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恩感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24日】在感恩節即將到來之際,我向大家講一個真實故事。以使我們都能知恩感恩。

在人們的眼裏上海男人是持家、敬重太太的好手,而我這個上海男人卻不然,每天的做飯家務非但從來不管還脾氣非常暴躁,動輒就向太太大發雷霆,且有著嗜煙、酗酒的惡習。人家一天三頓飯不吃不行,我是每天兩頓酒不喝不行,家裏來人我總是以酒代茶招待客人的。由於我生活無度又常發火大動干戈,終於使妻子無法忍受,於是帶著孩子離開了我。家庭破裂後孤影相吊的淒涼使我一蹶不振。真是禍不單行,也許心情不快及生活上無人照料的緣故,我患上了中、西醫都叫不上名的拉肚子怪病,每天數次瀉肚如水。一連幾年每天全身無力痛苦不堪,訪遍中、西名醫及偏方都無濟於事。一次不慎我又把腰椎創傷,真是雪上加霜。我便每天借酒澆愁,結果愁更愁,生活對我真是苦不堪言。

95年一位朋友向我推薦法輪功,當時極度痛苦的我已是有病亂投醫了,甚麼方法都去試但自己也不報太大希望,反正煉法輪功也不花錢,於是我便每天跟大家一起煉功,漸漸人有了些精神,我把《轉法輪》這本書看完後,覺得非常好,自己內心也開朗了許多。隨著不斷學法我認識到了吸煙酗酒是強烈的執著,而且嚴重地損害著身體健康,逐漸地我也沒有感到甚麼痛苦就把吸煙酗酒的癮好戒掉了,人的脾氣也不那麼暴躁了,也不易著急發火了,幾個月下來拉肚子和腰椎病也不治自癒了。法輪功使我擺脫了長期的精神和身體的痛苦,已離婚的妻子發現了我的變化後說:「你若早學法輪功,我們就不會離婚了。」

後來我來到澳洲,由於剛來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一切從新開始,加上身體健康,也就忘乎所以了,法輪功就扔下不煉了。聽到中國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消息,心裏非常明白壞人又是在製造冤假錯案,但考慮到家人在國內,還是不露聲色為佳,所以對此事漠不關心。

一天,在街上我接到一張法輪功學員派發的《明理》報紙,回家睡覺前打開準備看上一眼,可看著看著,報紙上眾多學員因為上訪,為法輪功討公道而遭受迫害以致被虐死的報導及照片使我這不惑之年的男子漢淚水奪眶而出。常言道:「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而我眼見曾使自己身心受益無窮的法輪大法遭誣蔑卻不聞不問,法輪功到底好不好我是有過親身體驗的啊!但我卻對邪惡誹謗法輪功無動於衷,我不由的用手摸了摸我的心口,我的的良心在哪裏啊?我怎麼竟是如此的忘恩負義?此時我的心像是被撕碎的痛。一時腦海裏思緒萬千:

記得以前學法討論時,對師父給見義勇為基金會捐款一事我不太理解,幾年來我未學法煉功但此時卻突然明白了:修煉是從做好人開始,師父鼓勵那些見義勇為的人是因為有正義感的人才是真正的好人啊。

我的腦海中又浮現出文革時我那當廠長的爸爸被打成反革命投入監獄,我媽媽被逼走投無路,投黃浦江自盡,留下我和弟弟相依為命的淒慘情景……。看著這份報紙我看到又有多少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們正在遭受無辜的迫害,當年的文革悲劇又在重演啊!看著看著,報上每一個被關入獄的學員,我感到好似我當年在獄中的父親,每一位被迫害致死的學員又像我那被逼死的母親,國內正在遭受磨難的法輪功學員是我的親骨肉啊!

我,一個文革的深深受害者看到文革又捲土重來;我,一個法輪大法的親身受益者聽著邪惡對大法如此誹謗,我在哪裏呢?我內心陷入深深的自責!我痛心疾首的後悔!過了一會兒我平靜下來想,後悔過去不如奮鬥將來。於是我發誓:我要繼續修煉法輪功,但這次我不只是向法輪功索取,而是要回報法輪功對我的再造之恩。

在後來的日子裏我積極參加法輪功的各種請願活動。我雖然不會英語,但我會用心去徵集簽名,一天也可簽上幾百個。我幾次請假參加長途步行SOS呼籲等活動,有人對我一個「新學員」卻如此地投入而不解,求「圓滿」?說實話這麼殊勝我都不配想;求「功德」?我有何功何德?我只是在用實際行動報答大法對我的再造之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