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人發表聲明 - 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30日】
找到差距,重新認識自己,才能緊跟正法進程

我現在認真回顧了自己幾年來的修煉過程,每每都會為師父的洪大慈悲和自己的內心痛悔而淚如泉湧。我悔恨交加,無時不處於痛悔和自責之中。我在邪惡面前寫了「保證」,幹了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幹的事,這是對大法的侮辱,使自己在修煉的路上走了一個非常危險的彎路。

在舊的邪惡勢力給大法製造的這場巨難中,雖然自己內心對大法、對師父的堅信從未絲毫動搖過,但面對考驗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道法》),在人情、怕心與對人的執著的壓力中,認為自己在做大法的工作,讓邪魔鑽了空子。

99年4.25之後時時面臨著考驗,但心裏坦然不動,但對7.20之後鋪天蓋地的邪惡仍然感到震驚。在邪惡的包圍中,憑著對大法和師父的堅信,聽到別人做所謂的「檢討」,感到不理解;看到別人交大法書覺得不可思議;聽到邪惡的宣傳就向周圍人講清真相,但是最後在社會、單位、家庭的壓力面前還是被迫說了違心話,表示「不煉了」,當時就感到恥辱、壓抑而又無可奈何,在大法遭到瘋狂迫害時,在師父遭到最流氓的誹謗時,只是流淚氣憤卻不能站出來證實大法、維護大法,還做了逃兵。其實對所發生的事以及大法弟子該如何對待,師父在講法中早就告訴我們了,只是自己對法不能夠真正認識,不能按照法的要求去做。

在關鍵的時刻不能堂堂正正地走出來,就這樣躲在家裏學法煉功,在家庭的小圈裏「修心性」,師父說:「那些得了大法的還能和常人一樣對待嗎?得了法卻不能證實法,還配當大法弟子嗎?無論他們怎麼在家裏所謂的堅持學法煉功,都是被魔控制著,走向邪悟。」(《嚴肅的教誨》)當時很多學員去天安門證實法,我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做才對,學員中有著不同的認識,這時慈悲的師父點悟使我猛醒:不能再等了,必須走出去正法,一定把自己的真心話說出來!於是我們20多名同修一起去了北京。因在北京車站部份弟子被抓,我們在等待中,心裏很矛盾,幾次想站出來去天安門向世人講清真相,但人的觀念又成了攔路虎,遺憾地離開了北京。2000年我們又去了北京天安門,把自己的真心話「法輪大法好」說出來了。我被關在天安門分局、昌平、豐台看守所。在義和派出所,我們用正念走出了魔窟,又加入正法的洪流中。

後來由原單位引路,我被公安抓住,進而被非法拘留。因自己學法不深、不精進,沒能在法上認識法,為了執著,產生了人的思想:如果我坐牢,大法工作誰來做?學員得不到經文及真象材料怎麼辦?為自己的執著找藉口,一時被邪魔鑽了空子──因為我的錯誤認識,各方面的壓力都來了,糊裏糊塗地由別人代寫、我念了「保證書」,給大法造成了損失,助長了邪惡的迫害,再次向邪惡低了頭。這是大法弟子的恥辱,是對大法的侮辱。為甚麼自己沒有過好這一關呢?我心裏很痛苦,對不起洪大慈悲的師父,幾乎不敢回憶這件事。我總是對自己說:那不是我說的!後來還是大法的力量使得我重新在法上認識了自己,認真回顧了幾年來的修煉歷程,發現了自己的主要問題:過去一直認為自己學得不錯,悟得也挺好的,該放下的差不多都放下了,也沒有甚麼怕心,可是卻在魔難面前真正找到了自己的差距。

「修煉與正法是嚴肅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用人的圓滑心理對待修煉上的事是極端錯誤而又極其危險的。圓滑本是變異了的人的思想,怎麼能帶到大法修煉中來呢?師父在(《大法堅不可摧》中告訴我們:「一個大法弟子一旦幹了不應該幹的事之後,如果不能真正認識其嚴重性、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一切與那千萬年的等待都將在史前的誓約中兌現。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脫去這張人皮,等待大法修煉者的同樣是圓滿。相反,任何一個執著與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圓滿,然而任何一個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圓滿的關,也是你向邪惡方向轉化與背叛的因素。」我更加看清了自己問題的嚴重性及惡果,認識到任何情況下堅定正念對修煉者生命的重要意義。

