現自己邪悟的「一套理」是錯的,是多麼的荒唐可笑啊,那是真正的歪理邪說。在此我們向師父請罪,是我們做錯了,是我們對不起師父對我們的慈悲苦度,是我們對不起大法給予我們的生命,是我們對不起大法弟子,對不起不知真相受我們矇蔽的善良的人們啊!與此同時我們鄭重聲明:我們以前所說所寫全部作廢,就地銷毀。我們要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現在精進的大法弟子,為了講清真相,為了能讓善良的人們明白,不記自己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難,他們的精神是偉大的,是神聖的。要求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王夏輝 李克蓮 朱鋒 2001年11月6日


聲明

我是在趕路時被警察憑善良的特徵和氣色好就認為是法輪大法修煉者,強拉硬推上警車的,並以莫須有的罪名被非法判處一年勞教。不管是在看守所,還是在勞教所,前10個月在歷次的過關當中都是比較好的,在後兩個月由於邪悟寫了所謂的「三書」。當一年期滿後,看到師父的新經文,才明白我在迷茫中做了破壞大法的事其原因是學法不深,師父說「作為修煉的人,沒有榜樣」(新經文《路》),我為自己的錯誤痛悔不已,追悔莫及,深感愧對師父、愧對大法,我也感謝師父能給我補救的機會。

在這裏我鄭重地向世人宣布,凡是以前說過的錯話,做過的錯事,包括在勞教所寫的甚麼「三書」,總之一句話,凡是不符合大法要求,不符合一個大法弟子標準的所作所為,從現在起全部、乾淨、徹底地銷毀,並聲明全部作廢,我要做的是一個合格的法輪大法弟子。我一定會洗清自身的污點,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合格的法輪大法的弟子。

我還要揭露勞教所的管教的一些違法行為,他們不遵守國家法律,不執行勞動法,沒有8小時工作制,沒有雙休日,甚至沒有休息日,他們私設公堂,殘酷地拷打法輪功學員,有致死的,有致殘的,有致傷的。在那裏法輪功學員沒有人權可言,法輪功學員連隨便上廁所的權力都沒有,所以有把大便拉到褲子裏的事發生。本人就是其中的一個。

吳玉英 2001年10月19日


聲明

我被邪惡從家中被強行帶走拘留,然後又被強迫參加縣裏辦的「洗腦班」。開始時我正念堅定大法、堅持背法、煉功、正面洪法,不做任何助紂為虐的事。但由於自己平時修煉中的漏,不能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對法有認識不足之處,消極承受不公正的對待,面對關、難摻進了常人心,最終接受了邪悟。

正像師父說的:「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挖根》),「任何一個執著與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圓滿,然而任何一個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圓滿的關,也是你向邪惡方向轉化與背叛的因素。」(《大法堅不可摧》)「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在「洗腦班」裏,在有機會擺脫邪惡迫害時,自己卻感覺忍耐力已經到了頂點,再也沒有能力往前走了(實質是求安逸之心的強烈表現),同時誤認為為那些執法惡人的個人私利著想是修善,人為的滋養了邪惡,使其更加囂張地破壞。自己沒能站在大法的角度,用自己在法中修出的純善使人們從正面認識大法,使人們在善與惡、正見與謬見之間做出正確的選擇,沒能為每一個生命的永遠負責。

回想自己那時的狀態,覺得連好人的標準都不夠。我悟到:是人也好、大法弟子也好、還是不同層次的生命也好,其存在於不同位置的時候就擁有應有的一切,同時也存在了應盡的責任與義務,盡好各自的責任是生命的份內之事和存在的真實意義;反之,做不好或不做就意味著變異和敗壞,不夠格了。大法弟子始終以修「真善忍」的正念,主導自己堂堂正正的生活、工作,不斷放棄不好的追求與行為,提高著思想境界;在強權的迫害下大法弟子站出來維護大法,也是在維護人間的公理、道德、正義與和平。然而我自己卻在受迫害中站在了邪惡一邊,干擾了法正人間的進程,給師尊正法增加麻煩,給大法抹了黑,愧對師尊的承受和度化。

