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弟子為甚麼要去天安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有些朋友對法輪功弟子堅持不懈的去天安門廣場不太理解,要講清楚這個問題必須首先分清事情的是非曲直。

信仰自由是人權的基本內容之一,千千萬萬持各種信仰的人要想和平共處就必須相互尊重對方的信仰,這已經是在世界範圍內達成共識的。不管人們怎樣評價法輪功,法輪功是一種信仰,這是不爭的事實。法輪功信仰的是「真、善、忍」,這種信仰對於社會是有益而無害的。我所認識的很多朋友對江××操縱宣傳機器製造的那些關於法輪功的假新聞根本不屑一顧,如今的國人對文革整人的那一套把戲已經是耳熟能詳了。那些假新聞有的編的也太離譜,甚麼「切腹找法輪」等等,簡直可以當笑話聽,一看就是對法輪功缺乏起碼的了解。一個開明的國度,人民應當有權根據自己的判斷來決定對一件事物的態度。××黨有兩句名言,一曰: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一曰:人民當家作主。可是在法輪功問題上江××好像是對人民群眾的辨別能力很不放心:查抄法輪功出版物、破壞法輪功網站、干擾法輪功廣播、對製作法輪功宣傳材料的人課以重刑,說白了他是害怕人民了解真相。人民看甚麼聽甚麼接受甚麼都要由他來篩選,所謂的「人民當家作主」就是在人代會上對江××已經對外宣布的東西舉手表示追認。對於那些堅持自己信仰的人民,他們的迫害手段無所不用其極:非法拘禁、強行灌注精神藥物、濫施酷刑甚至虐待致死。事實很清楚,江××及其爪牙捏造罪名陷害法輪功、侵犯信仰自由踐踏人權,他們是一群徹頭徹尾的邪惡之徒。

法輪功弟子為甚麼要去天安門?第一,講清真相;第二,申明權利。

在假新聞鋪天蓋地的誣陷法輪功而正義的聲音又由於新聞封鎖不能得以傳播的時候,我們認為向世人講清真相是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在信仰自由被非法剝奪的時候,我們認為應當理直氣壯的站出來主張自己的權利。憲法規定公民有申訴權,有關國家機關應當受理公民的申訴,可是目前國內的各級國家機關都拒絕受理法輪功弟子的申訴;更有甚者,去信訪部門上訪的弟子還遭到非法關押,在此情況下很多法輪功弟子義無反顧的走向天安門廣場。我們不願像做賊似的偷偷在家煉功,因為修煉是堂堂正正的事,信仰是每一個公民的權利;我們不能坐視邪惡詆毀我們的信仰,因為在我們看來容忍邪惡就如同助紂為虐。有人說:法輪功弟子去天安門沒有做到忍。放縱邪惡不是法輪功所說的忍,法輪功修煉者可以放棄世間的種種名利慾望,唯獨不能放棄自己的信仰。如果一個人躲在家裏息事寧人聽憑邪惡勢力詆毀自己的信仰,那他能算是有信仰的人嗎?那就等於放棄自己的信仰。法輪功相信「真、善、忍」是修煉人的本性,本性決定了事物的一切,放棄本性不是忍而是蛻變。就像一潭清水,一旦放棄了「清」的本性就意味著同流合污,也就不再成其為清水了,就是這個道理。

法輪功弟子的忍就是堅韌的意志和祥和的心態。江××恐怕想不到正是這兩點註定了其失敗的下場。法輪功一天不得以昭雪,法輪功弟子的抗爭就一天不會停止,邪惡之徒只能拷打他們的肉體卻奈何不了他們永恆的信仰。今天,恐怕沒有人再懷疑法輪功弟子的堅強意志。江××表面上好像是隻手遮天一呼百應,可是他既不可能江山永固也不可能永遠健康,以短暫對抗永恆,這就是為甚麼江××註定要失敗的原因。堅持和平抗爭是法輪功修煉者善與忍的又一體現,不論情況多麼錯綜複雜,他們始終以祥和平靜的心態對待所發生的一切,挫敗了一個又一個企圖激化矛盾和製造衝突的陰謀。和平抗爭保證了抗爭的持久性,同時也擦亮了世人的眼睛。江××的宣傳機器指責法輪功是社會不安定因素,事實上急於把局面攪混的正是江××自己,因為要想在短時間內鏟除法輪功,他們就必須製造重大暴力衝突或者流血事件,為大範圍採用極端暴力手段創造藉口,這就是最近他們又在陰謀製造「香山集體自殺」假相的真實用意,他們才是真正的社會不安定因素。法輪功以「真、善、忍」為根本,永遠珍惜他人與自己的生命。

法輪功弟子堅持真理的決心和和平抗爭的理念樹立了人民對抗暴政的典範,這一切均源自於「真、善、忍」的教誨。現在有許多世界各國的知名人士都提名我們的師父李洪志先生為下屆諾貝爾和平獎的候選人,這真是再恰當不過了。目前國內有很多有識之士已經清醒的認識到江××迫害法輪功給國家和人民所帶來的災難──對內勞民傷財對外惡名昭彰,在這種情況下,相信沒有人會願意為江××的倒行逆施繼續背黑鍋、付代價,法輪功真相大白天下只是早晚的事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