我真正意識到自己沒有起到大法弟子應有的作用,在講清真相、揭露邪惡中感到自己與精進的同修有很大差距,只是在正法洪流的後面慢步地跟著,師父講的法越來越明,正法除惡的進程在加快,需要每個大法弟子勇猛精進。我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心性與大法的要求和精進的弟子的差距很大,再不趕上就要掉隊了,就不配做大法粒子了,就辜負了師父一等再等的苦心,師父本來為每個弟子承受了很多,還要為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承受更多。我明顯感到了師父在為我著急和擔心,用各種方式暴露我還沒有放下的人的東西,讓我快點去掉它。我於是更加認真學法,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在正法的進程中不斷地重新認識自己,才能修得執著無一漏,從而做到在亂中、在難中、在邪惡殘酷迫害中,堅定正信、正念,走好自己的每一步。師父教誨:「無論你們再忙,都不能忽視了學法。這是走向圓滿與做好大法工作的根本保證。」(《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在《走向圓滿》中講:「不叫舊的邪惡勢力鑽你們的思想空子,唯一的辦法就是抓緊學法。」師父說:「目前人類的每一天都是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來的,」(《甚麼是功能》)。所以我們每時每刻都要把自己的心融入正法,充份發揮大法粒子的作用,師父用他的洪大慈悲挽救了我們,我唯有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傾盡全力助師世間行、除盡邪惡,直至法正人間的那一天。

現在我再次嚴正聲明:我過去所說、所寫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論和行動一律作廢!我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堅決一修到底,決不辜負恩師的慈悲苦度,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陸大法弟子:安三慶
2001年10月24日


嚴正聲明

在4.25前後,我妻子和我商量:「現在社會上有人反對法輪功,我想到北京去上訪,以自己修煉的切身體會來證實大法的無比偉大和正確」。她還說:「有人掉到水裏了,是師父把我們救上來的。現在有人說師父的壞話,我們應該站出來證實大法,證實師父是來世上救渡眾生的」。比如我自己吧,在得法前是三天兩頭有病,因有病只能呆在家,自從94年修煉法輪功以來,病狀完全消失,像變了一個人,紅光滿面,走路一身輕,真是青春煥發。可是,當時我卻以家裏有個長期病號和經濟上也不夠寬裕等為藉口,實際上是在思想深處有怕,怕被抓,怕出事,沒能明確的支持她走出去說明真相,給大法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失。

99年7.20後,江氏集團利用高壓手段,千方百計地想把修煉法輪功的同修壓垮,主要也是自己學法不深,害怕抄家。派出所和街道工作人員三天兩頭來我家做所謂的「轉化」工作;一次,我和妻子正在把大法資料和師父的法像快要藏好的時候,突然進來幾個街道工作人員,由於措手不及他們將放在桌上的《法輪功》和《轉法輪》兩本大法書籍拿走,給大法造成無法補救的損失,這是嚴重的教訓。

師父在《大法堅不可摧》一文中說:「任何一個執著與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圓滿,然而任何一個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圓滿的關」。邪惡再三要我寫「保證書」,當時出於壓力妥協了。和心性高的學員比較,深感慚愧,這是由於學法不深,遇到問題沒能「以法為師」時時處處嚴格要求自己,給邪惡可乘之機,帶來極壞的影響。最近在看到到《對『嚴正聲明』的一點體悟》,給我很大的啟示,決心痛改前非。更加深感偉大慈悲的師父給我們又一次改錯的機會,我要以實際行動,不辜負師尊對我無微不至的關愛。特此宣布自己過去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鄭祁 2001年9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11月21日進京證實大法,想去說句心裏話「法輪大法好」。在去北京的列車上,乘警用卑鄙的手段,讓我罵師父,罵就讓上北京,不罵就扣押。我們恩師教導我們要善待每個人。「做為一個煉功人,就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轉法輪》)而當今的人民警察怎麼讓人罵人呢?相比之下,哪個正,哪個邪,一目了然。