師尊還在等待走錯路生命的醒悟。我也希望和我一樣錯過的生命共同珍惜這還有的一切,真正做一個合格的生命。現嚴正聲明在2001年3月5日縣「洗腦班」期間,在不公正對待中,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言行及「書面材料」全部作廢。同時堅決抵制各級執法部門執法犯法下所做的一切,肅清邪惡勢力安排製造的一切。從新回到正法中來,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自己應該做的。

大法弟子:張傑(旭) 2001年11月6日


嚴正聲明

我從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得到全面提高和昇華。深深感謝師父的大慈大悲,把我從無知的人身路途中解救出來,走上了修煉的光明大道。

邪惡的黑暗勢力,瘋狂殘酷鎮壓善良的修煉者。我於2001年7月20日夜被非法抓進邪惡勢力搞的強制「洗腦班」。並且威脅我說,如果不放棄修煉就採取「升級洗腦教育」、判刑坐牢、親人下崗、孩子失學。面對邪惡勢力的考驗,由於怕心,我做得很不好,沒有勇敢的向邪惡抵制對師父和大法的惡毒攻擊和誹謗,反而向邪惡低頭。我現在認識到是幹了作為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幹的事。大法弟子不應該聽從邪惡勢力的安排。維護法、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是歷史寄予大法弟子神聖的使命,我明白了。我莊嚴聲明,在「洗腦班」裏所寫的「三書一保」作廢,不承認邪惡黑暗勢力的考驗和安排,堂堂正正做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鏟除邪惡、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葛文福 2001年10月15日


嚴正聲明

兩年以來,在那種烏雲四起,一手遮天的邪惡迫害下,我曾兩次去北京上訪,證實大法。邪惡的惡警將我非法關進拘留所、法教班、監居室、勞教所長達兩年之久。特別是在勞教所裏,邪惡的舊勢力利用了特務流氓、邪惡的壞人,製造了邪惡的圈套,致使我走向了邪悟,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

走出勞教所後,見到了師尊的新經文,痛悔不已。恨自己學法不深,在大法和大法弟子受磨難的時候我的本性被邪惡所矇蔽,走向了邪悟,違心地做了損害大法、違背師父的事。現在我徹底明白了,我決心回到大法修煉中來,加倍彌補對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加強學法、煉功,並嚴正聲明:我在被非法勞教期間,所寫、所說對大法不利的事一律作廢!

大法弟子:付少珍 2001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在被非法送入「洗腦班」時,我所寫過的「保證」,簽過名的一切東西全部作廢。那個階段,由於放鬆了學法,學法時心不淨,很多人的觀念無法根除,心裏發飄、發虛、不穩,又執著於做事,出現了問題,在壓力面前,被別人勸了幾句,動了不正之念,被邪惡帶動,沒有堅守正念,犯下大罪,十分後悔。

我認識到惡的、壞的東西,明顯有錯,容易辨別。但有些不正的、似是而非的東西,往往使我這種放鬆自己,對自己要求不嚴格的人,在特定環境中,在有壓力的情況下,一些不正的東西符合了自己的執著的觀念,自己念頭一轉,馬上就毀於一旦。我以前就特別容易轉彎,遇到困難不是正面戰勝而總是繞彎,其實是人的最狡猾的保護自己的心理。對大法的堅定是沒有任何條件、不講代價的。對於那些所謂「高」的認識,甚至符合自己不正觀念的認識,維護自己,使自己在常人中得到好處的認識,要特別注意,放下一切心,用法來衡量。今後我要抓緊學法,堅守正信,堅定不移,一修到底,排除干擾,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

