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哈爾濱萬家勞教所的非人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18日】我叫***,2000年2月21日在北京天安門集體煉功時被抓,在北京東城看守所被非法判勞教一年,4月19日投到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在這裏大法弟子被折磨迫害著,我將我經歷和看到的告訴世人。

4月26日,萬家勞教所如臨大敵,眾多防暴警察把六名大法弟子,吳激楊、潘宣華、張宏、譚桂珍和曹麗梅等關進小號。

大法弟子吳激楊因為抗議政府的無理鎮壓被關小號之前,已絕食7天,管教人員強迫她坐鐵椅子,十天十夜每天給他們喝兩頓幾口玉米麵粥,嚴重限制喝水,有時多次要求喝水都被拒絕,小號折磨她長達38天,未做任何形式上的妥協。

大法弟子潘宣傳:55歲,遭到更嚴厲的摧殘,進小號時,她因經文被查抄向他們索要,而遭到六名男警察的毆打,胸內傷痛,吐血好幾天,在這種情況下,又強迫坐鐵椅子3天2夜,在這期間她正在絕食,12天後,又強迫坐鐵椅子7天7夜,因為他們無理的迫害共絕食17天,小號折磨長達45天,未做任何形式妥協。

2000年5月13日(農曆四月初八)師父生日,天下著雨,大法弟子心情沉重,想起江澤民流氓集團對師父的誹謗,對師父的通緝迫害,對大法弟子的殘害,肆虐打罵,如今當權者把好人當壞人打,顛倒黑白,倒行逆施已令中國民眾齒寒,人心背向。在不公正的對待下,我們不能逆來順受,不能屈服於權勢,在打壓中大法弟子敢於堂堂正正,我們十二名大法弟子在中午開飯時,集體跑到操場上打坐煉功。因天還在繼續下雨,我們圍成一圈坐在水裏,每個人的內褲、毛褲、外褲及鞋襪都濕透了。男警察們衝過來,連踢帶打,強行鎮壓。當天副隊長張波大發雷霆,叫我們面朝牆站著,體罰我們,晚上也沒有讓我們換濕衣服,一夜沒讓我們睡覺,同時還叫多名刑事犯學員搶走了我們班的所有衣服、日用品、錢、餐具,並扔進倉庫。又叫來幾名犯人班長,讓她們在廁所中打我,逼我在廁所中背經文,遭到拒絕後,陸續在幾處打我,使我多處受傷。在沒有餐具的情況下,功友們用手抓飯三天。14日晚7點半鐘,我們繼續煉功,管教人員叫來刑事犯,把我們十二名學員反綁在暖氣管上,蹲不下,站不直,直到10點多鐘,有功友出現休克狀態,才將其他功友都用剪子把繩子剪斷,但還是沒讓我們返回寢室休息。我們很長時間沒有換衣服,在炎熱的夏天,還穿著厚衣服長褲子。

6月20日,萬家勞教所召開大會,那些出賣自己師父、出賣自己靈魂的叛徒們,惡毒地對師父進行造謠誹謗,中傷,卻被當場釋放,而那些為維護大法,講清真相不向邪惡勢力屈服的大法弟子,卻被加期或者被關進小號迫害。在大會上,我為他們的行為感到羞恥,站起來高喊:「法輪大法是正法。」被防暴警察強行關進小號,並強迫我坐鐵椅子共22天,每天長達14小時,在這期間,我被他們無理打罵、捆綁,用膠帶封嘴,有時夜晚不開鐵椅子,同時還有大法弟子王芳、高淑豔、陳雅麗、李豔紅、崔秀芹在不同程度上都遭受了折磨。高淑豔、陳雅麗等幾名同修被強迫坐鐵椅子28天,被銬在小號鐵門上折磨2天。