我就這樣被扣押在車站派出所,我不罵人,被派出所值班的罵了一頓。第二天被當地派出所接回來送拘留所,非法拘留20天,不但不放,還被非法勞教18個月。

今年5月份因心臟病被辦理所外就醫,因平時學法不深,認識的不深,怕心,放不下「情」,還有一種顯示心。被邪惡的魔鑽了空子,恩師多次點化,因悟性不好,在痛苦中寫了「保證書」「決裂書」「揭批書」等,還交了一部份書。確實不是我正念所為,給大法帶來了傷害,讓恩師痛心。在恩師的多方面的點化和同修們多次幫助下,使我幡然悔悟,重讀經文才知道自己真的錯了,在修煉中走了一段彎路。自己在內心多次悔過,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真的對不起恩師的慈悲苦度、對不起大法。我要向世人講清真相加倍彌補自己的過失。在此我向全宇宙嚴正聲明,在勞教所所寫、所說、所為,違背大法、違背師父的事全部作廢。我們修煉宇宙大法「真、善、忍」,沒有任何錯。修心向善做好人,對任何一個國家與民族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通過學習師父新經文,我認識到現在向世人講清真相證實大法是多麼重要。「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大法堅不可摧》)作為大法弟子要用正念清除邪惡,正宇宙中一切不正的,做合格的大法弟子,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兌現我的神聖誓約:「助師世間行」。如有不妥之處望慈悲指正。

大法弟子: 劉德英 2001年8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九九七年六月修煉的法輪大法。通過修煉法輪功,體會到師父和法輪大法帶給我身心上的好處,是說不完的,我熱愛法輪功,敬仰師父。

邪惡的「610」給我辦洗腦班,不讓我修煉法輪功,我心裏不服。凡是反對大法的話我一點兒都聽不進去,而且從心裏生氣,著急忍不住跟著他們辯論。用我真實的體會跟他們講理,我說修法輪功修的是我們自己,也妨礙不著別人,是去我們自己不好的心的,而且要是修法輪功的人多了對國家、對社會,都是有益的。他們不聽非讓我說不煉法輪功,而且還威脅恐嚇我,由於自己學法不深,看書少,而被邪惡的「610」鑽了我內心深處的怕心和人心繁重的空子,使我寫了「材料」。回來後,學習《轉法輪》和《精進要旨》,我認識到錯了,無論如何我都是錯的,我對師父和大法犯了大罪。我這幾年白修煉了,我心裏很苦惱。是師父的慈悲和善心使我重新站起來。我現在嚴正聲明:我以前在「610洗腦班」上所寫的一切作廢,今後我必須堅修大法心不動。因為我認識到法輪大法是神聖、偉大的佛法,是教我們修煉的大法。我的師父是我心中最高尚、最好的老師,沒法用語言講出來的好。他教我們修正法,做一個一心為別人好的覺者。法輪大法我修定了!無論如何我也要一修到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法輪大法修煉者 趙仲蘭2001年10月24日


嚴正聲明

今年十月一日夜零點十分左右,邪惡之徒到我家抄家。我向邪惡妥協了,寫了個有損大法的「保證」。邪惡之徒走後,我心中煩躁不安,悔恨交加。通過學法交流,我才深刻認識到,這是邪惡通過這種形式動搖我對師父、對大法的正念、正信,這是針對大法的破壞,是對大法的侮辱。我辜負了師尊億萬年的造就和慈悲苦度,令我痛悔萬分,無地自容!我沒有聽師父的話,配合了邪惡的要求,關鍵是自己放鬆了學法,沒有及時識破他們破壞大法的險惡用心,使自己在捍衛宇宙大法的機緣中沒能盡到一個大法粒子的神聖職責。為了使更多的同修不再被邪惡的舊勢力利用險惡多變的手段來迫害大法與正在向各自先天最高位置昇華回歸的大法弟子,特寫出這個經歷與同修借鑑。同時嚴正聲明:我寫的那句「保證」立即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就在被抄家後的第三、四天,我決心寫此聲明時,聽到約有幾十隻蛤蟆亂叫,我們這裏乾旱,不可能有此物,我悟到這是魔的干擾,立即發正念鏟除。這種情況出現了兩次。發正念過程中,聽到蛤蟆的叫聲逐漸減少至沒有。

由於我放鬆了學法,還有執著心,被邪惡的舊勢力鑽了空子,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幹的事,沒能在邪惡迫害時堅定地證實大法,揭露邪惡,實在無顏面對師尊。辜負了慈悲苦度我們的師尊。由於以後的歷史將以我們各種正確的表現為參照、為標準,我悟到這些後,更感到自己能維護大法、參與正法是多麼的嚴肅、關鍵、莊嚴、殊勝、偉大。我今後一定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心自明》),徹底鏟除邪惡的舊勢力及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不放鬆學法,直至圓滿。