沈立之 2001年11月1日


嚴正聲明

今年9月24日晚,警察發現了我和兩個功友的住處,非法抄家。他們把我們帶到了「洗腦班」,強行讓我們寫「保證」。我絕食抵抗,於10月1日被無條件釋放。沒能聯繫到其他功友,有些絕望,同時又被警察跟蹤。由於對「情」的執著,就又回到男朋友身邊(常人),說了違心的話。他聽後很高興,給我安排了住處,又很關心,使我很感動,因而被常人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聽從了他的安排。魔也正抓住了這一點,在一步一步地安排,當時的我沒有意識到。住在他家沒幾天,31日下午,警察又一次發現了我,後來得知,他們已經調出我的戶口。早在親戚、朋友家住的地方,安下了埋伏,由此他們把我帶到了派出所。由於警察的施壓和朋友的勸阻,我同意寫下了「保證書和決裂書」。被魔牢牢控制的我,不知不覺在做著違背大法的事。我想寫完就沒事了,可是魔又施壓恐嚇我說,男朋友有窩藏罪,逼我揭發他人。由於對於「情」的執著,我又一次被魔利用了,於是說出了一些功友,還交了書。當時寫東西的時候,手是麻木的,但並沒有意識到是師父在點化不該寫。寫完後,想了很多,我這無形中,給其他功友帶來多大的難,給自己造下多大的業。越想越難受,這不是在出賣佛嗎?罪過何等之大!不認師父,誹謗師父,我知道這是天罪不可饒恕。做這件事時,就想讓師父把我形神全滅。我知道本性的一面很明白,可畢竟破壞法的事我做了。想了一夜,最終決定還是離開,就趁早晨買早點的時間跑了出來,找到功友。見到他們時,我哭了,為了這個情,背叛了師父,背叛了法,還出賣了神,我真傻,真有生不如死的感覺,由於對情的執著,我付出的代價太大了。這段經歷使我更深刻地明白,只要有一點兒人的東西,魔都會看得很清楚而鑽空子,修煉的路是嚴肅的,是自己這樣的,誰也代替不了的,差一點都不行的。師父在《路》這篇經文中指出「作為一個修煉的人,這個污點如果不能洗刷掉,將意味著甚麼,你能想像得到嗎?」我很清楚這句話的含義,很清楚自己的使命。「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下,如果還做不好,怎麼會還有下一次機會呢?修煉與正法是嚴肅的,能不能珍惜這段時間,其實就是能不能對自己負責。(《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我知道自己已經走了錯路,慈悲的師父還給我洗刷恥辱的機會。今後要精進學法,在法理上認識法,找出自己的執著,去掉它,在講清真象上,加倍彌補自己造成的損失,洗去自己的污點,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不要愧對於師父偉大的慈悲,不要愧對於師父為我承擔的一切,也不要違背自己敢冒天膽簽下的誓約,堅定修煉。現聲明自我修煉以來,所說所寫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全部作廢,堅定修煉,直至圓滿。

聲明人:李振紅 2001年11月3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勢力迫害下,因為怕心,對法產生動搖,沒有堅定正念,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給自己的修煉路上沾上了污點。看到那麼多真修弟子在邪惡面前能堅定正念,甚至失去生命都不向邪惡低頭,內心對他們產生無比敬意。在看自己因為「怕」的變異觀念而苟且偷生,連真理都敢背叛,而心神不安。通過學法進一步認清要清除思想業,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決不能被變異觀念束縛。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再次感到師父是多麼偉大。在此聲明對邪惡所寫的一切「保證」,破壞大法的一切言論及在邪惡書上所簽的字,一律聲明作廢,堅定修煉。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韓非 2001年10月30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的執著和業力,導致了我順水推舟似地接受了勞教所所謂的「保外就醫」,出現了以「就醫期滿」為藉口的釋放。這是對大法的侮辱,也是我修煉路上的污點。是修煉大法去掉了我的心臟病、腰痛等所有疾病,使我身心健康。修煉的人沒有病,只有修去的業力、執著等不符合宇宙的東西。我嚴正聲明:我不承認所謂的「保外就醫」,不承認別人為我寫的「保證」之類的東西,同時堅決否定所有不符合大法的東西,並堅決清除。對我的關押本身就是迫害,政府為甚麼不敢堂堂正正地承認自己的錯誤而無罪釋放我,卻要找藉口掩蓋錯誤而用「就醫期滿」釋放呢?所以,必須無罪釋放所有被關押的大法弟子。我一定能按大法的要求走正正法修煉之路。

楊秀文 2001年11月5日


嚴正聲明

現在聲明我以前向邪惡交大法資料,向邪惡寫「保證書和「悔過書」,在邪惡面前違心地罵師父,在「洗腦班」誘導其他學員走向邪悟,以及家人和他人代寫的「保證書」之類,統統全部作廢。不論我以前在任何環境、任何場合、任何情況下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輪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想起以前自己的所作所為痛悔萬分,我一定珍惜慈悲的恩師給我的機緣。「助師世間行」,「堅修大法心不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李英姿 2001年11月1日


