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法會報導:正念正行 窒息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8日】最近在中國大陸某地召開了一次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會場殊勝莊重,參加法會的都是大法中的精英。當我提筆準備對這次大會作報導的時候,我的思想中閃過一個念頭:用甚麼能比喻這次法會的召開?是沙漠中的一片綠洲,還是冰天雪地中的一樹寒梅?這些都不確切。「用現代漢語規範了的內涵淺白了的語法與文字」怎能表達得了大法弟子的偉大!

一、他指著邪惡對鄉親們說:「看!他們多邪惡呀,就迫害我們好人」

弟子A出去洪法,一連在三個村莊,從東邊到西邊,寫下了許許多多的真相標語。回家一想覺得應該再加上「迫害大法 現世現報」。於是第二天一早他接著去寫,正寫著,四輛警車跟過來,眼看就到跟前,弟子A把自行車扔到溝裏,躲進玉米地裏,天黑之後回家。剛到家警察就追過來,敲門、甚至用腳踢門。此弟子正告警察:別嚇著孩子,有甚麼事明天再說。

第二天一早7點多鐘,弟子A開門出去。面對停在門外的四輛警車、十幾個追捕他的警察以及圍觀的200多名群眾,弟子意識到這是鏟除邪惡,講清真象的好機會。他指著邪惡對鄉親們說:「看!他們多邪惡呀,就迫害我們好人,壞人他們卻不管。我們怎麼啦?我們學的是真善忍,老師教的是真善忍,你們迫害我們兩年多了,我們已經忍了兩年了。今天當著大夥兒的面,哪怕有一個小孩站出來說一句我平時不好,做過壞事,有芝麻大點的錯我都可以承擔責任,我就可以跟你們走,有誰出來證明?」然後他轉過來面對追捕他的警察大聲說:「我們是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我們不怕見光。你們出來呀,你們來跟老鄉們說說。」他就這麼反覆地喊,有的警察躲到了別人家的院子裏,有的蹲在地上,也有的站著,誰也不說話。弟子A繼續對鄉親們說:「夜闖民宅,用腳踢門,他們把警察的形像全給破壞了。看看咱們村,電線桿上的電線給偷光了,你們去抓呀!」正在這時,有人推自行車過馬路,因警車橫在了馬路中間。弟子A立即指著警察對鄉親們說:「鄉親們,你們看他們多霸道呀,就敢把車擺在馬路中間。你們看他們這是為人民服務嗎?」弟子接連說了兩三遍後,一個頭兒模樣的警察出來擺了擺手,叫道:「往邊靠,往邊靠。」這時人群中有人喊道:「看!他們靠邊了。」

後來有警察叫喊要進這弟子的房屋吃飯。弟子A正言對這個警察說:「你吃的飯是老百姓供應的,你要替老百姓辦事才對。」此警察連連點頭說:「知道,知道。」然後弟子A說:「地裏的活我不幹會沒飯吃。我得幹活去了。」他隨手拿過一把鐮刀就走,這十幾個警察睜眼看著沒動。弟子A走出人群,擺脫了警察,回到正法洪流之中。

二、桑塔納追不上摩托車

弟子B騎著摩托車帶著大法真象資料準備送往各地,中途被乘坐桑塔納的便衣惡警追蹤。桑塔納在平地上的車速比摩托車快得多,眼看要被追上的緊要關頭,正好有一個十字路口,弟子B騎著摩托車拐上了一條土路,飛過一條橫溝,桑塔納則被「定」在了那裏。桑塔納追不上摩托車,弟子B順利返回。

三、橫幅洪法

弟子C準備用布條做成橫幅或條幅洪法,在紅、黃等各種顏色的布條上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等等,並在邊上寫下一行小字:「大法弟子的行為是為了講清真象,窒息邪惡,救度眾生,毀掉橫幅者遭惡報」。

弟子C和妻子騎著嶄新的摩托車出去掛橫幅,掛在高速公路的橋上、大樹上、電線桿上,大約一分半鐘就能掛好一條橫幅,一天能掛上大約二十條。人們走在路上,很容易就能看到,對邪惡震動很大,效果非常好。

四、要求賠償人身損失

弟子D因修煉法輪大法曾被抓被打過,最近他悟到「忍」不能等同於「好欺負」這一層法理,決心要邪惡還他一個公道。他隻身到派出所告訴警察說:「因為我學法輪功,你們就抓我,還打了我12棒子。我沒做壞事,為甚麼打我?這是對我的人身傷害,今天,我要求賠償人身損失。」邪惡一開始還強詞奪理,但最終理屈詞窮,無言以答。

五、同修要了三百份新經文

由於邪惡的干擾和破壞,一段時間有部份弟子遲遲走不出來。弟子E設法把師父的新經文送給他們,以便他們能及時從法上認識上來。

弟子E第一次去某地送經文時,對方同修說:「有三份就夠了,現在這裏只有三個人修了。」弟子E提醒道:「師父說『大法弟子千百萬』,大法弟子說話時帶有能量的,你怎麼能這麼說呢?」第二次去送經文時,那弟子說要三十份。弟子E第四次去送經文,同修要了三百份新經文。

六、邪惡看不見我

八月中旬,弟子F騎自行車、掛上一提兜新經文要送給其他地方的同修,被便衣跟蹤,便衣身後有警車尾隨。警車逐漸靠近了弟子的自行車,大約只有三、四米遠了,甚至都能清楚聽見車上惡警拿著步話機在喊「人在哪兒?」 該弟子不緊不慢騎著車,警車一直尾隨於後。同時持續發正念「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堅信「邪惡看不見我」,就這樣相持著騎了一公里後才各奔東西,邪惡始終沒有發現他。

七、我就想我是神

一次深夜,弟子G在一座院牆上用油漆書寫大字體的真相標語。剛寫完一句,便被惡警發現,弟子G迅速就地靠牆打坐發正念「我就想我是神,他們打著手電也看不見我。」惡警們打著手電對著牆上的字一個個照來照去,就是沒有看見坐在牆根邊的弟子。惡警走開了,弟子G站起來,繼續寫下了第二句。

八、兩人共讀一本《轉法輪》

弟子H說,現在又有新學員來學法輪功,一進來後就馬上加入正法和洪法之中,而且他已經送出去多少多少本《轉法輪》。別的同修不解哪裏來的這麼多本《轉法輪》,弟子H講了許多「絕招兒」。儘管如此,但是人多書不夠時,只好兩個人共讀一本《轉法輪》。

***

筆者寫到這兒,稍息片刻,忽抬頭,看見了寫字檯右上角放著的師父新經文《弟子的偉大》,我好像聽到從遙遠的宇宙中傳來師父熟悉的聲音──「偉大的法,偉大的時代在造就著最偉大的覺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