大法弟子:蔡靈芝 2001年10月21日


嚴正聲明

今年四月中旬在家裏由派出所強行帶去「洗腦班」。由於悟性不高,在叛徒邪悟謊言欺騙下,曾神智不清的寫了份「悔過書」。但我堅信師父與大法,發正念於第十四天從「洗腦班」裏走了出來(在「洗腦班」期間寫過嚴正聲明:在班上寫的悔過書及兩會前家委會要求寫的保證書等全部作廢)。

出來後,我丈夫迫於壓力按照「610」辦頭頭的意思寫了一份「材料」,這種由「610」頭頭指使、我丈夫配合代我寫的一切是絕對代表不了我的。因此再次嚴正聲明全部作廢。今後不管在任何環境及情況下,在正法修煉的這條路上我會堅定地走下去。不管常人社會發生甚麼變化,怎麼動,「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去掉最後的執著》),一定排除一切干擾,積極地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去,去做一個正法弟子應該做的。決不辜負偉大師父的洪大慈悲,以及大法弟子這一神聖的稱號。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王惠浦 2001年10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於97年得法,學法幾年來雖然深感佛法博大,也得益甚多,但由於自己對法認識不足,又貪戀常人生活,放不下的人心太多,使得自己在勞教所時,不能在法上認識法,主動邪悟寫了「五書」,被邪惡鑽了空子。現在我認識到,我對大法已經犯下了大罪,要不是師父慈悲,幾次給我機會,我的命運不堪想像。雖然過去給我留下了深深的痛悔,一個修煉人的恥辱也讓我萎靡不振,但是今天,在恩師的感召下,在同修的幫助下,我決心抓緊時間,接著再往上修煉,認真學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努力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粒子。在此,嚴正聲明過去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統統作廢!勞教期間寫的「悔過書」、「保證書」、「決裂書信」、「揭批書」、「感想」等等統統作廢!從今以後再不幹違背大法、違背良心之事,堅修大法,決不動搖!

大法弟子: 王雲珍、唐德明 2001年10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在勞教所期間,所寫過的「保證書,揭批材料」都是在高壓之下寫的,現在聲明作廢。勞教期間,由於江澤民政府的高壓,對不放棄修煉的大法學員肆意迫害,無限制的加期,做苦工,從早到晚。還指使其它勞教人員對學員包夾,動輒打罵,日子過得非常苦,再加上受邪悟影響,執著心的帶動,使我做了一名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不可以做的事,我曾經在勞教所的大會上宣讀「揭批材料」。我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從今以後,我一定會用我的實際行動來「助師世間行」。在正法洪流中貢獻我的一份力量,洗刷我過去的恥辱。

大法弟子:曹仁恆 2001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於2000年底在家被剝奪了人權,惡警無法無天的將我抓進了監獄。在強制「洗腦」過程中,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獄中被馬三家的一夥人渣、騙子搞丑劇所蠱惑,在神智不清的情況下寫了「三書」等背離大法的話。通過學法我認識到原來所寫所說的那些不利於大法的東西是錯誤的,是自己終身最大的恥辱。特此聲明,原來所寫所說的東西統統作廢。今後要緊跟師父,堅修大法,加倍努力,補償自己背離法時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李有桃、王安群 2001年10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在邪惡勢力迫害大法時,配合了邪惡勢力,當村幹部在1999年7月22日後代我寫了一份「材料」時,我同意了,現在認識到是背離了大法和師尊,所以在此嚴正聲明村幹部給我寫的所有不利於大法和師尊的話一律作廢,我向村幹部交大法書也是向邪惡勢力妥協,沒有用生命保護大法的書是犯了天法,我認識到自己錯誤的嚴重性,不僅要吸取教訓,更要認真學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的步伐,助師世間行,一修到底。

大法弟子:林玉英 2001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正如師父在《去掉最後的執著》經文中所說:「……學員自身的業力、對法的認識不足、在難中還有放不下的執著,在痛苦的過關中不能用正念對待等等」。自己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幹的事。幹出了助紂為虐的事,給大法造成了損失。愧對師父、愧對大法。今天我在《明慧網》上嚴正聲明,我自己所說所寫一切作廢。堅定修煉。重新投入正法之洪流,用行動來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徐萊 2001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本人在勞教所期間,被迫不讓睡覺,強行洗腦,每日十多個小時超負荷勞動(有時甚至達20小時),被迫害得神智不清,又看到其他同修被電棍、死人床、強行灌食等法西斯手段迫害的慘相,產生了怕心,做出了有悖大法、有悖師父的事,痛心不已,後悔莫及。現在此鄭重聲明:我在勞教所期間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今後我要更加堅定實修,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劉梅 2001年10月27日