嚴正聲明

我97年得法修煉,是大法挽救了我的生命,使我懂得了人生的真正意義。但是當99年邪惡迫害法的時候,由於學法不深。沒有在法上認識,被人後天變異的觀念所左右,做出了愧對恩師、愧對大法的事。當時在一個招待所裏(邪惡臨時設的一個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的場所)替我母親寫了「保證」,雖然不是發自內心的,是被迫的。但這是在向邪惡妥協,是對大法的侮辱、對恩師的背叛,辜負了恩師的慈悲苦度。在此向師尊請罪。請師父給我彌補過錯的機會。同時聲明自己所說、所寫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廢。盡自己的一切投入正法洪流中,以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陸大法弟子:張桂芹 2001年11月6日


嚴正聲明

自從修煉法輪功後,我以前得的好幾種病都好了,我也明白了怎樣做人,做更好的人。但是江惡人反對法輪功,不許老百姓做好人,不許老百姓講真話,我在被逼迫下違心地寫了「悔過書」。我心裏非常難過、非常慚愧,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在此我要聲明「悔過書」作廢,因為那不是我的心裏話。我今後要「堅修大法心不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 蘭翠香 2001年11月6日


嚴正聲明

我是97年得法的,當我對大法深入了解以後,我就發自內心堅修到底,大法使我身心健康。2000年3月,因在住地家中看書煉功被邪惡舉報,以莫須有的罪名被非法判拘留15天。第七天他們說「不寫保證不放人,並轉勞教」。由於怕心重,用人圓滑僥倖心理玩文字遊戲,寫了「保證」,並在公安來家中騷擾時說了妥協的話。現在嚴正聲明,所說、所寫違背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廢。並決心堅修大法緊隨師,直至圓滿。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黃萬文 2001年11月6日


嚴正聲明

由於在過去個人修煉中沒有紮紮實實地修,在邪惡的迫害中沒能在法上認識,加上放不下人的執著、明知故犯,違心地做了一個大法修煉者絕對不能做的事情,深感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對不起為大法付出人的生命和在巨難中沒有倒下的弟子,內心非常痛悔!在此嚴正聲明:無論在任何環境下所寫、所說的不符合大法的「文字材料」和話通通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勇猛精進,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法輪大法弟子:於東 2001年10月28日


嚴正聲明

有一天我去洪法,散發傳單,被惡警發現抓去了。在逼迫下,因本人學法不深,存有私心,放不下親情等執著,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說了大法弟子不該說的話,寫了「書面檢查、保證書」,這些都是我違心的,不是我真心的。真是後悔莫及,給自己修煉塗上污點,給大法造成損失。我嚴正聲明,我所謂的「檢查、保證書」一切作廢。今後堅修大法,助師世間行,加倍彌補自己的過錯,緊跟正法進程,堅定正信正念,直至圓滿。

大法弟子 杜淑珍 2001年10月24日


嚴正聲明

在江澤民政府殘酷迫害大法之初,由於學法不深,在怕心的作用下曾私下毀掉一套《廣州講法》錄音帶;在學校分管報欄宣傳工作中,對於帶有歪曲事實,誹謗大法及師父的官方報紙文章沒有及時撤銷。對於不明真相的師生、領導沒有及時講清真相,揭露邪惡。現在回想起來痛悔不堪。現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自今而起,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周惠娟 2001年10月19日


聲明

我在2001年3月份上級辦的「洗腦班」上,向單位領導寫了「思想認識」,出班時,在「保證書」上簽了字。我感到這是我修煉道路上的一個污點。我決心在今後的正法修煉中始終堅持正念,堅信師父與大法,在講清真象、揭露邪惡、救度眾生的正法修煉中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師父正法進程,為此,我聲明我在邪惡的迫害下寫的「思想認識」和出班時在「保證書」上的簽字無效,特此聲明。

大法弟子:陳進明 2001年10月18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正念不強,執著心沒去,在被非法拘留時沒過好關,給我的修煉留下了污點,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學了師父的新經文後,深感痛悔。特在此嚴正聲明:在拘留所寫的「保證」及在邪惡的「材料」上簽的字一律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做一個真正的大法粒子。

