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師父幫我衝出洗腦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9日】入夏以來,我地區邪惡的洗腦班由市到縣相繼開辦。8月15日上午11點多有人敲門,孩子一看是單位的司機,就去開門,這時才發現司機後面跟了好幾個便衣和辦事處的人,他們一起闖了進來。

辦事處主管法輪功的主任對我說,你去學習幾天。我說我不去,學甚麼?!做好人往哪轉化?!修「真、善、忍」往哪轉化?!我開始發正念,這時一便衣上前說,你穿上衣服跟我們走。我對他們說:「你們這樣做對你們生命的未來沒有好處,況且我孩子沒人照顧,她還有病,你可以向上級請示」。便衣卻說:「我們也沒有辦法,我也是吃人家這碗飯呀,你快跟我們走,要不我們就動手了」。我繼續立掌除惡。他們看我不動,也不顧家中當時嚇得一直躲在廁所沒出來只有14歲的女孩,三、四個人把我抬上就走。從我家三樓抬到車上,又抬到二樓的洗腦班,一路上我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

到了洗腦班,我立即坐到地上立掌發正念除惡,並以絕食抗議他們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這時一邪惡之徒從背後把我提起扔到床上,我又從床上下來,仍坐在地上立掌發正念。在他們談話中有污衊師父的言論時,我立即警告他不許污衊我師父,在這正法時期,每一個人都在擺放自己的位置,你們這樣做,你們的生命不危險嗎?同時我加念師父的口訣「法正天地,現世現報」。念著念著,我淚流不止,流濕了衣服,流濕了地毯,口訣也念得既有節奏又和善。有人看到後不解的說,她煉功還哭呢。後來我告訴他們,因為我知道當法正過來的時候,頭腦中裝有大法不好思想的生命,都要被淘汰的,你們迷得太深了。

絕食第二天,身體就有些難受,我索性就躺著不起來。第三天上午,女幫教進來對我說,你得知道這裏的守則。師父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當她念守則時,我就心發正念,即使我進了洗腦班,我也不看不聽,並在心裏默念師父的口訣。她說你聽著,你嘴裏別嘟囔了。但我睜開眼時,也不知道她走了多久了。

在絕食期間,我滴水不沾,嘴上的皮暴起了一層又一層。他們說你這是自殘,你們師父也沒有叫你們自殘呀。我回答說,這不是自殘,這是你們迫害大法弟子。他們又說你死了這個心吧,你以為絕食就能出去嗎?我說:「人甚麼時候說了算過?大法是超常的,大法能制約一切。」就在我絕食的第六天,師父借別人的嘴點化我說,你是不是難受了?我給你叫大夫去。我悟到後順應地點點頭,心想是該停止邪惡對我的迫害,主動鏟除邪惡的時候了,我要馬上從這裏衝出去,外面的功友還等著我,講清真相,救度世人還在等著我。大夫來了號完脈量了血壓,二話沒說就出去了,下午就通知家屬領人。就這樣在師父的幫助下,我順利地衝出了洗腦班。

在這六天裏,我一刻也沒有放棄爭取我的自由,一刻也沒有停止對邪惡的鏟除,時時保持清醒的主意識,不讓邪魔有任何空子可鑽。通過這件事,我真正體悟到,師父只要弟子一顆心,只要堅信大法,邪惡真的甚麼也不是。又一次感悟師父太慈悲了,弟子幾乎沒吃甚麼苦,卻得到許多許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