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被矇蔽中走出來,成為一個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20日】

尊敬的師父,您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今年13歲,修煉已半年。我從小就在考慮著這樣一個問題:人為甚麼要活著?活著是為了做甚麼?人從一落地開始,就一步一步地奔向死亡。修煉法輪大法以後,我終於明白了人為甚麼要活著,就是為了返本歸真。如果一個人都不知道自己為何而活,那麼他的生命將毫無價值。假如一個人不修煉,那麼就像老師所講的那樣---業滾業來的。

我是一個從小在中國紅旗下長大的孩子,從來沒有懷疑過政府所講的話。自7.20江澤民政府開始鎮壓法輪功以來,殺人、放火、自殺、精神病、自焚等一些所謂的罪名全部都推到法輪功這兒來,所以我一向對法輪功的印象很不好。直到幾個月以前,爸爸從美國回來接我,他給我講真相,到底甚麼是法輪功等。可我不但聽不進去,反而告訴他法輪功如何不好,並勸他不要煉。爸爸知道我很固執,所以只是笑一笑,沒再說甚麼。

來到美國之後,爸爸繼續向我講清真相,並告訴我一些法理,就這樣我對法輪功有了進一步的了解,但還是半信半疑,不敢去觸及。有一天我與爸爸、繼母去買東西,繼母在車上放老師的講法,當然那時我不知道放的是甚麼帶子,我只聽到一個慈悲而祥和的聲音在講(大意):這個宇宙中有一種白色物質叫做德,一種黑色物質叫做業力,一個人做好事或受委屈的時候會得到德,而一個人做不好的事的時候會得到業力。還講了史前文化、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等等。我心想,這講的是甚麼?講得也很對,是呀,善惡必報這是不變的真理,這個人的知識真豐富,他肯定是個博士。我問繼母:「您在聽甚麼?講得很好呀!」她告訴我說:「這個就是老師的廣州講法。」甚麼?!法輪功?!大陸政府不是講法輪功如何不好,通過報紙及電視新聞的報導,全面性地反對和攻擊。我驚訝地問繼母,她笑著對我說:「修煉法輪大法的人,必須要做一個好人,一個比常人更好的人。」這晚我躺在床上沉思:法輪功到底是甚麼,老師講的是真的嗎?我不知如何是好。是啊,我不知我從何而來,要向哪而去,人活著是為了做甚麼,難道就是這短短數十年的春夏秋冬一掃而過嗎?人們的生也就是等待著死。那晚我想了很多很多……

又過了幾天,爸爸和繼母帶我去一個大法弟子家裏學法。那天來了很多人,我知道他們都是大法弟子,所以都不敢與他們講話。爸爸把我帶到一個屋裏來對我說:「你可以在這裏看電視,但不要吵到大家就好了。」我看了一會兒電視,但好像有一種吸引力一樣,總想去聽聽他們在讀甚麼。終於,我將電視關上,走到他們學法桌子後面的沙發上坐下來,仔細地聽著。

這時我想到,平時繼母對我很好,我從來沒有見過有哪一個繼母對一個素不相識的孩子這麼好過。我很吃驚,也很迷惑:電視中不是講法輪功如何不好嗎?但為甚麼能學出這麼好的人來?在活生生的事實面前,我不得不承認學法輪功的真的是好人,真正為別人設想的好人。