嚴正聲明

自從720後,始終沒能靜下心來學法,向內心找,沒能認識到自己被變異的思想帶動著。雖然心裏明白媒體所宣揚的都是騙局,與我知道的都是相悖的,卻不能站在法的基點上去認識、去對待,去向周圍的人講清真相。而是做了不該做的事,寫了「保證書」,在條幅上玩文字遊戲,給大法造成了損失,在此我鄭重聲明,對自己過去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劉興明 2001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本人在7.20以後,被江澤民邪惡團伙的妖言所矇騙,在片警與街道委員到我家中做工作時,說了妥協的話,還在委員到家中要求寫「保證」時,也寫了。從今天開始聲明我所說所寫的不利於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挽回給大法造成的影響,一定要緊跟師父,堅修大法心不動,緊跟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

大法弟子:劉永珍 2001年10月20日


嚴正聲明

在這場邪惡對大法殘酷的迫害中,由於自己學法不深,人執著的東西太多。當魔難來時,不是用本性的一面去理解,結果倒向邪惡,致使自己走了錯路,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後悔莫及。我要繼續修煉,加倍補償自己的過失。特此聲明,在高壓、誘騙下所寫、所說的一切聲明作廢。那不是我的本意。感謝師父的慈悲,我願重新開始。

聲明人:劉新芳 2001年10月19日


嚴正聲明

自1999年7月22日以來,已是第二次去北京,由於我學法不深,又有許多怕心和執著,在看守所寫了妥協的話,給自己的修煉道路留下了污點。現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所有一切違背大法、不該修煉人所為之事全部作廢,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自己的過錯,誓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鄂善偉 2001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9年7月20日,到市政府上訪要求釋放無故被抓的大法弟子,7月22日,當地派出所民警到我家中,我被迫寫了「保證」,交了幾本大法書籍,由於當時自己有放不下的執著心,和對大法正念不強,配合邪惡安排,特此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秦玉風 2001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從前因為怕,執著心不去,在惡警、街道幹部面前說過妥協的話,今日在此嚴正聲明以前說的不利於大法的話作廢。給大法造成了不好的影響,心中愧對恩師的慈悲。以後一定堅修大法心不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正法進程,珍惜師父延長的修煉時間。珍惜這萬古難遇的高德大法,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

大法弟子:王慶豔 2001年10月17日


嚴正聲明

由於本人學法不深,沒有在法中認識法,在邪惡的花言巧語下,在自己放不下的名、利、情的執著心帶動下,寫了一個「保證」,給大法抹了黑。特此聲明此「保證」作廢。我要認真學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在任何情況下也要堅持煉功、學法,返本歸真,跟師父回家。

大法弟子:朱陽春 2001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人的怕心驅使下,被魔鑽了空子,寫出了有損於大法的違心話。因此我嚴正聲明:家人寫的「保證書」,以及我寫的「保證書」和以前有損於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在今後的修煉過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堅修大法緊隨師,走好正法的每一步,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王成立 2001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人心過重,在公安和單位保衛處的非法關押及脅迫下,違心地寫了「保證」。雖然已向邪惡勢力收回了「保證」。但為了徹底挖掉自己的怕心和全盤否定邪惡的安排。在此,再次公開地嚴正聲明,收回我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保證」,充份發揮一個大法粒子的正法作用。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鄒良2001年10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執著心太重,在考驗面前沒能用正念對待,在親人、朋友的壓力下寫了「保證書」,我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所寫的「保證書」(包括親人代簽)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劉桂波2001年8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1年8月被邪惡勢力強行抓進所謂的「洗腦班」關押了四十多天,進行強行「洗腦」,最後被迫聽從了邪惡的指使,請人寫了所謂的「三書」等不該做的事。由於自己平時學法不實,給自己的修煉路上染上了這一污點,深感痛悔!現聲明強行「洗腦」時所寫、所說的一切不好的東西統統作廢。今後要緊隨師父,堅修大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周模分、保壽森 2001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在邪魔脅迫下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給大法造成了不利影響,使自己十分痛悔。為了挽回影響,所以我嚴正聲明,以前不管在任何情況下所說、所寫和所做的,只要不符合大法的要求,一律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心不動。