10月份,萬家勞教所為了求所謂的「轉化率」,撈取政治資本,窮凶極惡地針對我們這些堅修大法的學員。10月20日有六名大法弟子被吊,逼寫保證書。10月23日又把我們七名大法弟子集中起來,成立尖刀班,準備大打出手,這期中有大法弟子吳激楊、韓少琴、張玉華、高淑豔、白麗霞、孫余奎。10月25日韓少琴無故被關進小號,被逼寫「保證書」被反吊三個月多時,仍拒絕寫保證,被關押長達2個月零3天,吳激揚、高淑豔、劉東雲被強行帶回家「洗腦」。11月2日,我被孫管教帶到二樓寢室,叫我念誹謗師父的書,被拒絕後,孫管教向領導報告,史英白所長、張波副隊長等一行五人來了,並叫了一名男管教把我雙手反吊在二層床上,逼我妥協。被拒絕後,從下午3點多鐘到7點多鐘,怕學員知道,幾次換屋,始終雙手反吊,使我極其痛苦。11月5日,又逼念破壞法的材料,因為我拒絕念,張波又指揮看管我的四個叛徒,把我的雙手狠狠地反吊在二層床上,雙腿也捆上了。這時我清醒地意識到,如果我屈服於他們,他們就會變本加厲地對其他煉功人下手。有正義的人決不會幫助暴力的一方,於是,我想咬斷舌頭,他們摳我的嘴阻止我,並叫來張波,張波冷冷地說:「在你面前只有二條路,一是報告所領導通知你的家人來『收屍』,二是『念』。給你一上午的時間考慮。」鬆開我後,我不斷地嘔吐,決定死也不屈服,毅然拿起兩個玻璃瓶子摔在地上,拾起一塊向手腕劃去,劃開很深一道口子,他們攔住我,堵著嘴把我送進醫院。在醫院時間齊隊長、張管教提審我,提審的內容,我剛看一頁,就被搶去了,並讓我簽名,我還是拒簽。這時我明白了,他們的目的是編造謊言,掩蓋事實,加重迫害,回隊後,功友們告訴我,已經給我加半年期。

8月10日,我和張宏、左秀雲、潘宣華、王芳、李豔紅,六名大法弟子在飯堂裏叫住送進小號,王芳、左秀雲,李豔紅身上有很多膿包,勞教所卻讓幾名男犯人按著她們強行野蠻「治療」,刮刀、刮匙在血肉中刮來刮去,一聲一聲的慘叫傳來,我們看到她們身上被刮的地方像血葫蘆一樣,血流一地,令人毛骨悚然。她們痛苦地哆嗦著,呻吟著,淚流滿面。幾名男犯人背轉臉不忍再看,真叫人慘不忍睹,就在這種情況下,她們仍然被迫害著,在骯髒的小號地板上躺著,不給吃飽,不給換洗衣服,沒有被褥。和我們一樣每天兩頓,每頓只有幾口玉米粥。我和張宏、潘宣華被他們換花樣的迫害著,一開始讓我們從早上站到深夜,六天後,又用手銬在鐵門上,天天如此,幾天後,又把音箱搬來,從早到晚地放揭批噪音,音量放到最大,管教就急忙出去把門關上,用高分貝噪音摧殘我們,他們還覺得不夠,還要變本加厲地謾罵、指責、污辱人,張宏、潘宣華在小號裏折磨關押長達近五個月之久。

最近,萬家勞教所現非法關押240多名法輪功學員,因為我們一些老學員在萬家經歷了許多磨難,仍然有一顆對大法堅如磐石的心,所以隊裏把新學員和我們隔離開。2001年1月31日新學員在飯堂被打,回來後,隔著鐵門告訴了我們她們被打的情況:九名功友被男管教強行拉頭髮拽出去,又有一幫男管教一擁而上連踢帶打,把二十幾名學員小號,這就是中國目前勞教所裏野蠻的行徑。

在嚴酷的磨難中,大法弟子們可以為真理而付出一切乃至生命,因為師父把宇宙的特性「真、善、忍」宇宙的根本佛法傳給了人。法輪佛法解開了煉功人心中許多不解之迷。普遍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修煉人嚴格要求自己,與世無爭,為了達到返本歸真的目的,我們嚴守心性,摒棄一切不良的行為與癮好,絕不會對骯髒的政治權勢感興趣。師父在世間開創了一塊淨土,一切不夠好的,不夠正的都體現出來,暴露出來,所以他們才會站出來反對,因為真正地觸動了他們。

中國政府的個別人利用手中的權利,一意孤行,已經喪失民心,他們所幹的一切,造成了人民內部分裂,天怒人怨,這是真正的禍國殃民。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大法弟子的浩然正氣為真理而不惜一切,震天動地,舉世矚目。

偉大慈悲的師父,把最珍貴的法理講給了人,這是人應該珍惜萬分的希望,師父在《修內而安外》中說:「人不重德,天下大亂不治,人人為近敵活而無樂,活而無樂則生死不怕,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此乃大威至也。天下太平民之所願,此時若法令滋彰以求安定,則反而成拙。如解此憂,則必修德於天下方可治本,臣若不私而國不腐,民若以修身養德為重,政、民自束其心,則舉國安定,民心所向,江山穩固,而外患自懼之,天下太平也,此為聖人之所為。」(一九九六年一月五日)。師父在《再造人類》中又一次告訴世人「主佛的慈悲是洪大的,已經把佛法留給了人,宇宙將再給人一次機會,讓偉大的佛法把宇宙的真正現實再現人間,蕩盡一切污垢與愚見,用人類的語言再造輝煌。珍惜吧!佛法就在你們面前。」

大法弟子真誠地告訴世人,在這萬載難逢的法輪佛法再現人間時,千萬要把握好自己,給自己擺放一個正確的位置。要記住「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