幾個星期之後,我也成為了他們中的一分子,也成為了一個大法弟子,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在幾個老弟子與大家的幫助下,我在法理上進步得很快。來美兩個月後,我獲得了學校五月份最佳學生的榮譽,是從1800多個學生中選出11個學生,我是其中的一個。我知道這是老師的大法使我的道德回升的原因,我成為一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雖然我在法理上提高得很快,老弟子們說我的悟性很好,我也知道老師講的法理句句是真話。但由於多年形成的觀念,不能一下子改掉,所以還會懷疑一些老師講的法,如老師法身會保護弟子。直到有一天,一件切切實實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一次,我和一個朋友約好到公園去打球,我提前到了,便自己一人玩滑板,在我對面有幾個運動器械橫在那裏。由於太陽夕照,使我很晃眼,無法看到前面的東西,一下子我的頭就重重地撞在圓鐵上面了,我都被撞得沖到前面去了,但當時我還不知發生甚麼事了,起來才發現原來自己撞到了單槓上,但甚麼事也沒有。我檢查了一下,連皮都沒有破。我立刻悟到是老師的法身在保護我,是呀,老師的法身在保護著我,在看護著每一個真修弟子。真象老師所講的那樣:「真正往正道上修煉,誰也不敢來輕易動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護,不會出現任何危險。」(《轉法輪》第150頁)

記得有一次,我打電話回大陸想給我的媽媽講清真相,但我知道電話已被竊聽,所以不能講,怕給我媽帶來麻煩,畢竟她還在大陸。於是,我便一點一點地向她講起一些法輪功的法理,可是她很敏感,立刻問我:「你是不是在煉法輪功?」我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知道她對法輪功很反感。我說:「法輪功怎麼了?」她說:「你告訴我你到底煉不煉?」我知道情況不妙,幾次兜圈子想不說這個問題,可幾次都沒有成功,我最後將電話掛斷。掛斷後我的心無法平靜,便沉思著,為甚麼我不敢告訴媽媽我是大法弟子呢?我對自己說,這是為了她著想,不然會給她帶來麻煩。但我還是無法平靜,一兩個小時過去了,我終於明白了,是因為我在用「怕給別人找麻煩」為由在掩蓋自己本身的執著──親情。我記得老師曾經講到:「人就是放不下那顆心,當你那顆心真能放下的時候,你發現你甚麼都不會失去。學大法本身就是有福分的,為甚麼會失去呢?!」(《法輪佛法(在北美首屆法會上講法)》第11及12頁)我相信老師講的話,但為甚麼卻做不到呢?我沉思著,終於,我找到了答案。我表面上很相信老師講的話,但在我的內心深處,還在懷疑著大法,懷疑著老師所講的話。

假如,我的媽媽再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我的回答是我煉。第二天,我發了正念後準備打電話與媽媽講明,但出乎意料的是,媽媽的語氣變得平靜,整個局面都在我的控制之中,我把該講的話都講了,媽媽也明白了我的意思,知道我不會不煉的,就不再和我談這個話題。聊了一會兒,我將電話掛了。我能這麼成功講明我的意思,我知道這是大法的威力,正念的作用。

我已修煉半年了,也跟隨繼母參加了芝加哥與DC的法會,並在DC法會上見到了師父,也參與了DC和洛杉磯領事館前面的燭光守夜,開始我總是怕被記者和特務拍下來,可還是被記者拍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點化我,是應該去一去怕心的時候了,但很難、很難。這時我想起了慈悲偉大的師父,在神的眼裏人是骯髒的,地球也是骯髒的,這個地球是誰來誰都害怕的地方,但師父為了度我們而來,為了弟子默默地承受著,不知多少、多少!我想起了大陸無數弟子在這生死的抉擇面前,用生命證實了大法。再回頭看一看自己,根本不能和他們相比,他們身心所受的折磨,又豈是我所能想像的。今天若不是師父的慈悲,我想我還被矇蔽著,反對大法,在爭、在鬥,正是因為師父的慈悲才挽救了我,我對師父的感激是無法用人的語言來表達的,但我還是要說一句「謝謝師父!師父您辛苦了!」在大陸,還有千千萬萬的人們和同我一樣的少年人,不知道法輪功的真相,還不知道破壞大法必遭惡報。讓我們緊跟正法進程,全面講清真相,用我們的慈悲及行動,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正法!」

善的力量是巨大的!大法弟子的力量也是巨大的!因為我們修的是真、善、忍!

謝謝大家!

(2001年10月華盛頓DC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