大法弟子:管玉新 2001年8月10日


嚴正聲明

7.20以後,我在邪惡強迫參加的「洗腦班」上,寫「保證」、簽字等等,雖然都是違心所做,但這樣做就等於是幫助了邪惡,給大法造成了傷害,我從內心深處感到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聲明所做的這一切全部作廢。今後一定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正法時期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胡麗珍 2001年10月28日


嚴正聲明

因為我在修法輪大法中有很多放不下的執著心,在邪惡的逼迫下寫了「保證」,通過學法我深刻認識到,這是我服從了邪惡的安排,我對不起師尊。現在鄭重聲明,我對邪惡寫下的一切「保證」全部作廢。我向師尊發誓:「堅修大法緊隨師」,在修煉的路上心如磐石走到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徐桂蘭 2001年10月28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有放不下的執著和怕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在所謂的「洗腦班」上寫了所謂的「轉化書」,從此一直在良心的譴責下度日,現在我已經明白了,自己所做的一切已經給大法帶來恥辱,決心重新振作起來,重新投入正法修煉中,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裴愛軍 2001年10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過去在勞教所寫的「四書」和所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話聲明作廢。回來後,我在當地派出所對民警所說的不利於大法的話和簽名的問訊記錄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弘揚大法,勇猛精進,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王玉賢 2001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修煉不紮實,在邪惡迫害面前沒有把握好。現在嚴正聲明:妻子代寫的「保證」作廢,公安局製作的相片,手印等一律作廢,自己寫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材料」一律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張文友 2001年9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單位在99年7.20以後,強迫要我在打印好的紙張上簽字,當時由於學法不深實屬違心。現在我嚴正聲明那次簽字作廢。我決心堅修大法,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朱亞珍 2001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由於從前自己學法不深,在當地派出所的「保證書」上簽了字,做了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情,特此聲明作廢,今後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王志江、呂秀雙 2001年9月4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違心所寫的所謂「保證書」和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大法是嚴肅的,修煉是嚴肅的,我要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在今後的正法進程中做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劉淑芬 2001年7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在425以後寫的「保證書、悔過書」都是在強制狀態寫的,在這裏聲明全部作廢。以後要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隨師父回到美好的家園。

大法弟子:張素琴、周寶昌 2001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1999年我在上訪的途中被抓,在公安寫好的「保證書」上簽了名,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現在我嚴正聲明我所簽的名字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牟效英2001年10月29日


鄭重聲明

本人在1999年「7.20」之後所有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宣布作廢,決心堅修大法緊隨師,奮力精進,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楊吉善 2001年8月1日


嚴正聲明

自99年7月20日以來,我所有不利於大法的文字、言行全部作廢,並堅修大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張振華 2001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今年三月份,我由於有怕心,在親人代寫的「保證書」上按了手印,事後很後悔,現在嚴正聲明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周惠敏 2001年10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在派出所寫的「保證」聲明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王立平 2001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高壓下所說、所做、家裏人代寫的不符合大法的要求,違背大法的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緊隨師。

大法弟子:梁秋雲 2001年8月10日


嚴正聲明

以前我在「洗腦班」中所寫的一切言論,聲明作廢。從今以後我一定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胡淑芳 2001年10月


嚴正聲明

我在99年7.20被非法拘留期間,由於有怕心,被迫在印有污衊大法和師父的材料上簽了字,現在嚴正聲明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張保衛 2001年10月10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對正法認識不足,沒有嚴肅對待正法,在邪惡誘使下寫下了「保證書」。現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正法進程,做一粒真正大法粒子。

大陸大法弟子:卜慶凡 2001年10月21日


嚴正聲明

在村、派出所、「610」面前說的「保證」和簽字等一律作廢。精進實修,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董德義 2001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因為怕心,在拘留期間寫了「保證書,決裂書」。在此聲明作廢,今後加大力度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周誠 2001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們在99年7.20以後,由於對法認識不夠,被怕心帶動,給街道寫了一個「五不准」,在修煉中留下了一個污點,現在嚴正聲明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顏曉東、王中岩 2001年10月10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修煉不紮實,在邪惡迫害面前沒有把握好。現在嚴正聲明:以前寫的「保證」作廢,自己寫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材料」一律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劉雅林 2001年10月28日


嚴正聲明

以前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從現在開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聲明人:華金石 2001年10月


嚴正聲明

我因學法不深,被邪惡勢力所帶動,寫了「保證書」,做了不該做的事,現在我嚴正聲明一切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李秀琴 2001年10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