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小弟子:我的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21日】我叫YX,今年12歲,在悉尼女子高中讀一年級。

我媽媽在5年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開始時,我並沒留意她在做甚麼,當時我覺得她只不過做些舒緩的體操而已。過了一段時間,我看到在她身上發生的巨大變化:她變得冷靜不再輕易發脾氣了。由此,我萌發了想要煉一煉的心。我一開始煉功就感到身體發熱,特別是做靜功時。逐漸地,我開始了解這無垠大法:法輪大法。

在我上小學時,我經常因生病而缺勤。剛剛開始修煉時,我經常感冒發燒,現在我才知道這是師父在幫我清理身體。現在我有非常好的出勤率。

隨著修煉,我媽媽變得越來越好。我認識到法輪大法能使人身心都得到提高改善。我媽媽教我讀《轉法輪》,她告訴我師父講光煉動作是不行的,還要學法,依照宇宙特性「真善忍」來要求自己。在不斷修煉中,我的學習成績也提高上來,我的學習效率提高了。以前,只有媽媽在我身邊,我才做作業,媽媽一走開,我就捧起小說看,等她一回來,我便把小說扔進抽屜,假裝寫作業,現在,我認識到這是沒有做到「真」。

一天,有一科我得了一個很不好的成績。我感到很難為情。隨後我又丟了2塊錢,那是我的午餐費,我感到很不高興。回到家裏,爸爸媽媽都不在家,當我用鑰匙開門時,鑰匙又卡在門鎖裏,我好不容易地把鎖打開,把鑰匙拔出來,我很惱火地使勁把門推開,門撞到牆上,把牆撞了一個洞……唉,我的忍到那裏去了?

法輪大法使我的思想境界得到提高,師父教我們對別人好,處處事事考慮別人。我開始學會善待我的同學,不再同他們打架爭吵。一次,我的一個同學把我的新塗改液都用完了,要在學大法以前,我非氣瘋了不可,而這次,我沒往心裏去,事雖小,但我知道是在考驗我的心性。我很高興我沒有怪罪於他,否則,我就跟常人沒甚麼兩樣。

幾乎每個星期天,我都和媽媽去領館發正念。為了能準時到,我得起大早。有時,我賴在床上不想起床因而誤了發正念的時間。事後想想覺得自己犯了大錯:中國大陸那麼多學員為了揭露邪惡而犧牲了自己的生命,我怎麼能把除惡的時間用於睡覺呢?我應該竭盡全力地去幫助他們。一次當我在除惡時,我看到兩張臉,一張變成光明,一張變成黑暗。他們在爭奪空間。可惜的是黑暗贏了。我不顧一切地用手指刺向黑暗之魔,它跑掉了。我悟到了,如果我不努力提高自己,邪惡就會侵入。

自從修煉法輪大法,我的個性變了許多。當大法剛被邪惡迫害,媽媽和我就去Circular Quay徵集簽名。以前,我很怕在人面前講話,更不敢想像能在陌生人面前洪法。奇怪的是,我發現我現在能沒有心理障礙地發資料,和路人講真相,在公共場地煉功,有時,一天我能徵集200多個簽名。作為大法弟子,我覺得這是我應該做的。

每個星期六,媽媽和我都去中國城洪法,我們已經堅持近兩年了。從早上10點到晚上8點,我在那兒有時疊資料,有時打坐,有時發資料,有時簽名。10個小時洪法很累人。現在是正法時期,我感到把大法告訴世人是我們的責任。正在這時,一位女士,眼裏含著淚告訴我她明白了真相,她想讓她公司的同事都簽名。當我給她一張簽名表時,我感到世上又多一個好人被大法吸引。

中文雖是我的母語,但是我的中文並不好。當我出去學法時,我不能像其他同修那樣讀中文,我只能讀英文。現在,我盡可能地抓住在家,在學校的一切機會學中文,我媽媽也鼓勵我。每週末,發正念除惡之後,我就去明慧學校和其他小弟子一起中文學法。我要努力學會讀懂《轉法輪》。

當我感到甚麼事情很難做時,我就想到中國成千上萬的大法小弟子,他們所面對的是我無法想像的難。至少我還有爸爸媽媽照看我,而他們卻被迫流離失所。

我很幸運得法,我會珍惜他,努力修煉,早日回家。

(發表於2001年10月澳大利亞亞太地區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