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惠市不法警察對我丈夫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29日】我是一名教師,九九年一月和丈夫一起有幸得法。通過學法,我們才真正懂得了人生的真正意義所在。修煉一段時間之後,原來令人煩惱的頸椎骨質增生、婦科病、嚴重的神經衰弱、皮膚病和氣血虛弱等各種疾病竟不翼而飛,我真正太幸運了。愛發脾氣的丈夫也逐漸改掉了自己的毛病。當時,我們真不知道怎樣做才能感謝師尊。

可是,自九九年7.22以後,當地派出所的公安經常到我家騷擾。不准煉功。鄉政府領導也強迫我丈夫寫書面材料。我們煉功不但祛病健身,而且更主要的是能淨化人的心靈,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難道這樣做也是錯嗎?無奈,丈夫只好行使憲法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進京和平請願,討個公道。鄉政府領導知道這一情況後,氣得火冒三丈,揚言找到人之後要好好教訓他們一頓。接著,鄉長夥同丈夫單位的領導一行幾人親自駕車進京找人。後來,丈夫等人一起被北京的幾十個公安押回到德惠拘留所。在拘留所又被無端關押了55天,而且工資停發7個月。從拘留所出來之後,鄉政府領導親自找我丈夫等幾人,首先聲明:他們進京找人的費用由個人負責,共8000多元,每人攤2000多元,從工資裏直接扣。2000年8月,丈夫因發放真相資料,被當地派出所又一次送進拘留所,拘留15天。臨近半個月的時候,當地派出所的兩個公安(徐廣海、李豐)來我家送信,說德惠公安局政保科讓交3000元保金,到半個月就放人,三天之內交到派出所,不交就勞教。為了讓丈夫儘早回來,我東奔西湊,好不容易算湊夠了3000元,交給了派出所所長(宋超)。可所長說,這錢就頂鄉政府領導進京找人的費用。當時我說,那錢在工資裏已經給扣了,所長還狡辯說沒扣,這錢至今下落不明。

今年3月21日那天,丈夫吃完晚飯之後去功友家找功友的妻子來我家看孩子,正趕上派出所公安到功友家搜查,進屋之後不由分說,逐個先搜身,結果甚麼也沒搜著。當晚把我丈夫和兩個功友一行三人押到派出所。這些喪失人性的公安逐個地對他們拳打腳踢,還讓給所長下跪。這些敗類是人民警察的形像嗎?當晚臨放出來之前惡警還哄騙說,你們在家練就練吧,別走出去就行(他們時刻想的就是保住自己的烏紗帽,卻從不為民著想)。誰知放出的第二天,派出所惡警又以德惠公安局政保科找我丈夫談話為名,上單位把我丈夫和另外兩個功友直接送到了德惠拘留所。根本沒有任何人找過談過話!惡警所長這回可有小人用武之地了,這邊把人送到拘留所,那邊又以莫須有的罪名上報教養材料。拘留半個月,就被送走勞教了。惡警們的目的終於達到了。一個時時刻刻用宇宙法理要求自己的修煉者竟遭如此對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