聲明人:鄭伯良 2001年11月6日


嚴正聲明

2001年9月18日在張貼真象材料時不慎被惡人告發抓入拘留所非法拘留。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後天形成的觀念很強、迫於親情的壓力和邪惡勢力的逼迫,在弟弟代寫的「三書」上違心地簽了字。我深知在「三書」上簽了字意味著甚麼。愧悔的心無法形容,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六年的修煉。我只有在今後的修煉中,勇猛精進,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來洗刷這個污點,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不承認邪惡勢力的安排,特此聲明:「三書」作廢。

大法弟子:殷玉華 2001年10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12月22日下午,被邪惡抓去關在監獄裏。在邪惡高壓迫害下,不情願地寫了「悔過書」,違背了大法。現將我以前所寫的「保證書和悔過書」,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話,一律聲明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鐘彥仲 2001年3月23日


聲明

我在2001年3月舉辦的「洗腦班」上寫了「思想認識」,出班時在製作好的「保證書」上,我以不識字為理由,沒有看裏面的內容就簽了字,這是我修煉道路上的一個大污點,我心裏很難過,對不起師父。我一定要在正法時期堅持正念,始終堅信師父與大法的威力。在講清真象、揭露邪惡中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為此我嚴正聲明在邪惡迫害下所寫的違背大法的一切作廢無效。

大法弟子:劉伊露 2001年10月20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不能真正的理解好老師的法,對一些法理的認識還停留在表面上,不能真正做到「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大法堅不可摧》),所以在被邪惡無理關押期間,配合了邪惡,照了相,按了手印,以及用常人的辦法對付邪惡,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給大法造成了損失。今後一定好好學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陳建平 2001年11月5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99年在公安部門的強壓下寫了「保證」。通過學法我認識到這是對邪惡的妥協。由於我對修煉不夠嚴肅,給大法造成了一定的損失,我對不起慈悲偉大的師尊。在此嚴正聲明寫過的「保證」作廢。今年我的母親在社區部門的恐嚇下,背著我替我在「610」發的表上簽了字,在此也嚴正聲明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胡秀豔 2001年10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在「洗腦班」所說、所寫的「保證書、決裂書、批判書」,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朱亞春 2001年10月13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當時的承受力和怕心,在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時,面對邪惡的迫害向邪惡妥協了,寫了所謂的「保證」。回到家後感到十分痛苦,深深感到自己所做的這一切給自己帶來的是甚麼。自今日起嚴正聲明自己所寫的所謂的「保證」作廢。重新走上正法修煉的路,做到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俊秘 2001年10月30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政治流氓集團的高壓下,由於自己的怕心重,沒能在考驗中走出來,在以前單位領導的壓力下,自己寫了「保證書」,現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違背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廢!以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孫玉濱 2001年10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們在邪惡勢力的高壓威逼下,違心地寫了「保證書」。現在我們認識到,這是侮辱大法,給大法抹黑。我們痛悔萬分,決心以實際行動洗刷污點,積極投身到揭露邪惡、講清真相的正法洪流中去。我們聲明以前所寫的「保證」作廢。

大法弟子:王月英 王生堂 2001年11月1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1年2月和3月份,在邪惡的迫害下,寫了一些「保證書」,心裏很難過,對不起大法,做了一個修煉者不該做的,現聲明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到底,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朱美高 2001年10月17日


嚴正聲明

2001年3月在被單位強制送往「洗腦班」期間,因為自己有放不下的執著,被邪惡鑽了空子,從而導致了邪悟,寫了「三書」,現聲明全部作廢。本人將堅修大法,並以實際行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師尊的正法進程,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楊豔傑 2001年11月5日


嚴正聲明

1999年、2000年,本人在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被迫害得神志不清而寫的「保證書、悔過書」、2001年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迫於壓力所寫的「保證書」、在單位、派出所高壓下所說、所寫不符合大法標準的一律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陸大法弟子:畢志海 2001年10月30日


嚴正聲明

由於對法認識不深,沒有堅定正念,我在99年10月12日,寫了「保證書」,做了一名大法弟子決不應該做的事,對大法造成不好的影響,愧對恩師,現聲明以前所寫的「保證」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師父正法進程,講清真相,鏟除邪惡,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李廣平 2001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們在本地講清大法真象揭露邪惡迫害期間,在被邪惡抓去逼供時,說錯了話和交了一些大法書籍,以及寫的「保證書」,這是不符合大法弟子標準的,現本人一概宣布作廢。今後在講清真相中加倍努力,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趕上正法進程。

