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堂堂正正地走出洗腦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18日】我於1997年得法。在邪惡鋪天蓋地向大法壓下來的時候,在一片白色恐怖中,為了護法,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來,四次被非法拘留。在修煉中,遵從師父的教誨,嚴格要求自己,但總覺得在法理上認識得不高,還有許多潛在的常人心。

2001年8月3日,片警田世光及辦事處和610辦公室主任等一行四人,突然闖入我家,不由分說想把我帶去洗腦,我對他們這種公然踐踏人權的行為堅決抵制。我對他們說:「人民養活了你們,你們應該為人民辦事,社會上這麼多不好的行為你們不管,而大法弟子修的是真、善、忍,是作好人,叫人民道德回升,身體健康,我幾年來沒吃過一粒藥,不知給國家節約多少了資金?」

他說:「這我不管,我執行的是上級的命令。」

我質問:江澤民流氓集團錯了你也執行嗎?」

他答:「錯了也執行。」

我說:「我們師父說了(大意),大法洪傳時代,給每一個人最大的機會,你現在不得法,還隨著江澤民集團做壞事,你們不要給江澤民當隨葬品,善惡有報是天理。」

他們又說:「有人揭發你,說你要帶人去天安門自焚,你剛才說的話都是書上的話,走火入魔,得把你帶到洗腦班。」

我說:「真正的法輪功學員只要看過一遍書,就知道殺生、自殺都是有罪的,是違背法理的,大法弟子決不會幹這樣的事。」

他們又拿出一大把拘票來,說要拘我。我義正辭嚴地說:「你這拘票在我面前是廢紙一張,甚麼也不是,相反你在犯常人的法,在犯宇宙的天法,你們要遭報應的。」他們還說了許多污辱大法的話。我正告他們:閉上你們的嘴,不許你們侮辱大法。我還正告他們:再不醒悟,地獄都不要了,就是銷毀。

這時姓田的警察打電話又叫來一些警察,把我家樓口團團圍住,他們要抬我走。我默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連續發正念,這幫邪惡之徒圍著我,誰也不敢動我。我剛把手拿下來,他們一群人擁上來抬我,我全力反抗,這時我對老伴和兒子說:「我死也不會屈服」。我手指著圍著我的一群惡徒說:「我首先聲明,我不會自殺,如果我死了,就是你們把我害死的。」這樣堅持了前後有兩個多小時。

當把我帶到洗腦班後,惡徒們又說:「這多好哇,吃的好,睡的好,還有空調。」可我一點也不覺得好,我覺得特別陰森,看牆上的字,都是狐、黃、白、柳。到晚上睡覺時,我想:「我是大法造就的,師父從地獄裏把我撈起來,洗淨,讓我得法,我怎麼能侮辱大法呢,我死了也不能做這種事。」

第一天早上吃他們的飯,我心裏在流淚,很難過,吃不下去。他們給我夾菜,真是像師父說的,哄小孩的玩意。一個功友勸我既來之則安之,吃點吧,好有勁走出去。他們把我帶到四樓上,610的人介紹說,這兩個人是「教員」,我心裏一震,馬上立起一道防線。心想:我是大法弟子,你們是甚麼人,邪惡之徒怎麼能動得了大法弟子。兩個洗腦人員輪番圍攻我,但我腦子裏裝的都是法,一句也沒聽進去,當他們罵大法時,我說:「閉上你那被魔利用的嘴」,這樣堅持了一天。

第二天,三個人進攻我,不停的攻,我心裏一點也不怕,我一直在背師父的法,他們那些邪惡的玩意一點都打不進去,我還不時發正念鏟除邪惡,我的眼前不時的旋轉著金光閃閃的法輪。晚上我求師父,這邪惡的地方我不能呆,我得出去。

第三天早上,610辦公室的叫我到外面去散步,在快接近馬路時,我跑走和610的人拉開兩米的距離,我雙手合十,求師父說:「請您給弟子加持,我得離開這個邪惡的地方」。剛說完,來了一輛出租車,我打車就走。我上車後,對著610的人說:「給他定住一小時,不許他說話。」結果610的人指著出租車,只能「咿咿呀呀」卻說不出話來。

就這樣師父帶著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來了。這是大法的威力,是師父的無量慈悲。

作為大法弟子,為了抵制邪惡的迫害,我和老伴從今年6月初就漂流在外,通過這次魔難的考驗,我真正選擇的是大法。放下生死,我真正體會到法的威力。佛法無邊,當你的心中只有法和師父時,你已經融於法中了,是堅不可摧的。同時我也體悟到師父在《轉法輪》第一講中說的:「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