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老家看到和聽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17日】(一)戒備森嚴

11月4日,我回四川老家,從北京站上的車,一進站,果然像大家說的那樣,警察把守在進站口,旁邊擺著計算機,乘客每個人都要被檢查身份證,將身份證輸入電腦,檢查合格後,在身份證上蓋上章才允許進站。返京的車上,也有警察挨個檢查身份證,沒有蓋章的一律進行登記。

(二)乘客的聲音

在列車上,與同一臥鋪車廂的幾個人交談,談到法輪功時,只聽北方某市的一個乘客說:「法輪功還真厲害,我姐姐都70多歲了,煉法輪功後一身毛病都沒有了,還能扛一袋子米上樓,平常走路比我們走得還快。」他還說:「我見到的法輪功學員沒有一個屈服的,沒有一個反悔的,你就是鬧翻天、下崗、離婚,你怎麼整都扭不住人家。」「現在我們那裏橫幅、真象傳單鋪天蓋地,連警察也不管了。有的警察看到後就對法輪功學員說:『我們也得幹工作,你等我們走了再掛吧』……」

(三)抓住機會講真象

回到老家,我給家裏人講真象,讓他們看《天安門自焚真象》光盤,一家四代十幾口人都有不同程度的醒悟。其中我老叔比較固執,一天,他跟我說:「你爺爺病了一年,都是因為煉功煉的。」我說:「爺爺是去年生的病,可是你99年7.20後就不讓爺爺煉功了,你還收了他的書,你要是讓爺爺堅持煉功還會這樣嗎?」老叔愣了一會兒,不再吱聲,以後再也不提這事了。

一次,爸爸說:「你們兄妹煉法輪功,現在讓人家整得有家都不能回了,你爺爺年輕時要不是修道,說不定那時就當廠長了。」他話題一轉,突然說:「不過那樣的話沒準兒文革被整死了。」我說:「是啊,不能只看眼前,我姐要不煉功現在是蹲監獄(修煉前搞經營時有違法行為,修煉後及時剎車並向上級說清了問題,而另一搞經營的人後來被判了刑),我要不修煉可能是吃、喝、嫖、賭、抽,我媽要不煉功早死了(以前一身毛病,精神狀態不好)。爸爸您是最大的受益者。」爸爸不吭聲了。

(四)

我的一個堂妹今年考上了一所著名的醫科大學,在入校時學校給每個學生發了一個表,讓家長的單位蓋章證明家中有沒有煉法輪功的成員。現在她要入黨,寫入黨申請書時被告知必須對89年6.4、99年法輪功表態方可通過。這種文革式的株連政策令人啼笑皆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