何前花 黃金玉 2001年9月17日


嚴正聲明

在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遭犯人5個小時的毒打下,由於怕心,對犯人違心所說的一切不利於大法與師父的話全部作廢。堅決把自己修煉路上的污點清除掉,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聲明人:譚曉亮 2001年11月6日


嚴正聲明

自從99年以來,江澤民邪惡集團的爪牙、惡警和街道辦事處人員多次開會和到我家中逼我簽名和談話筆錄及寫「保證」等,嚴正聲明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陳淑環 2001年10月18日


聲明

本人由於學法不深,於99年向單位領導等有關部門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行為的「保證書」全部聲明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曲聲波 99年11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在「洗腦班」所說、所寫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論,一律作廢!堅定修煉,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使自己成為真正的法粒子。

大法弟子 王文菊 2001年10月30日


嚴正聲明

因為自己對正法認識不足而邪悟,在此嚴正聲明自己以前所說、在「保證書」上的簽字全部作廢,在講清真相中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

大陸大法弟子:劉建民 2001年10月30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於1999年、2000年寫了「保證書」或簽了名,做了一個修煉者不該做的,現在聲明:所說、所寫,及別人代寫的違背大法的東西一律作廢。堅修到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

法輪大法弟子:凌雲 2001年9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在上京護法和在本地講清真象、揭露邪惡,被非法關押,經受磨難中,由於心性不穩,寫了一些背離大法標準的東西(完全不是自己真心的),現全部宣布作廢。並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趕上師父正法進程。

伍志雲 2001年9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們上京護法和在本地正法、揭露邪惡,被非法關押,遭受磨難期間,因學法不深所說錯的話以及所寫的「三書」,本人嚴正聲明作廢,並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講清真象,趕上正法進程。

歐建國、劉長征 2001年9月17日


嚴正聲明

以前所有寫過的「保證書」全部作廢,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心不動。跟師父回家。特此聲明。

大法弟子 於長全 2001年10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在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言行,不是發自內心的,是在邪惡的迫害下寫的,現在鄭重聲明:以前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

大法弟子:胡衛平 2001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自邪惡迫害大法以來,在高壓下我做過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寫下了幾次「悔過書」,特聲明:這一切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王文貴、龔月花、朱蘭秀、陳立高、趙月琴、歐陽惠玲、石汝珍、曾淑蘭、馬玉蓮 2001年10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由於對大法理解不夠,沒有悟到,車間主任讓我寫「保證書」,我就寫了。現在我聲明以前寫的「保證書」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孫愛華 2001年10月30日


嚴正聲明

不論我以前在任何環境、任何場合、任何情況下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決跟師父走。

大法弟子 王秀芹 2001年11月1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所說的對不起大法的話和做過的對不起大法的事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聲明人 穆聚章 2001年11月6日


嚴正聲明

在江澤民邪惡集團的高壓逼迫下,家人替寫了「保證書」等,現聲明作廢。在今後的修煉中,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緊隨師」,做一個合格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王興余 2001年9月27日


嚴正聲明

聲明以前在被逼迫下說的「保證」作廢,從現在起,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荊秀芝 2001年11月6日


嚴正聲明

由於對法認識的不深,學法不深,在被非法辦「洗腦班」期間寫的「保證」,聲明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馬淑春 張淑霞 李慧 2001年10月30日


聲明

以前別人代我寫的「保證」,在此聲明作廢。法輪大法好,我要堅修到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張淑文 李秀華 2001年11月6日


嚴正聲明

因我以前學法不深,在邪惡的迫害下向邪惡勢力寫過「保證書」。特此聲明:原來寫過的所有「保證」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 鐘玉珍 2001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被公安派出所無理扣押一天,由公安執筆後我簽名的東西聲明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錢國玉 2001年11月2日


聲明

2000年6月份,在高壓下寫了「保證」,現聲明作廢。從現在跟老師走到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王昌榮 王秀豐 2001年11月6日


聲明

我在被非法勞教期間所說、所寫的對大法不利的一律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李淑秀 2001年11月1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