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溪國小洪法之心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30日】10月13日,大法於青溪國小運動會上,堂堂展現於世人面前,那一刻,我只有一個想法:感謝師父給青溪這樣一個機會。

回顧半年前,曾在網站上讀到同修們爭取在各學校運動會上洪法的文章,身為教師的我,便萌生將來若有機會也要仿效之的念頭。不過,想歸想,由於對學校行政人員有相當的排斥感,因此始終不太肯定屆時會如此做,再加上日子一久、工作繁忙,漸漸的對此事就淡忘了。

一個月前,學校敲定10月13日要開運動會,各項節目也紛紛展開訓練,百忙中,隱約想起半年前的心願。但安逸心和想像不斷地干擾,誠如師父所言:「如果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正法弟子是甚麼,就不能在當前的魔難中走出來,就會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雖然我也想克服求安逸之心,但一想到向主任、校長爭取洪法機會時,心中總是冒出這樣的想法:主任、校長他們一定不會輕易答應的。況且洪法又不一定非得在運動會上,哪裏都可以洪法。自己學煉大法才一年,好像承辦這些洪法活動的都是一些老學員或輔導員,我只是一個新學員;而且每天手邊事情這麼多,如果真的承辦,一定又會增加許多麻煩事,我看還是等明年時機成熟些再說吧……就這樣,一天拖過一天,儘管每天都會遇到主任或校長,但我絕口不提此事,讓機會一次又一次地錯失。

兩個禮拜後,學校宣布隔天會將節目單草擬出來,要老師們對提供的節目做一簡略的介紹,這時我才猛然驚醒,節目要定了。左思右想,真的覺得很難開口,想起師父說的:「修煉可不是兒戲,比常人中任何一件事情都嚴肅,不是想當然的」 「機緣只有一次,放不下的夢幻一過,方知失去的是甚麼。」(《精進要旨》「退休再煉」)我想現在不辦,明年不一定有機會了。於是硬著頭皮找到負責運動會的組長,跟他說明想要爭取一個15-20分鐘的表演機會,他說要我等幾天。過了三、四天,校長很爽快的答應了。據側面了解,校長長期學某一氣功,他能這麼輕易就答應,著實讓我訝異。當時雖訝異,但心想:身為一校之長,既然他都答應了,那就應該沒問題了。連正念都不用發,事情真是進行得太容易了。可能是師父在幫我吧。

和煉功點的輔導員說運動會洪法一事,她很熱心的幫忙一切事宜。看著一切都陸陸續續在準備中,我的歡喜心不時湧現:青溪國小一百多名教職員,只有兩人學煉大法,但我卻能輕輕鬆鬆就爭取到這樣一個洪法的機會,我這件事做得真好。歡喜心一起,那真的是甚麼事都可能出現的。就在最後一次運動會預演結束時,我才赫然發現節目單上竟沒有「法輪功」一項,心中很是納悶,晚上撥電話詢問籌備的組長,但一直無人接聽。隔天是雙十節放假一天,還是找不到該位負責人,一整天心裏都忐忑不安,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果然,在晚上電話接通之後,他告訴我:「主任沒告訴你嗎?校長說最近『時機敏感』,所以要刪除法輪功的節目。」 當時我都愣住了。

因為自己衍生的不必要的歡喜心,結果把這麼好的機會都弄丟了。我真是懊悔不已。想起師父說的:「不要因為得之於易而失之於易」(《轉法輪》),曾有那麼好的機會,可我卻只沉醉在「把事情做成功了」的一種幹事心當中,連正念都沒發過一次,後悔晚矣。放下電話的幾分鐘內,各種想法不斷往出翻,除了上述懊悔的心情之外,一會兒想「要如何向輔導員及其他同修交待」,一會兒又想「不要辦也好,承辦洪法活動很多瑣碎之事都要顧及」,一會兒又想「是魔在干擾我?還是師父在考驗我?」最後,我以很強的主意識排除這些思想業,正念集中於一點:「為了大法,我決不輕言放棄」,這麼想的時候,那些思想業的干擾便明顯消下去了。當晚緊急聯絡了輔導員,她要我多發正念。臨睡前,我花了比平常更多的時間來發正念,發完之後,我悟到:此事我必須親自出面向校長說明,不能老是躲在別人的背後,自己不出聲音。師父在《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一文中提到:「每個學員除了參加集體活動之外,平時都要充份發揮大法弟子的主動性,在講清真相中樹立自己的威德,走好大法弟子每一個人的路。所以,在講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我們每個人都是給未來創造歷史」。於是,當下決定:隔天一早便找校長談一談。

隔天早上,我先到教室和那些有學煉大法的學生們(註﹕這些學生是平時利用午休時間來和我學大法的)說明事情的來龍去脈,然後我們就一起發正念。10:30我和另一位同修進了校長室,我們一個人說真相、另一個人發正念。十分鐘不到,校長就改口同意了,他說:「好吧,你們想表演就給你們表演吧。」不論是干擾,抑或是考驗,這次的圓滿挽回,可說是「大法無邊」的又一真實體現;同時,也讓我對「發正念」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有了上次歡喜心、幹事心等的教訓,這次我踏踏實實地穩住這顆心,「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而不以常人心來做大法工作,這樣規劃了進退場的路線、當天應注意的事項等,以純正的心態來思考,覺得一點也不難。最後連本來不允許發簡介、傳單的校長,也不再堅持,讓我們可以在校門外發簡介和做徵簽活動。

10月13日,陽光溫煦地洒在每位大法弟子身上,黃色的印有大法字樣的衣服,就著陽光看起來是那麼金燦燦的,在吵雜的、混亂的運動場上,呈現出不凡的祥和、慈悲而自在。好幾度我的眼眶都紅了。事後,連平時不多談大法的老公都說當時:「場面很感人」。

順便一提的是,我們節目是排在社區太極拳之後,當天早上,主任很緊張的問我,說今天法輪功來了多少人?我說還不清楚,陸陸續續會再來。他說:「那可慘了,便當不夠供應」,我趕忙說不用準備便當,我說:「法輪功的人從來不向人要甚麼東西的,你不用緊張」。他訝異的指著太極拳說:「他們負責人跟我說,待會兒表演完,他們每個學員要一個便當。你們真的不要?」我笑著說:「真的不要。」頓時,我看到主任眼中那種對大法敬佩的眼神。也許,大法在他心中已不知不覺地埋下了某種機緣吧。

由於這一次的洪法,原本校園中不太認識法輪功的老師、學生及家長,固然因此而有幸認識大法,但我覺得,我在這往復的歷程中,曲曲折折的阻撓中,收穫最大。最後,感謝同修的共襄盛舉,感謝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