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看守所及萬家勞教所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29日】7月8日晚,由於種種原因,我被抓被扣在哈西巡警八中隊沒有走脫。7月9日他們把我鎖在鐵椅子裏3個小時,於下午2點半左右將我送入看守所。從這天我決定在這裏絕食、絕水抗議。我要抗議邪惡的江澤民政府對大法弟子的迫害,要求無條件釋放所有被關押在這裏的大法弟子。他們就氣急敗壞地找來所裏的所謂醫生和幾個刑事犯給我灌食(每天都有好幾個被灌食的同修)我們決定不配合,他們就用鐵器撬嘴和牙齒。幫兇們有的擰脖子、有的扯頭髮。鮮血和被灌後吐出的弄得衣服上都是,出門時還得強迫將衣服換掉,怕將他們的邪惡暴露。

牙齒都被撬掉了碴,門牙都鬆動了,喉管插破了,就在這邪惡的黑窩裏我們每天要過兩次,每次將我們送回班裏時,班裏的刑事犯看到我被弄成這個樣子都直流眼淚,她們幫我梳理頭髮,弄清水幫我洗。我告訴她們大法是最正的,邪惡對大法和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他們將來都要自己去承受。電視裏播放誹謗大法的事,班裏的刑事犯們都不看,她們說:「都是假的,淨栽贓法輪功,我們在這裏接觸這麼多法輪功弟子沒有一個像他們說的那樣,等出去我們也得煉法輪功啊。」我聽了她們發自內心的肺腑之言,我的淚水直流,大法弟子沒有白付出,喚起了這麼多世人眾生的覺悟。

就這樣我在看守所度過了31天,於8月9日上午9點,將我和11名大法弟子送入萬家勞教所。就在往出提我的時候,還騙班裏的人說讓我回家,然後從後門偷偷將我們12人送到萬家。

到了萬家我們12人,有6人分到12隊,6人分到7隊。我被分到7隊。到這裏我開始吃飯。要不是師父時刻為我調整身體,加持能量,我是沒有今天的,就連看守所的醫生都說:「就你這身體回家沒有1年的時間你都恢復不了。」我說:「這都是你們迫害的。」

在我沒來之前,大法弟子們受的苦更大,她們經常被那些惡警指使的「包夾」人員辱罵、毒打、吊飛機、遭綁。這些受邪惡的幹警的指使甚麼壞事都幹:謗師、謗法、搶經文。大法弟子們在這樣險惡的環境中還在不斷的向她們講真相,救度她們,盡顯大法弟子的寬容與慈悲。在極其痛苦中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抓緊時間救度被矇蔽的世人,因為在人的頭腦裏裝有對大法不好的念頭,等這場邪惡一過這些人就會被淘汰的,希望所有被邪惡矇蔽的世人早日清醒,能夠進入新人類。

就在6月18日所裏全體開大會,所長說:「不放棄修煉的也得強制放棄修煉,與法輪功的鬥爭是你死我活,這是中央的指示」。然而就是在20日晚這起害死多位大法弟子的慘案發生了。

這裏的大法弟子由於受邪惡勢力的迫害,在這裏長期關押煉不了功,學不著《轉法輪》,百分之九十的人身上長疥,有的輕,有的很重,長膿包疥的肚子上、腿上等處爛成饅頭大的洞,時時往出流膿血,手腳腫的變了顏色,看上去像假肢一樣,非常痛苦。就在這麼艱苦的環境中,弟子們還說:「如果我們的痛苦真能喚醒世人對大法的覺醒也是值得的」。

(傳送者補充:這是費盡周折收到的來稿,稿件中時間估計是2001年。)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